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南鹏:15年间投了上千创业者,我发现能成CEO是这样...

自媒体 自媒体

来源 | 和牛财经(ID:mumushengyi)
作者 | 紫霞仙人 牛爷


编者注:沈南鹏,中国顶级投资人。是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也是携程旅行网和如家连锁酒店创始人,并带领两家公司成功赴美上市。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投资了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如阿里、京东、美团、360、字节跳动、拼多多等,沈南鹏因此有“中国投资教父”之称。
 
下文整理自沈南鹏公开演讲及专访,主要关于沈南鹏在实践过程中对投资人与企业家的思考及建议。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01
团队的致胜之道
 
我做创业者的时候,有两个心得:

首先,要相信自己,要相信自己的商业模式是正确的。是能走出来的,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你根本没有机会去说服站在桌子另外一面的投资人。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第二个,你要做世界上可能的每一分努力。你知道在你桌子的另一边人只有3%的机会投你,但你要当成“100%有机会他投我”的心态来说服对方,但是你的每一分努力是不能放弃的。
 
投资这个行业有一点非常重要,叫做合伙人文化。在那个投资决策里面,是没有boss的,也不应该有boss,不管他是合伙人还是他刚加入红杉一周的经理,他们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观点,都可以同时被challenge,只有这样一种文化才能在一个基金里面,做出最好的决策。
 
15年前红杉中国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有两三位合伙人,团队成员也只有十几个。那个时候强调两点:第一个是专业化;第二个是给创业者赋能。当时主要聚焦在风险投资领域。
 
15年间,我们演变了很多。首先从投资阶段来讲,是一个全站式的投资。我们有种子基金,有风投基金,有成长期投资,有并购投资,一直到一级半、二级市场。全站式打法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协同效应。
 
最早的时候,我们十几个成员,一半以上是投资团队。现在我们有将近两百个员工,大部分属于职能部门,就是给被投企业提供赋能的团队,从人力资源、IT到媒体公关等等。你如果没有这样一些职能部门,所谓的赋能就流于空谈。你只有真正地投入,才能给被投企业提供实实在在的帮助。
 
拿什么来比喻我们整个团队的协同模式呢?我感觉就像是一个交响乐团,需要各个乐器演奏者的完美配合。

(自媒体www.77y77.com)



能够让团队协同起来真正成为One Team,这是致胜之道。
 
当年在做思科、甲骨文、谷歌的时候,感觉我们可能已经到了最好的顶峰了,那么我认为,这个时候才是对“最好的投资是下一个投资”的最好诠释。任何一个成绩,可能你需要庆祝一下,但很快你就会进入下一个挑战。

只有做到最好,你才有机会跟最好的创业者同伴而行,那么你在一路上看到的,是别人没有看到店的商业风景。
 
02
投资对象的判断标准
 
我们15年来没有改变这个标准。说起来很简单,就是三点,但具体做起来的时候,会发现每一点都很难判断。
 
首先是对创业者的判断。成功的、伟大的公司背后一定有一个鲜活的优秀创业者的面孔。当一家公司已经成为行业巨头的时候,给出判断容易。但如何能够在早期,比如说在种子期和A轮,就判断出他是下一位王兴或者张一鸣,这永远是一门艺术,很难拿数字去量化。
 
第二是行业的规模有多大。成功的企业都非常有“企图心”,但关键是它得在一个“好”的行业里,只有天空才是它的限制。应该关注那些具有巨大发展空间的行业。十几年以前,我们开始研究中国的电商,那时候就意识到这会是一个超大行业,但有些行业可能我们在早期未必有这个直觉。有些行业是在快速演变中,所以要有一定的想象力和超前思维。
 
第三还是商业模式。有些商业模式天然地容易形成竞争壁垒,很快就把一些后来者挡在外面,从而成功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但有些则容易同质化,比如传统的制造业,一个鲜明的特征就是技术壁垒比较低,你能起量我也能起量,最后就变成价格的竞争。
 
03
长期主义
 
长期主义说起来很容易,但是做起来很难。有这么几点心得:
 
首先,长期主义的另一面是你能抵御短期的诱惑,而人性往往让你去寻找短期的利益。今天很多行业很热,不加选择进行投资的话,短期也能够赚钱,那你做不做?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对投资人和企业家都是很重要的选择。
 
第二,Intellectual honesty(理智诚实)很重要,但首先要做到“honesty”,要诚实地去面对自己投资的成败。你对已经投资的企业往往会有一种偏爱,有些负面的信息会被忽略,而且往往有些信息和你的感性认知是不一样的。

作为投资人来讲,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实事求是,不要忽悠创业者。当忽悠的动作成为一种习惯,到后来就是在忽悠自己了。另外,投资决策如果能够按照事实和数据说话,就能够得出一个更优的分析,这样的理性分析能够让你坚持长期主义。
 
04
新生代企业家的共通性
 
什么是好的创业方向?

做什么事情确实是很重要的事情,这是第一选择。最理想情况下,第一,你喜欢这件事,这是最重要的;第二,是你对这件喜欢的事情,本身有足够大的空间。
 
我认识张一鸣的时候,心里也是打了个盹。因为他要做的事情具有巨大的风险,没有人做过,他想通过互联网把新闻、故事、图片聚集在一起,根据每个人的不同喜好推给你。
 
但是张一鸣认为这样的产品有他的空间。
 
但是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在他第一次融资的时候,我没投。我当时做了很多审慎的调查工作,作为投资人很理性,我们去拜访了很多他的竞争对手。所有的大公司都要做这个产品,新浪、搜狐、小米、腾讯都要做,所以我们合伙人讨论以后,感觉这个市场竞争太激烈了,张一鸣一家小公司,没有机会。
 
我们作为投资人,有时候就是太聪明了,做了太多理性的思考。所以在他A轮融资的时候,我放弃了。而他在后来的九个月里,证明了我们是错的。
 
我认为王兴、张一鸣、黄峥等新生代企业家,有很多共通性。
 
第一,他们极其的专注,极其的市场化驱动,都是从某一个产品聚焦,然后在这个产品里面做到极致完美。可能他们到一定规模会延展,但显然首先是要把一个产品做到极致,然后拥有一个非常市场化的团队。
 
第二,他们其实长期主义的实践者,而且非常有进取心、企图心。你有多大的心,有多大的抱负,就能够成就一个多大的事业。
 
第三,他们尊重商业规则,同时,在某种程度上又重塑了很多行业的规则。这是非常令人钦佩的。
 
最后一点,尽管有些公司今天还没有走出国门,生意还在国内市场范围以内。但我们认为,今天非常成功的企业家,都是具有国际视野的,他的国际视野帮助他在很多商业决策上,提供了最后的决策判断。
 
05
企业家精神
 
彼得·德鲁克曾经阐述过“创造性模仿”的企业战略。回头看,我们会发现携程、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和同时期的一批企业,都是这一战略的受益者。这其中隐藏着最根本的企业家精神:洞察以及创新。
 
1999年,我们创办携程网的时候,Expedia在美国已经相当成功,但没人能够想到携程从事的酒店、机票预订行业在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下,在时代大潮中被催生出如此庞大的市场规模。早期我们从呼叫中心入手,做了一系列创新与改良,并坚守3年才等来盈亏平衡点。2017年,携程的市值一度达到300亿美元,甚至将当年的对标企业Expedia都甩在身后。
 
2005年我们创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时候,就非常看好中国的长期发展潜力。虽然市场有起有落,但我们始终相信创业与创新对中国来说至关重要。许多我们投资的企业,如美团点评、今日头条、唯品会、大疆创新、贝达药业、华大基因、中通快递、蔚来汽车等等,都已是其所在领域的创新典范,长期活跃在中国经济舞台的中心,有些公司甚至呈现出领导世界产业格局的实力与潜力。
 
创新也可以视为实践企业家精神的一种工具,它的驱动力在很多时候源自市场结构的变化与人群的认知变化,这往往是在潜移默化中出现的市场机遇。
 
真正卓越的企业往往是另辟蹊径,创造出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和技术模式,打造和定义一个全新的行业。“第一性原理”既是优秀科学家研究方法论的共同特征,也是成功企业家思考和处理问题的方法论,马斯克将“第一性原理”阐述得很清楚,那样的思维路径往往是科学和商业创造性的根源。
 
参考资料:
【1】沈南鹏:伟大时代的企业家精神,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8-2
【2】李小加对话沈南鹏,第五届香港金融科技周,红杉汇,2020-11
【3】《科学前沿与颠覆性技术》,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2020-10
【4】创刊35周年《何问西东》,“商业向上”,中国企业家,2020
【5】沈南鹏对话郎平,《打造冠军之心》,跨界大咖说,2020




365条创业实战精华
针对中小企业的每日学习型产品
2021黑马日历,让创业者不再孤独
↓↓↓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