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首富”与正通汽车债务黑洞

自媒体 自媒体
7月31日,正通汽车(01728.HK)发布通知称,董事长王木清家眷信任全资持有的子公司Joy Capital Holdings Limited(以下简称Joy Capital)与厦门国贸控股集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国贸控股)订立一份意向书。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凭证意向书,Joy Capital有意向厦门国贸控股出售29.9%的股份,每股代价不低于此前120个生意日平均收市溢价的30%。若生意杀青后,Joy Capital所持股份将降至21.39%,厦门国贸控股将庖代Joy Capital,成为正通汽车第一大股东。 (自媒体www.77y77.com)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受此新闻影响,正通股价强势反弹,盘中大涨38.72%,收报1.12港元,恢复到7月16日以前的水平。

金主

天眼查信息浮现,厦门国贸控股是由厦门市国资委下辖的处所国有企业,拥有厦门国贸集体股份(600755)和厦门信达股份(000701)两家上市公司。

个中后者的全资子公司厦门信达国贸汽车集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国贸)为一汽车经销商集体。

公开信息浮现,截止2019岁尾,信达国贸拥有4S店及城市展厅42家,经销包括宝马、奥迪、雷克萨斯、民众、丰田等在内的23个主流中高端汽车品牌,是福建省内最具影响力的汽车经销商集体。

尽管信达国贸在福建省内颇具规模,但在全国局限内却并未进入第一阵营。中国汽车通顺协会发布的“2020年中国汽车经销商集体百强榜”浮现,信达国贸2019年总销量为4.2万辆,营业总收入为94.06亿元,在100家经销商中排名第49。与此同时,正通汽车在2019年的总销量为11.9万辆,营业总收入为351.38亿元,在100家经销商中排名第13。

事实上,正通汽车与潜在金主厦门国贸控股之间存在着股权上的关系。天眼查信息浮现,正通汽车投资控股持有厦门国际金融资产16%的股份,后者持有杭州厦圆资产治理20%的股份,是以正通汽车投资控股间接持有杭州厦圆资产治理3.2%的股份;另一方面,厦门国贸控股持有厦门资产治理37.5%的股份,后者持有杭州厦圆资产治理40%的股份,是以厦门国贸控股间接持有杭州厦圆资产治理15%的股份。

然而,正通汽车亦在通知中指出,潜在生意须待签立正式生意和谈后方可作实,公司概不保证潜在生意将告落实或最终完成。这意味着Joy Capital与厦门国贸之间的股权生意还存在着一些不确定性,最终能否落实照样个未知数。

黑洞

在此次出卖股权前,正通汽车就已积极展开了自救。今年一季度,正通汽车以12%的年息发行了1.73亿美元的债券。7月16日,又以每股1.09港元配售2.45亿股股份,筹集资金2.67亿港元。

尽管正通汽车两次融资高达2.07亿美元,但却依然堵不上自身的债务黑洞。7月22日,针对部门媒体报道结欠本金3.8亿美元(凭证绿鞋机制获行使增加至4.15亿美元)按期贷款之尚未了偿分期还款存在违约一事,正通汽车作出回应。

正通汽车透露,截止7月22日,公司已分两期按时了偿了30%的本金及其利息;鉴于受新冠肺炎病毒爆发的影响,公司已建议贷款方修订支出贷款本金25%的第三期还款(尚未了了偿款金额)日期(其最初于2020年7月20日到期)至2021年1月19日。

对此,业内子士透露,正通汽车的这种景遇实际上已经违约了,所谓的“建议缓期”只是进展能延迟兑付。而在此前的5月份,知名评级机构穆迪将正通汽车企业家眷的评级从“B2”下调至“B3”,瞻望负面,并透露正通汽车的举动性很弱,严重依靠短期融资。

在人事方面,正通汽车也展现了更改。6月12日,正通汽车发布公司首席执行官许智俊教师因健康问题不再经受首席执行官,董事会衷心感谢其任期内作出的珍贵供献。许智俊离任后,副董事长王昆鹏被委任为首席执行官。

公开信息浮现,王昆鹏于2006年参预正通汽车,曾经受包括首席执行官在内的多个高级治理地位。2017年1月6日起调任董事会副董事长,并不再经受首席执行官,今朝负责公司的计策规划。在参预正通以前,王昆鹏于1997年至2006年在一汽民众发卖有限公司任职,首要负责治理奥迪和民众品牌汽车的发卖、售后处事及物流处事。

危机

事实上,正通汽车如今面临的债务危机此前早有端倪。2019年,正通汽车总营收为351.4亿元,同比下降6.2%。然而净利润却展现不成比例的下滑,2019年净利润为6.64亿元,同比下降45.8%。

作为正通汽车的“利润奶牛”,东正金融的净利润在2019年首次展现了下滑。东正金融发布的财报浮现,该公司2019年的净利润为3.89亿元,同比下降14.1%。

据熟悉,东正金融是中国独一一家获得中国银保监会许可并受监管的具有经销商背景的汽车公司,也是国内25家汽车金融公司中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公开信息浮现,正通汽车持有东正金融71.25%的股份,而春风汽车集体持有3.74%的股份。

正通汽车的偿债能力也进一步下降。截止2019岁尾,公司举动负债达到258.19亿元,同比增进8.5%,个中短期债务及其他短期负债更是高达222.38亿元,同比增进15.8%。与此同时,公司的举动资产降至241.26亿元,同比下降3.2%,个中不受限制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剩35.77亿元,同比下降38.7%。

进入2020年一季度,受新冠疫情影响(正通汽车在全国有135家经销商,个中有20家在湖北),正通汽车的财务状况进一步恶化。公开的财报浮现,截止2020年3月底,正通汽车营业收入31.31亿元,净吃亏54亿元,现金净流出116亿元,泉币资金仅剩24.66亿元。

父子

跟着债务危机被公之于众,正通汽车背后的神秘人物也逐渐浮出了水面。公开信息浮现,正通汽车的董事长是现年69岁的王木清,然而据知情人士爆料,正通汽车的真正掌舵者是王木清之子王伟泽。“多少抉择都出自王伟泽之手,正通汽车的上市也由他来操盘,王木清根本不管事了。”知情人士透露。

凭证媒体的报道,王木清出身国企,不才海经商之前,曾在湖北省工业建筑集体安装工程公司工作多年。多年的设备安装及调试生涯让王木清拥有结识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的浩瀚机会,为其进军汽车行业奠定了底细。

1996年,王木清起头在湖北十堰进入卡车发卖生意,初期主营春风商用车,发卖给中部及东北部的省份。1999年,王木清进入乘用车发卖市场,设立首家经销店,春风日产是其获得授权经营的第一个品牌,随后逐渐扩大至宝马、沃尔沃、春风本田等品牌。 

2010年,王伟泽将湖北圣泽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圣泽)的汽车经销商资产剥离出来,组建了正通汽车。2010年12月10日,正通汽车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成为第二家赴港上市的汽车经销商。

在这位低调神秘的少帅手中,上市不久的正通汽车上演了惊险刺激的一幕。2011年8月30日,正通汽车斥资55亿元收购深圳中汽南方的悉数股份。而在当时,正通汽车在全国经销商中排名第20,中汽南方排名第9,一场“蛇吞象”收购大戏就此上演。

王伟泽的犀利与斗胆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收购中汽南方后,正通汽车成为宝马、奥迪、捷豹路虎和沃尔沃等四大豪华品牌在华的核心经销商。在福布斯发布的2013全球富豪榜上,62岁的王木清以14亿美元的身家荣膺“湖北首富”。

如今,首富光环远去,留下的是一个债台高筑、回天乏术的汽车经销商集体。在生与死面前,往日意气风发的少帅王伟泽也不得不向实际垂头,转而追求获得潜在金主厦门国贸控股的匡助。

面临人命危浅的正通汽车,厦门国贸控股又将饰演若何的角色呢?是雪中送炭的白衣骑士?照样资源市场中的野生番?当厦门国贸入主正通后,年逾70的王木清及其子王伟泽又会面临若何的命运呢?会重蹈远大集体掌门人庞庆华的覆辙吗?围绕正通汽车的债务危机,还有太多的问号值得去注释。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