650万美元上斯坦福背后:美国名校招生***

自媒体 自媒体

650万美元上斯坦福背后:美国名校招生*** (自媒体www.77y77.com)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自媒体www.77y77.com)

近日,一则“650万送女儿上斯坦福”引起了公众的关注,***持续发酵。毕竟,金钱、富豪、名校,这三个关键词仅有一个就足以吸人眼球。尽管昨日斯坦福大学已经否认650万贿赂的说法,只说该***因作假被退学。但美国名校招生确实存在***。

富豪子弟,校友子弟,名人子女和教职工子女有优先录取权,小众贵族运动特长生专为上流社会家庭子女而设,录取中对亚裔学生的歧视严重,政客和高校互相勾结以确保业已存在的这些***得以继续运行。

                 


作者:袁岚峰  

来源:风云之声(fyvoice)


650万美元上斯坦福背后:美国名校招生***


导读


本文是对《录取的代价》(《The  Price Of Admission》)一书的提要。本书梳理了美国名校招生的各种***。这些特权和歧视挤压了普通家庭出身的学生和亚裔本应获得的名额,是一种极大的社会不公。


最后,作者列举了不靠***而完全按学生优秀与否来录取的三个小型高校(加州理工学院,伯里亚学院,库伯联盟学院),它们良好运转的实践为高校运行提供了另一条道路。


本书有如下几点现实意义。


第一、对于力争将孩子送入美国名校的家长们,这是一个虽嫌粗略,却也可以当作指南的路线图。


第二、对于在教育产业化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的***,这是一个可能***不小的未来:“全面美化”后的高等教育界,或许会一如“以港为师”后的房地产业。


第三、它引出了两个耐人寻味的问题:这些“***”是有人刻意设计的吗?如果答案为是,设计者又是谁?用国人熟悉的白话来说,“录取的代价”的体制渊源和阶级根源分别是什么?


650万美元上斯坦福背后:美国名校招生***


第一章

麻雀如何变凤凰

(How theZ-List makes the A-List)


在本书的第一章中,作者详细介绍了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如何录取那些巨额捐款者的子女,但实际上这些学生单靠自身的学业能力是无法进入哈佛大学就读的。


在本章的开头部分,作者列出了一些数据。哈佛大学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大学之一,其低录取率也说明了想要进入哈佛大学的难度之大。实际上,哈佛大学接受申请人的申请比率仅为10%,再加上要考量SAT(美国学术能力评估测试)的成绩,最终录取率还不到5%。


然而,对于那些巨额捐款者的子女们来说,尤其是那些至少要提供100万美元才能加入大学资源***会(Committee on University Resources,COUR)的学生们,针对他们的录取比率就会有很大的不同。作者在书中介绍说,该***会所有时间段的成员累计共424名,有218名成员的336名子女进了哈佛,另有80名成员没有子女或孩子还没到上大学的年龄。


他还提到,根据他的调查,巨额捐款者子女的录取率超过50%,这要比普通录取率高出5倍还要多。尽管录取率异常之高,但那些巨额捐款者子女的能力却低于全体学生的整体水平。有25%的人在毕业时得不到荣誉,而这一比例在普通学生中却仅有10%。


有些人试图解释这种巨大的差异,声称这些学生确实符合哈佛大学的入学标准而被批准录取。但作者在本章中指出,事实并非如此。他列举出了很多不符合标准的学生出于家庭背景的原因最终被录取的例子。


马修·伯尔(Matthew Burr)就是其中一例。他的父亲克雷格(Craig L. Burr)是一位风险投资家,也是大学资源***会的成员之一,在20世纪90年代给哈佛捐赠了100万美元。马修的SAT分数仅有1240分,比哈佛平均分低230分,但他仍然被成功录取。连他的高中招生顾问都曾说过,他的家庭背景一定会“帮助”他进入哈佛大学的。


除了在录取时可以直接获得SAT分数降几百分的优待以外,这些巨额捐款者的子女们还会受到其他“特殊照顾”。


例如,他们许多人都要和学院院长进行非正式的“面谈”,而正常情况下,院长一般都不会接受申请人的面试要求。哈佛大学还有一个名为“Z名单(Z-list, 译注:即末流名单)”的项目,允许那些富人家和与学校有要好关系家庭的本不符合录取资格的孩子们在下一年入学(译注:需多等一年,希望他们自己因种种原因会放弃,事实上基本无人放弃),这样一来,他们就会占用更多普通学生们的录取名额。


千万别以为花几百万就可以在Z名单上买一个位置,该名单上的学生多为有大笔捐赠的校友亲属(legacy students),白人,此外需要“有背景”。


另外,巨额捐款者的孩子们经常会被邀请参加哈佛饮食俱乐部(Harvard eating clubs,译注:不同的大学叫法略有区别,在哈佛更常被称为final clubs,在普林斯顿更常被称为eating clubs,是富豪***子弟的封闭社交团体)在那里他们可以建立强大的社交网络,积攒人脉关系,也唯独在这里才能享受到这一特殊待遇。


650万美元上斯坦福背后:美国名校招生***


第二章

杜克的“发展录取”

(Development Admits at Duke)


在本章中,作者深入研究了杜克大学和其他许多大学如何给予富裕家庭子女录取入学的特权。这些家庭富裕的子女一经被准许录取,他们家里便可能会给学校捐赠一笔巨款。


这也被称作“发展案例(development cases,译注:指本科申请时暂时搁置那些因学业表现和考试分数不足以获得录取的申请人,其录取与否取决于申请人家庭可能给予的捐赠。而此类申请人的家庭通常由以前给学校做过巨额捐赠的家庭推荐过来。)”策略。


在本章开头,作者介绍了一位在2001年申请杜克大学的学生莫德·巴恩(Maude Bunn,译注:父母分别为Willard Bunn III,和Cissy Bunn)。她在精英寄宿学校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她没有被引入优秀学生协会,SAT成绩也不理想。


她的简历毫无竞争优势,根本不适合申请像杜克这样的顶级学校,但即便如此,她仍然被成功录取。而作者指出,她的家庭背景就是她被录取的唯一理由。巴恩家族经营一家咖啡机公司,对多所学院有过慷慨捐赠。莫德被杜克大学录取几个月后,她的父母应邀加入了杜克大学的筹款***会,但他们拒绝透露给杜克大学捐了多少钱。


作者接着谈到,杜克大学和其他许多大学已经录取了数千名像莫德一样自身条件不合格的富裕家庭子女。“发展录取”的策略取得了“良好”的战绩,特别是杜克大学,所收入学捐赠款从1980年的1.35亿美元增加到2005年的38亿美元。


但与其他大学不同的是,杜克大学并没有从校友手里一方获得大部分捐赠款,而是主要收取家庭富裕的非校友捐赠的资金。在90年代后期,杜克大学开始放宽录取条件,每年通过“发展录取”策略入学的案例高达100起,引领美国各大高校年复一年地从非校友捐赠者手里获得源源不断的捐助款。


杜克大学和其他许多高校也开始通过在私立和市郊学校(译注:即富人子弟云集的学校)招聘申请人以寻求更多有意愿申请入学的家庭富裕的学生。


实际上,“发展录取”策略已经非常普遍,一些教育顾问甚至明***标价,“出售”入学名额。捐赠2万美元就可以申请博雅学院(liberal arts college),想申请排名前25的高校则至少要捐赠十万,而申请排名前10的顶尖名校则至少要捐赠25万,甚至经常高达100万美元。


最后,作者用本章的剩余篇幅列举了一些实例。


其中,亿万富翁罗伯特·巴斯(Robert Bass)两个孩子的录取申请最为引人注意。罗伯特·巴斯1989年加入斯坦福大学董事会,两年后他向学校捐了2500万美元,而且此后接连数年都有大额捐赠。1998年,罗伯特的长女玛格丽特·巴斯(Margret Bass)是在其高中申请斯坦福大学(Stanford)的9名学生中唯一被成功录取的。


然而,玛格丽特的SAT成绩仅为1220分,低于斯坦福大学平均分140分,并且在那9名申请者当中她的成绩排在倒数第二位。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