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高管的悲哀:万盈金融姚东娜公开信 我也是出借人,有五百万待收呢

自媒体 自媒体

互金高管的悲哀:万盈金融姚东娜公开信 我也是出借人,有五百万待收呢

(自媒体www.77y77.com)

来源:互金侦探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昨天(10日),在侦探的投资人交流群里大家聊到了万盈金融COO姚冬娜发布的公开信。据说,这封公开信是10月9日姚冬娜发在QQ空间的声明。


在这封疑似万盈金融COO姚东娜的公开信中全文详见文末,她宣布,将正式辞去万盈职务。


公开信中,姚东娜称,自己并未失联,只是因为不想说谎也不想万盈出事,所以从逾期开始就选择了沉默她称,自己是在8月23日下午接近下班时间,才知道账上的备用金被挪走了,袁宇泽交代不能让她知道。


姚东娜同时表示,在万盈供职三年多,期间,只负责品牌推广和媒介公关,2017年9月李笋总离职后,因为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掌舵人,为了公司平稳过渡,才开始担任COO一职,她称,“但同时原来运营中涉及发标的部分脱离,成立产品部,资产部分直接从万盈剥离出去,这两部分都由袁总直接管理,我从未接触。而这段时间陈杨虽未掌事,但也并非如他所说的,公司运营都由我负责,公司上下都知道,袁在坐镇,而我依旧是负责品牌推广和媒介公关,加上客服。任职期间,公司的行政人事、财务、技术、产品、风控合规,我都没过问过。雷湖期间出借人对于资产的疑问,都是我咨询资产端公司后再答复出借人的。”


此外,她指出,自己也从未在万盈金融或任何关联人员处获得过本职工资之外的任何收入,自己及亲人在万盈金融也有约520万的待收。“请大家抿心自间,当初投万盈,真的仅仅是因为我本人吗?还是因为万盈的背景?如今平台全面逾期,自媒体所扒出来的资产状况,相信大家也有了初步判断,你们真认为我是核心人群中的一员,盯着我对于拿回血汗钱有用吗?有这个精力找我和家人泄愤,不如积极配合出借委向股东施压,把钱要回来。

互金高管的悲哀:万盈金融姚东娜公开信 我也是出借人,有五百万待收呢

主要内容如下:辞去万盈职务,我也是受害人,平台业务我不知情,不要伤及我家人。


自8月底,万盈出现逾期并停止兑付本息后,姚冬娜已经很久没发声了,此前倒还直播过维稳。


让她出离愤怒并愤而发声的是下图,为保护隐私,我已做打码处理。


互金高管的悲哀:万盈金融姚东娜公开信 我也是出借人,有五百万待收呢


这图我前天见过,姑且不论姚冬娜的话是否属实,这事肯定不妥。

以下是疑似疑似万盈金融COO姚东娜的公开信:

 

我是姚冬娜。


沉默了一个多月,无论被如何诋毁编排,我都没打算站出来解释,因为我知道解释很苍白无力。但最近部分极端的出借人,散播我女儿的私人信息,我不能再沉默忍受。

 

一开始决定沉默,是因为我自己都没明白,万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觉得我在不明情况的前提下继续维稳,是对大家和自己的不负责任,同样,如果在不明情况下胡乱发言,也会招致平台的不稳,你们都知道,在过去的雷潮里,我任何的发言都会被有心人士截图、斯章取义、或者夺大解读。在当时的情况下,我认为沉默,让陈杨和袁字泽站出来解决问题,或者至少让大家看清楚问题,是更好的选择。

 

8月30日,在我沉默了两天后,我按捺不住,担心平台,担心员工,自己也焦虑不安,所以我给几位核心中层发了邮件,当时他们正好在开会,大概20多人,我的邮件被当众读了出来,内容如下: 

互金高管的悲哀:万盈金融姚东娜公开信 我也是出借人,有五百万待收呢

 

但据说因为陈杨觉得这封邮件如果散播出去,会影响平台维稳,当时出于对平台发展的考虑,我回撤了邮件,但在我本人已发送邮箱有留痕。

 

后来我也和个别员工有联系,或者邮件往来,也给陈杨发过邮件,平台所有人都说我没有消息,失联了。如果这是维稳手段,那么我也不反驳,只是静观事态发展。

 

随着逾期越来越多,我是否发声已经变得没有意义,大家需要的不是真相,是把自己的血汗钱要回来,我站出来为自己喊冤,先不说有没有人相信,至少是对事态无益,维稳派会认为我拆万盈的台子,激进派会把我当炮灰。连万盈的员工,都在误解和抹黑我。本来只要事情在一步一步解决,真相总会水落石出,我一向懒得为自己辩白,但扯到我家人,我不得不站出来说几句。

 

1、我是在8月23日下午接近下班时间,才知道账上的备用金被挪走了,之前我一直对这笔钱比较紧张,多次询问,都被反复告知钱在账上,平台安稳。但在逾期的前一天下班前,才告诉我,是袁交代不能让我知道,怕我慌,或者泄露给出借人。因为不想说谎也不想万盈出事,所以我从逾期开始就选择沉默。(有人证,也有聊天记录。)

 

2、我在万盈供职三年多,术业有专攻,我只负责品牌推广和媒介公关,2017 年 9 月李笋总离职后,因为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掌舵人,而我难以胜任,为了公司平稳过渡高管离职到来的负面质疑,上层才决定将我提到COO一职,但同时,原来运营中涉及发标的部分脱离,成立产品部,资产部分直接从万盈剥离出去,这两部分都由袁总直接管理,我从未接触。

而这段时间陈杨虽未掌事,但也并非如他所说的,公司运营都由我负责,公司上下都知道,袁在坐镇,而我依旧是负责品牌推广和媒介公关,加上客服。任职期间,公司的行政人事、财务、技术、产品、风控合规,我都没过问过。雷湖期间出借人对于资产的疑问,都是我咨询资产端公司后再答复出借人的。(公司流程审批、日常工作的聊天记录可以作证。)

 

3、我从未在万盈或者任何关联人员身上获取过本职工资之外的任何收入,我本人以及我家人的银行账户流水都可以提供给警方查验,我所购置的房产,是公积金和商业贷款组合贷的首套房,一套没有小区环境、超过20年楼龄的单体二手楼,算上一个几平方的储物间也不过勉强的小三房,三成的首付还需要拼拼凑凑,问朋友借,信用卡套现,蚂蚁借呗和微粒贷都有我的借款记录。至于大家所诟病的南山大豪宅,那不过是我为了一家四代可以有个舒适的居住环境而租的,你们天天要找上门,我们搬家就是了。(资产负债流水、房产证明、租赁合同可以证明。)

 

4、我本人在万盈的待收119万(包含之前高管增持原始标的50万年标),我的亲人待收约400万,包括我父母的养老钱、我妹妹准备买房的钱,我妹夫给母亲治病的钱,我侄女留学的钱。在七八月这两个月的雷湖里,有些确实有困难的出借人找到我,我也想方设法地给予帮助,只要我有余力,我甚至是原价收了债权,那些接受了我帮助的人,怎么不站出来吱声?如果我知道万盈有问题,我会继续投入吗?我在面对你们的求助时,可一句都没提过家里患癌的奶奶以及因为心脏手术和糖尿病而药不能断的父亲!谁家的钱不是血汗钱?!

在今天之前,我都是维稳派,动荡时期不会说平台半句坏话,我也希望我和亲人的500万可以拿回来,但有人天天要找我家人麻烦,我就顾不得那么多了。(万盈员工可以查验,我提供过本人和亲属的平台账户清单,合共待收约520万。)

 

5、我作为万盈平台的品宣出口,出于职务本分和责任感,事事冲在一线,而袁、陈一直在背后,我和大家一样,一直认为万盈不会有道德风险,对团队也信任有加。请大家抿心自间,当初投万盈,真的仅仅是因为我本人吗?还是因为万盈的背景?如今平台全面逾期,自媒体所扒出来的资产状况,相信大家也有了初步判断,你们真认为我是核心人群中的一员,盯着我对于拿回血汗钱有用吗?有这个精力找我和家人泄愤,不如积极配合出借委向股东施压,把钱要回来。

 

6、我不会逃避责任,也不会逞口舌之争,万盈真要和大家走到对簿公堂那一天,我到底是受害者还是责任人,还是兼而有之,自有法律分晓。大家对我的谩骂,我照旧不会回应,但那些散播了我家人私人信息的出借人,我都记下了,如果我家人有什么不安生,我一定追究到底。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有理。

 

7、在此正式辞去万盈职务,日后如有需要,会配合调查。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