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金融监管现存三大难题 多省立法提速

自媒体 自媒体

江苏省人大财经委预算处处长陈桂华表示,地方金融监管职能和监管对象还缺乏上位法和统一的制度安排,这可能导致监管职能分散、监管边界不清和多头监管等问题,容易引发监管缺位。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谢水旺 (自媒体www.77y77.com)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地方金融监管现存三大难题 多省立法提速

在地方金融办加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牌子的同时,多省金融监管立法提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山东、河北已经出台相关地方金融条例,浙江也制定了征求意见稿,江苏将此列入省人大五年立法规划,贵州也在调研阶段。

去年11月,广州市金融工作局局长邱亿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地方金融监管普遍存在三大难题:监管职责不明确、队伍编制紧张、缺乏执法权。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解决地方金融监管问题,任重道远,地方金融监管立法赋权明责,不过,成效仍有待观察。

 多地进程观察

地方金融监管现存三大难题 多省立法提速

早在2016年3月30日,《山东省地方金融条例》经山东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通过,自2016年7月1日起施行。

2017年12月1日,《河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经河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通过。

浙江、江苏等地紧随其后,酝酿地方金融监管立法。

今年9月3日,浙江省政府法制办公室发布公告,公开征求《浙江省地方金融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征集意见时间为9月3日至10月8日。

9月21日,江苏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听取省政府作金融方面工作报告,透露了地方金融监管立法规划。

“从我国当前金融监管体制来看,金融监管主要是中央事权。在此前提下,,按照中央统一规则,强化属地风险处置责任,地方金融监管就客观存在职责不明确、机制不健全、监管力量不到位的问题。”9月21日,江苏省人大财经委预算处处长陈桂华表示,地方金融监管职能和监管对象还缺乏上位法和统一的制度安排,这可能导致监管职能分散、监管边界不清和多头监管等问题,容易引发监管缺位。

审议报告时,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意见较为集中在加强地方金融监管的法制建设上,建议尽快出台江苏省的金融监管条例,明确地方金融监管规则,明确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地方政府及部门职责,明确相关部门监管权限和手段。

陈桂华还表示,目前把制定相关条例列入了江苏省人大五年立法规划。

而关于贵州的情况,一位接近贵州金融监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还在调研阶段,没那么快。据了解,一是了解地方监管立法需求,二是了解地方金融机构的基本情况和监管痛点,三是了解地方政府机构的工作状况。”

广东、福建、湖南等地接近金融监管层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尚未听说相关计划。

成效有待观察

地方金融监管现存三大难题 多省立法提速

“赋权明责,增编招人才,不过,编制暂时都是难点。”对于地方金融监管立法的目的,上述华南某地金融办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以《山东省地方金融条例》为例,分总则、金融服务、金融发展、金融监管、法律责任等章节。条例所称的地方金融组织,是指依法设立,从事相关地方金融活动的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民间融资机构、开展权益类交易和介于现货与期货之间的大宗商品交易的交易场所、开展信用互助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私募投资管理机构和国务院及其有关部门授权省人民政府监督管理的从事金融活动的其他机构或者组织等。国家对金融服务、金融发展和金融监管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山东一家私募机构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山东这个条例发挥一定作用,但有限,部分规定不大适应现实情况。比如,缺乏对P2P网贷等新金融业态的规定;把私募投资管理机构纳入监管,但私募机构通常由山东省证监局监管,和地方金融办基本没有沟通。”

一位拥有多年地方金融监管经验的人士认为:“这个最好由中央明确后,各地再去制定,否则作用十分有限,且地方监管往往有过分严厉之处。”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坦言,相比山东、河北,《浙江省地方金融条例(征求意见稿)》显得更加完善。

《浙江省地方金融条例(征求意见稿)》称,地方金融组织是指在本省行政区域内依法设立,从事相关地方金融活动的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地方各类交易场所、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民间资金管理企业、民间融资服务企业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和国务院授权省人民政府监督管理的其他组织。

其章节分为:总则、金融产业促进与服务、地方金融活动规范、监督管理和金融风险防范与处置、法律责任等。地方金融管理机构有权对地方金融组织进行现场检查、约谈、整改、风险处置、罚款、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其经营许可证等。

但对于执法权,尚不明晰。

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彭凯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不能由此判定金融办拥有执法权,通常而言,执法权的直接体现是有没有执法证。比如,2016年8月,银监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有权罚款等,但并不意味着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就有执法权了。”

原标题:多地酝酿地方金融监管立法 浙江征求意见 江苏列入规划

声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方金融监管现存三大难题 多省立法提速

推荐关注微信公号“互金通讯社”会有惊喜

地方金融监管现存三大难题 多省立法提速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