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芳:带着恐惧创业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红极一时的公司很多。要持续成功,必须具备二次创业的精神。寻找第二曲线,是小红书的第二阶段。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中国企业家》记者 程璐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被访者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小红书创始人瞿芳和大多数人一样,出门戴口罩,免去了口红、粉底这一套复杂的化妆流程。在家宅的时间变多了,也不用考虑穿搭的问题,于是她学会了做饭。


过去一年里,和瞿芳一样,疫情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潜移默化的影响,而这些变化也在改变小红书。


在2020(第十九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瞿芳用“烟火气”和“人情味”两个词总结了小红书在2020年的变化。让她感到欣喜的是,疫情期间小红书上的美食超越美妆,成为第一大品类,每天的笔记曝光量超过80亿次,在小红书上搜索过美食相关视频的超过13亿人次。


美妆不再是小红书的代名词。


“冰雪热潮、无糖主义、酒变甜、回血式独居、无性别穿搭、国潮澎湃、在家健身、治愈式旅行、外出露营、回家做饭”,这是小红书提炼出的2021年10个生活方式趋势,浓缩了当下年轻人对美好生活的多元化追求。


“小红书理想的状态应该是现代生活的《清明上河图》,大家可以想象,当一幅画卷在你面前缓缓展开,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丰富多彩有趣,但又是如此不同。”瞿芳表示,她想做的,正是帮大家把画卷徐徐铺开的那个人。


寻找第二曲线


2013年,从海淘购物指南起家的小红书,积累起一批热爱时尚的种子客户,建立起互动式海外购物分享社区;2018年,小红书通过明星运营策略快速实现圈层突破、用户积累;如今,社区内容日趋多元化,小红书也成为国民“种草社区”的超级独角兽,月活用户超1亿,每天的笔记曝光超过80亿次。


回顾小红书的创业过程,瞿芳觉得自己至少也经历了两轮成长。


第一轮成长是成为垂直领域最好的产品经理。创业多与创始人的成长背景有关,发现痛点,做自己热爱的事情。例如小红书的诞生原点,就是从瞿芳喜欢的旅游大领域开始的。小红书成立的2013年,正值中国境外游规模首次超过美国,于是小红书切入出境购物这一细分领域,进而成长至今。


瞿芳的第二轮成长是为企业找到第二曲线。“在我心目中,第二曲线是从产品维度上升到战略维度。”在瞿芳看来,红极一时的公司很多,但是否能够走过第二阶段,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一家公司能不能持续成功,因此战略一定是为了实现长期目标,对资源做最有效的配置和组合,战略也一定需要做艰难的取舍,更需要创始人预见未来大势和竞争态势的变化。


“城市因为人流而繁荣,人流带动区域底商的发展,底商发展可以压制犯罪,低犯罪和发达的底商可以带动人流,正向循环。”《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书里的这段描述,曾被小红书用来解释其“城市”理论。


在寻找小红书第二曲线的过程里,瞿芳的目标非常清晰,那就是打造一座真实、向上、多元的虚拟城市,海量年轻人在这里聚集,分享日常生活。“这个目标不会变,我们最关心的是,这个城市里居民的真实生活状况,他们是否开心,关心他们的感受。”


过去这一年,小红书强化内容生态建设,推出“100亿流量向上计划”。瞿芳曾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这个目标已经变成了一个全公司的策略,即小红书希望有更多人加入到创作者行业,现在社区的基础设施已经足够完善,但还需要更多元化、创新的内容展现给社区里的人。


疫情大背景下,瞿芳感到惊喜的是,小红书上的用户不仅没有焦虑,生活没有停滞,甚至让社区生长出了新的生命力。除了美食内容的快速增长,舞蹈、职场、数码、民宿、财经、游戏等泛知识、泛娱乐类内容,同样蓬勃生长。


“这也一直是小红书平台在生态上的打法,看哪里的生态长出新芽了,我们的运营就跟上去松松土、浇浇水,而不是指定谁要长成参天大树。”瞿芳说。


二次作战


除了战略上的探索和坚持,如今瞿芳在小红书上花时间最多的是组织战略。


在全球商业环境的变化下,瞿芳看到过去二三十年间,华人商业领袖是成长最快的一群人:“我们身处一个飞速变化的商业环境,不成长公司就没了。只有创始人的进步才能带动整个组织的进步,进而带动公司业绩的变化。”


瞿芳一直带着一种恐惧在创业:每次看到“管理”两个字,心中就会一颤。每年几乎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瞿芳都是花在为公司寻找合适的人才上,打造组织的活力与战力。遇到关键高管的招聘,往往是需要两三个小时甚至是五六次的两三个小时,或者一天的恳谈来决定。


在带领小红书作战的这些年,瞿芳总结出一套自己的组织经验。例如先选型再选人,创业公司面对的市场是高度不确定的,定好业务的型,才能沉淀下来业务打法和团队。其次,先定阵再定人,“阵”是组织架构。


“在外部不确定性越来越强的情况下,我倾向于未来的组织阵型会更像球队。球场上每个人都非常清楚他们的目标是一起赢,他们会有一个教练,也会有一个大概的阵型,但是当这支球队上了场,大家就会去寻找自己的位置。为了赢下这场球赛,大家随时都有可能在场上做各种调整,后卫也可以进球。”瞿芳说。


直至今日,“管理”仍然是让瞿芳感到发怵的词,甚至在公司内部,为了避免听到员工叫她老板,瞿芳还在公司发起了“薯名计划”,即每位员工在入职前必须先给自己起个薯名。


瞿芳的薯名正是“木兰”。之所以选择这个名字,是因为木兰能有战场杀敌和带兵打仗的勇气,在战场上木兰也从来不把自己当成女性,这也符合瞿芳本人去性别化的感受。


“每年都会被问到女性企业家的不同,但首先我是个创业者和企业家,报表不分男女,投资人和用户并不会因为你是女性,就对你降低要求或者区别对待。”瞿芳表示。另外,《花木兰》也是迪士尼第一次选择用中国形象拍摄的电影,她有国际化的背景,瞿芳希望未来小红书也能像花木兰一样走向世界。


最近,瞿芳对优秀领导者做出了一个总结:雌雄同体,文理同脑。“这其中包含你对世界大势和科技趋势、对商业和人性都要有深刻的好奇心和理解,也要有对长期价值的坚持和对关键战役的坚决。当然微观层面,人和人一定是不一样的,比如管理风格和沟通风格。创始人过去的经验累积和性格特质,也可能会影响他们选择哪个行业,比如更适合在2B还是2C领域创业。”


新冠疫情让全球度过了一个不确定的2020年,商业环境仍在发生剧烈变化,不确定性增加。瞿芳意识到,“作为一家成立七年多的公司,要迈上新的台阶,我们必须具备二次创业的精神,继续出发。”


完整报道详见2021年第四期《中国企业家》杂志,点击下图订阅 ⬇️


END 

值班编辑:马吉英  审校:陈睿雅  制作:崔允琰


[ 推荐阅读 ] 点击图片即可
 点在看,让更多人看到精彩!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