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职场歧视普遍存在,那在游戏圈里可以避免吗?丨触乐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我不希望用这款极其漂亮、优秀的游戏来粉饰有问题的人。”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2020年TGA颁奖典礼上,《达尔文计划》(Darwin Project)的开发商Scavengers Studio公布了一款画风清新、引人注目的新游戏《季节》(Season)。一名年轻女子离开僻静的家乡,骑着自行车第一次探索世界,记录自己的旅行生活,并逐渐发现世界正在发生灾难的秘密。


在社交媒体上,《季节》凭借精致的画面、叙事背景和对提供多样化、有趣的角色的承诺而广受称赞,游戏将在PC和主机平台上发行。但根据很多Scavengers在职和前员工的说法,游戏中展现的舒适氛围与他们的工作环境反差明显。


9名Scavengers的在职和前员工讲述了这家蒙特利尔开发商的工作环境——由于担心遭到报复,这些受访者要求匿名。


根据他们的描述,Scavengers拥有一群非常优秀的开发者,大家为《达尔文计划》和《季节》项目付出了心血,然而恶劣的工作环境却令团队士气和创造力严重受挫。作为两位联合创始人,创意总监西蒙·达沃(曾是Spearhead Games创始人、育碧游戏设计师)和他在公司成立时的恋人——目前担任首席执行官的艾米丽·拉马什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达尔文计划》是一款免费的多人在线“吃鸡”游戏,2018年开始在Steam上提供抢先体验版


“完全性捕食者模式”


几乎每位受访者都提到,Scavengers的工作环境对女性很不友好。在很大程度上,两位联合老板默许了“男孩俱乐部”文化,达沃甚至还大加推崇。女性经常被包括达沃在内的男同事贬低或者被当做幼儿对待,似乎她们表达的任何看法都一文不值。无论是私下对话、公开的团队会议还是工作室线上沟通中,这种事情都时有发生。


除了专业能力被贬低之外,很多女性还曾沦为达沃和其他几名男性员工性别歧视言行的受害者。男同事经常对她们的外表和穿着发表不当评论。一位女性透露,有个男同事反复问她是否对他动心,愿意嫁给他。


一名前Scavengers员工描述了这样一起事件:在《季节》项目的一次团队会议期间,有人提议让游戏里的女主角艾比(Abby)学会弹吉他,但另一位同事站出来说这不切实际,因为吉他对女人来说太复杂了,应该弹奏尤克里里。没有人对他的说法提出异议。


受访者们认为,针对女性的恶劣环境之所以不断恶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达沃本人,或者是他喜欢的几名员工所鼓动的。更糟的是,遭受性别歧视的女员工无法向人事部门投诉。


Scavengers是一家三四十人规模的小工作室,没有专门的HR。当内部发生冲突时,当事人只能向拉马什反馈,而拉马什和达沃长期维持着情侣关系。由于这种情况,很多人质疑拉马什的公正性,甚至不愿向她反馈问题。


许多受访者记得2018年发生的一件事:一名女员工没来上班,过了些日子在一次办公室会议上,员工们被告知她不会再来了。有些人后来跟拉马什聊天,才听说她和达沃打情骂俏,被拉马什知道了......谁都不清楚那名员工的离职是否出于自愿。


据一位受访者说,达沃后来解释过他的行为,将自己比作“一条在烈日下无法控制言行的狗”。


西蒙·达沃与艾米丽·拉马什


2019年1月,在Scavengers举办的一次公司派对期间,工作室歧视女员工的问题再次暴露。据说,达沃此前就常在聚会上喝得烂醉如泥,然后发酒疯,很多人看到他毛手毛脚地触摸和搂抱女员工。一名在场员工甚至形容,达沃已经进入了“完全性捕食者模式”。


一位被达沃骚扰的女员工在派对结束后的次周离职,不久后,至少还有一名女员工也离开了工作室。


那起聚会骚扰促使Scavengers的领导层采取行动,雇佣了一位外部人员进行调查。但据当时在职的受访者透露,管理团队从未将调查结果清楚地告诉员工。Scavengers只是制定了一项新政策:大幅限制员工在公司活动中的饮酒量,而达沃其实根本不在工作场所喝酒。一名员工回忆说,他觉得Scavengers和达沃本人都将骚扰员工的锅扔给了酒精。“这就像个借口,因为就算达沃没有喝酒,他的言行也非常糟糕。”


Scavengers内部后来举行了一次会议,谈及骚扰问题,但拉马什“就像在读政府工作报告”。会议中,管理团队没有直接提到达沃在公司派对上所做的事。管理团队宣布了举报流程,但举报反骚扰时并不涉及上述两人。管理团队没有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做......很多员工对新的“限酒令”感到沮丧,因为他们并不完全清楚公司为什么要做出这种规定。


当时在场的受访者说,达沃在会上一直讲笑话。他们形容达沃就像听众里的一名刺头少年,嘲讽针对性骚扰的政策。


几位受访者猜测,那起事件与拉马什在去年接替达沃担任首席执行官有直接联系。尽管如此,作为工作室联合老板兼创意总监,达沃仍然手握权力。“他们说‘你可以和我们对话’,但大家都知道不能真的反对创始人,否则你就完了。”一名受访者表示。


Scavengers全体成员在2019年圣诞节的合影


那次会议后,Scavengers的性别歧视现象确实有所改善。达沃至少表现出对之前发生的事感到羞耻。然而工作室并没有完全消除“男孩俱乐部”文化,男性员工针对女同事的性别歧视言行仍未杜绝。


在一些前员工看来,Scavengers领导层对达沃的处罚力度远远不够。“时至今日我仍然非常难过,因为我知道某些前同事还在那儿。随着时间推移,公司的变革计划虎头蛇尾地结束了。”一位受访者说,“我认为,对那类问题避而不谈非常不公正。”


“一次性用品”和“突击队员”


很多受访者说,除了针对女性员工的问题之外,他们觉得达沃将大部分员工视为“一次性用品”,用完就可以随意替换。


达沃经常贬低员工,声称他们对游戏或自己的专业一无所知。另外,达沃还会当着其他人的面批评某些人的工作非常糟糕,并威胁要将他们解雇。


Scavengers的奖励制度也非常随性。达沃经常公开表示要为某些员工升职或加薪,以此来激励其他人更努力地工作,但公司没有定期绩效考核,也不会就何时为员工升值、加薪设定截止日期。如果有员工要求领导层兑现承诺中的奖励,就会被告知工作完成得还不够好,或者他们需要达到此前从未提及的某些标准。


在工作室内部,许多员工曾被达沃以有辱人格的方式对待,不过有一群人似乎例外,他们被称为“突击队员”。这群人当中的大部分都是程序员,深受达沃器重,跟了他很长一段时间,似乎从来不会犯错——“他们总是被撑腰和保护”。一位受访者说,他们习惯于轻视或无礼地对待同事,尤其是针对测试或社区管理团队的成员。另一位受访者透露,他们当中的某个人经常发表性别歧视言论。


有几位受访者表示,他们当初之所以加盟Scavengers,是因为被《达尔文计划》《季节》的独特气质所吸引,也对达沃本人颇有好感,认为他“充满魅力、精力十足”,并且特别擅长展示引人入胜的游戏创作方案。这种能力也许有助于达沃推销游戏,但在工作室内部,他似乎习惯了随意发泄精力......大部分受访者都说,他们曾看到达沃向意见不合的员工咆哮,只是近几年来,他的情绪爆发有所收敛。


《季节》的美术风格相当清新


很多受访者提到了2018年发生的一件事,当时达沃将某名员工拉进会议室,然后和拉马什一起冲他大吼大叫。由于声音太大,坐在会议室外的员工都听到了,直到达沃摔门而出。那次事件发生后,当事员工很快就离职了。据另外的受访者说,达沃曾数次将其他员工拉进会议室批评。


还有几个人记得,达沃曾在电话中冲Xbox的一位代表怒吼,原因是他被对方告知,Xbox不能在一场活动上让10名玩家同时玩《达尔文计划》——展位空间有限,摆不下那么多台电脑。


在Scavengers内部,还有其他一些人喜欢大喊大叫,贬低同事的工作。疫情期间由于大家都在家办公,员工们在工作会议中咆哮对线的现象甚至更严重了。


“尖叫比赛非常普遍。”一位受访者说,“你在会议室外都能听得到。疫情期间情况更糟,因为大家都在视频通话,只要连线就会听到吼叫声。达沃经常打断别人发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或者驳斥其他人的想法。他看着同事们互相攻击却不去阻止,视频会议既混乱又令人紧张,领导层完全放任大家彼此侮辱。”


除了愤怒,几名员工将达沃的行为描述为“古怪”或“幼稚”。达沃对那些与自己意见不合的人怀恨在心,有时连续几天甚至几周不与对方说话,而是通过其他人交流必要的信息。还有人觉得他似乎住在办公室,经常在那里睡觉,在公共场所留下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例如脏衣服、食物、垃圾和其他个人物品。


达沃曾当着很多员工的面讲过Scavengers成立初期的一件轶事。那段时间,达沃在蒙特利尔一处名为GamePlay Space的联合办公场所上班,后来却被禁止进入,原因是他会偷喝其他工作室的酒,有时甚至从冰箱里偷走整瓶香槟。几位受访者指出,达沃在讲述那段往事时似乎非常自豪,“就像一个顽皮的少年”。


GamePlay Space的代表证实,Scavengers确实使用过他们的办公场所,也确实有一起事件令他们不得不根据规则对Scavengers采取纪律处分。


季节更替


Scavengers于2020年初推出了《达尔文计划》的正式1.0版本,但在短短4个月后就宣布将停运游戏。作为创意总监,达沃在那段时间里的一些决定受到了很多开发者指责。按照Scavengers的声明,《达尔文计划》将在去年年底关停,虽然部分服务器目前仍然开放,但工作室声称不会再为游戏进行维护。据消息人士透露,Scavengers在《达尔文计划》项目结束后解雇了几名员工。


随着《达尔文计划》被放弃,工作室开始将重心转向下一个项目。《季节》由创意总监凯文·沙利文带领团队开发,不过在开发团队内部,很多成员担心达沃也会加入进来。


有人担心达沃推崇的理念与《季节》不合,因为他更喜欢“玩法导向、快节奏的东西”,《季节》却是一款叙事向游戏。有人担心达沃会接管项目的关键环节,将它交给自己器重的人来做,或者推翻团队已经达成一致的决定。还有受访者说,在《达尔文计划》项目中与达沃合作压力太大,他们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季节》的游戏场景包括城市和广阔的原野,可能还存在一些神话元素


然而,达沃最后还是参与到了《季节》的开发中——据受访者透露,这是拉马什的决定。在职员工不清楚达沃在整个项目中的具体职位,因为沙利文仍然担任创意总监。


达沃似乎只有在对其他任务感到无聊或沮丧时才会到《季节》团队参与讨论,开发者对达沃影响力过大的担忧似乎已经变成了现实。一位受访者透露,达沃是缺乏组织性的领导者,常常拒绝听其他人发言,无视他所雇佣的各领域专业人士的建议。受访者认为,《达尔文计划》之所以未能成功,与他的想法经常发生变化有着直接关系,《季节》或许也会受到这种趋势的影响。


“每款游戏都有相同的规律。”一位受访者说,“达沃为一款游戏构建愿景,让团队兴奋起来,再把它卖给发行商,但他从来不会考虑怎样设计,也没有任何具体计划......开发者们尽了最大努力,但公司的根基似乎就是:我们构建原型,从发行商那儿拿钱,然后重复。领导层并不将推出一款高质量游戏视为真正的目标,也缺少必要的流程。”


自从达沃参与项目后,《季节》在游戏特色和量级方面都经历了巨大变化。几名在职员工提到,达沃曾利用他与索尼的合作关系,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到游戏中。达沃说,为了与索尼达成合作,他承诺会在游戏里实现很多玩法,例如构建一个规模更大的世界、加入更多任务、设计任务标记等——这些内容都不在开发团队的计划之内,或者已经被团队弃用。


“现在我都不知道公司究竟宣布了哪些玩法,因为它和我们原定计划中的样子完全不同。”一位受访者表示,“我甚至认不出这款游戏了。”


另一些对游戏当前研发方向不太熟悉的受访者说,虽然他们对同事们的作品感到自豪,但觉得《季节》试图营造的氛围与Scavengers的工作环境形成了鲜明反差。


“我不希望用这款极其漂亮、优秀的游戏来粉饰有问题的人。”一位受访者说,“虽然看到朋友们的作品给我带来了极大快乐,但当我看到很多人称赞工作室,形容游戏里的一切看上去都那么宁静、轻快和有进步意义时,我又感到有点难过。《季节》确实营造了一种让人沉醉的氛围,却绝不能反映我和管理层交流时的体验。”


另一位受访者补充道:“很多时候,产品质量能够反映团队内部的化学反应。《达尔文计划》拥有不错的概念,但执行没跟上,这很遗憾......我看到他们展示《季节》,并得到了来自从业者和玩家的积极反馈,它确实是一款让人感觉良好的游戏。不过讽刺的是,在那里工作的感觉可一点都不好。”


最终结局


无论如何,受访者们反馈的这些问题已经至少有两年了。当被问到如何回应这些指责时,公司承认他们确实花了些时间针对内部的问题进行整顿。


“Scavengers承认在快速发展过程中出现过某些问题,但我们的立场是,任何形式的骚扰都不受欢迎、不可接受,我们会非常认真地对待这方面的任何投诉。”工作室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你应该注意到,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积极的行动来研究公司文化,以了解哪些方面需要调整。”


“2019年初,拉马什替代了西蒙·达沃,成为公司首席执行官。作为一位女性CEO,拉马什开始搭建一支由有能力的成员组成中层管理团队,并将继续领导公司去完成使命,即创作能够引发玩家情感共鸣的全新游戏体验。从那以后,新的管理团队营造了一种平静的工作氛围,为员工带来了幸福感——大家围绕有趣、充满活力的项目聚在一起,求同存异。”


Scavengers描述了一系列行动,并称拉马什已经采取这些措施,目的是“预防骚扰问题,维持一种安全的环境”。


工作室还指出,“对我们的评估中某些地方是错误的、被夸大了,或者缺乏重要的细节”。当被追问他们指的是哪些元素时,Scavengers以“出于隐私考虑”为由拒绝进一步发表评论。


《PlayStation官方杂志》对《季节》的推荐


游戏行业媒体GamesIndustry.biz拿到了这家工作室制定的反骚扰措施的两个版本,其中一份来自2019年,另一份是最近分发给所有员工的。这些措施与加拿大魁北克政府提供的通用模板几乎完全相同,不过在最新版本中,两名经过培训,专门负责处理员工投诉的员工已经换人了。有受访者证实,最初的两名投诉专员已经不在Scavengers任职,先后于去年夏天和11月份离开。


几乎没有任何一位受访者认为,2019年的措施完全解决了工作室的问题。首先,Scavengers仍然由拉马什和达沃共同拥有,虽然俩人似乎已经不再处于恋爱关系中,但很多人觉得当他们反映涉及到达沃的问题时,拉马什始终会倾向于保护前男友。


“达沃......很有魅力,逃脱了很多惩罚。”一位受访者说,“但拉马什可能更糟,因为她掩盖了达沃做过的很多错事。”


另一位受访者表示,虽然达沃经常说要聘请女性员工,为女性赋予更多权力的意愿,但拉马什也是问题的一部分。“她给人一种‘我支持女性开发者’的感觉,但事实并非如此。在工作中,很多情况下她本该说或者做些什么,例如在达沃跟女同事讲荤段子,或者冲其他人吼叫的时候,但她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


几乎所有受访者都强调,达沃、拉马什以及他俩器重的一些人对Scavengers的问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认为在领导层营造的恶劣工作环境下,开发者很难创作出真正成功的游戏。


一名前员工坦陈,为Scavengers工作是他“在游戏行业的最糟糕经历”。另一名前员工说:“关于《季节》,如果我所了解的信息有一半是对的,那么它肯定会成为一款很棒的游戏,但我不愿意接受Scavengers被赞扬成为一家够酷、独立、具有包容性的工作室,那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目前为止的最新消息是,在多家媒体发表相关报导之后,达沃已在今年1月底被无限期停职,拉马什暂时离任,他们都将接受第三方的独立调查。工作室在声明中说,当调查有进展以后,“Scavengers董事会将采取进一步措施”。


本文编译自:https://www.gamesindustry.biz/articles/2021-01-25-scavengers-studio-creative-director-accused-of-belittling-screaming-at-groping-employees

原文标题:《Scavengers Studio creative director accused of belittling, screaming at, groping employees》

原作者:Rebekah Valentine




作者等等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吃货辣妈说。


欢迎在微信关注触乐,阅读更多高品质、有价值或有趣的游戏相关内容。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