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玉浮沉:从“材料界任正非”到阶下囚

自媒体 自媒体
 
    作者|郝美平
       来源|野马财经
(自媒体www.77y77.com)
从昔日900多亿的大白马,到今日市值120多亿,且暂停上市,康得新的兴衰荣辱全系于一人——钟玉。
 
钟玉在去年12月被执行批捕,如今时隔9个月,康得新一案再迎新进展,钟玉等人,因为涉嫌多宗罪,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下一步等待钟玉的,将是具体的处罚。昔日亿万富豪,“材料界的任正非”,今日成为阶下囚。

(自媒体www.77y77.com)


9月14日晚间,*ST康得(002450.SZ)发布公告,称公司涉嫌欺诈发行股票、债券案一案,已于2020年9月9日被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该涉嫌犯罪事实均发生在2012年以后。
 

钟玉“四宗罪”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在公告中,康得新披露了钟玉所犯“四宗罪”:钟玉作为康得新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此外,其还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骗购外汇罪。
 
 图片来源:康得新公告
 
此外,钟玉的长期搭档,康得新原CEO徐曙,“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此外,其还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骗购外汇罪。”
 
王瑜作为康得新时任董事、财务总监,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此外,其还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骗购外汇罪、挪用资金罪。
 
张丽雄作为康得新时任财务中心副总经理,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此外,其还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
 
上述4人已于2020年9月9日由公安部门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康得新的一位投资者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除了钟玉和徐曙,其它两位都是康得新财务线条上的主要负责人。
 
康得新风波要从还不上10亿元债券说起。2019年1月15日,康得新公告称,第一期10亿元超短期融资券实质违约,第二期5亿元超短融兑付存在不确定性。
 
从债券违约看,康得新现金流不容乐观,然而,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康得新流动资产合计253亿元,其中货币资金高达150亿元。账面上有大量现金,却还不起10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
 
随后,监管层就此对康得新立案调查,一石激起千层浪,康得新涉嫌欺诈发行股票、债券案一案,在资本市场平地一声雷。不久,康得新披星戴帽,变成*st康得。如今,康得新已经暂停上市。
 
去年5月,康得新的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同年12月,钟玉因涉嫌犯罪被执行逮捕。
 
被逮捕后的9个月,钟玉背上了“四宗罪”。那么钟玉可能受何种处罚?
 
从钟玉涉嫌的4大罪状看,不同罪状有不同的处罚,有律师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具体怎么处罚,得看犯罪事实,简单加减可能偏差会比较大。”
 
不过野马财经查阅相关法律规定,针对钟玉涉嫌的罪状,从3年到无期不等。


4年虚增利润115亿


让钟玉一行人成为“阶下囚”的原因是什么?
 
早在今年6月28日,康得新及钟玉收到了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告知书显示,康得新2015年-2018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
 
具体来看,2015年到2018年,康得新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
 
 图片来源:康得新公告
 
通过上述方式,康得新2015年虚增利润总额22.43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36.22%;2016年虚增利润总额29.43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27.85%;2017年虚增利润总额39.08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34.19%;2018年虚增利润总额24.36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711.29%。
 
4年累计虚增利润约115.3亿元。
 
此外,康得新2015年到2018年披露的银行存款余额也存在虚假记载。2015年披露的银行存款余额是95.71亿元,其中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账户余额是46亿元;2016年,披露存款146.9亿元,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存款61.6亿元;2017年,披露存款177.81亿元,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账户余额102.88亿元;2018年,披露的存款余额为144.68亿元,其中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账户余额122.09亿元。
 
根据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的《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康得新及其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3家子公司的4个北京银行账户资金被实时、全额归集到康得集团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账户,康得新在北京银行账户各年实际余额为0。
 
这也是后来市场流传甚广的康得新“122亿银行存款不翼而飞”的原因。
 
上述康得新投资者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钟玉通过北京银行的账户来走账,且上述《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是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署的。
 
除了虚增利润,银行存款余额虚假记载,《告知书》还显示,康得新作为上市公司,为控股股东康得集团违规担保。2016年担保债务本金14.83亿元,2017年担保本金14.63亿元,2018年担保本金14.63亿元。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康得新应当在签订担保合同之日起两个交易日内,披露其签订担保合同及对外提供担保事项。不过,康得新并未按规定及时披露。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8月28日,康得新披露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4.55亿元,同比下降45.96%;净利亏损5.58亿元,上年同期亏损6.69亿元。上述康得新投资者向野马财经表示,如今康得新正常运营,只是因为资金链紧张,采购受到限制,所以产能受影响。

 

A股“自罚三杯”成历史


钟玉,生于1950年,四川涪陵人,18岁毕业于北京市35中学,后来当过兵,又分配到航空部北京125厂研究所工作。
 
彼时正值改革开放,王石倒卖玉米、陈发树倒卖木材这样的致富故事正在上演。于是,38岁已成厂长的钟玉下海经商,最初是倒卖电动车,后来进入机电设备领域。
 
2001年创立康得新,2002年建立国内第一条预涂膜生产线。2010年,康得新登陆资本市场,主要业务是预涂膜和光学膜的生产和销售。至此,康得新一路狂奔,营收从2010年的5.24亿元一路攀升,到2018年,营收91.5亿元。
 
水涨船高,钟玉个人的财富值也在暴涨。2018胡润北京富豪排行榜,钟玉以财富值195亿排名35名。彼时,不论钟玉还是康得新,都是时代的弄潮儿,站在浪头迎风起舞。
 
2017年,康得新股价一度触及26.71元/股(前复权)的历史最高位,市值高达946亿元。钟玉在2017年曾经分享自己的创业故事,“创业近30年,每天都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没有好的身心,一定坚持不到现在”。
 
对于做企业,钟玉当时总结为:“别人干的我不干,别人干得好的我更不干,别人不做的我做,我们做就让别人。”
 
这种“豪气”,最终让钟玉栽了跟头。从预涂膜到光学膜,康得新成为行业的佼佼者,钟玉也因此被称为“材料界的任正非”。不过,从2014年以后,钟玉将目光瞄准碳纤维。截至2018年底,全球碳纤维产能不过7万吨。钟玉选择了一条难走的路。
 
钟玉将碳纤维业务的最终执行放在了康得新的控股股东康得集团,这样做的好处是,碳纤维尚未真正投产,研发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可以缓解上市公司压力。
 
不过,钟玉在碳纤维上的筹谋还未真正打开市场,处于资金投资阶段,就因为10亿债券违约的连环炸,导致后续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如今,钟玉以及康得新财务线上的主要负责人,均因为涉嫌犯罪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后续的处罚还要看下一步的案件进展。
 
无独有偶,就在9月13日,因为“扇贝跑了”而闻名的獐子岛,因为财务造假,全部董事、高管共计15人被正式移送到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责任的追究。
 
从让扇贝当替罪羊的獐子岛被一锅端,到122亿银行存款不翼而飞的康得新涉嫌犯罪被起诉,监管部门对于“造假”的问责正在加强。
 
3月1日,新《证券法》实施,对于欺诈发行,从过去罚募集金额的5%变为罚募集金额的一倍;对于虚假陈述、虚假披露等过去罚60万,提高到最新的1000万元。
 
4月15日,金融委会议再次就造假行为表态。要求监管部门要依法加强投资者保护,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确保真实、准确、完整、及时的信息披露,压实中介机构责任,对造假、欺诈等行为从重处理。
 
此外,银保监会、证监会均表态要严厉打击“造假”。据不完全统计,今年至少有60家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创近20年新高。
 
无疑,随着新《证券法》的落地,财务造假的成本大幅提高。A股之前“自罚三杯”式的处罚将成历史。你怎么看钟玉的“四宗罪”?你觉得造假成本提高,可以有效规范市场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