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1牛年新搭档: TIM-3抗体、CD40激动剂、GITR抗体


PD-1抑制剂已经有不少搭档了:化疗、放疗(尤其是立体定向放疗)、抗血管生成药物(仑伐替尼、贝伐、阿昔替尼等)、CTLA-4抗体(伊匹木单抗)……
(自媒体www.77y77.com)
不过,肿瘤多种多样,癌友的病情也是五花八门,因此仍然有较大的需求,需要研发更多更好的搭档,强强联合,进一步扩大免疫治疗的适应人群、进一步提高免疫治疗的有效率、进一步延长免疫治疗疗效的维持时间,以及“得寸进尺”地要求,进一步降低治疗的毒副作用、提高病友的生活质量。

1
癌王需用猛药
多药联合,有效率近60%
(自媒体www.77y77.com)
胰腺癌是为数不多的,发病率较高但整体而言对免疫治疗单药几乎彻底无效的实体瘤,不愧“癌王”的称号。

目前,针对晚期胰腺癌标准的治疗手段还是化疗,最主流的方案是:白蛋白紫杉醇联合吉西他滨。身体条件好、年轻力壮的病友,可以尝试三药联合:5-Fu+奥沙利铂+伊立替康;而年龄较大、体弱多病的病友,可以考虑单药吉西他滨治疗。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不过,这些传统治疗的疗效非常有限,中位总生存期不足1年,5年生存率低于5%。

截至目前,只有极少数(不到1%)的胰腺癌患者MSI阳性或者TMB高,可以尝试接受PD-1抑制剂免疫治疗;只有少数患者携带有BRCA突变,可以从奥拉帕尼等靶向药中获益。除此之外,绝大多数患者只能接受上述传统治疗。

如何进一步扩大能从靶向药、免疫治疗药物中获益的人群,是近年来学术界一直努力的方向。近日,《柳叶刀.肿瘤》发布了一项小规模临床试验的结果,所采用的方案非常有特色。

这项I期临床试验,主要是为了摸索CD40激动剂联合标准化疗以及尝试再联合PD-1抗体治疗晚期胰腺癌的安全剂量和可行性。

一共入组了30名患者,一共分成4组:
  • 前两组接受的是CD40激动剂联合标准化疗,CD40激动剂分别是低剂量(0.1mg/kg)和高剂量(0.3kg/kg)

  • 后两组接受的是CD40激动剂+标准化疗+PD-1抗体O药,CD40激动剂同样再细分为低剂量(0.1mg/kg)和高剂量(0.3kg/kg)


所入组的患者无MSI阳性、TMB高的病人,也没有BRCA突变的病人,的的确确是那些最普通、最难治的晚期胰腺癌患者。

接受治疗后,最常见的不良反应几乎都是化疗导致的:白细胞低、淋巴细胞低、贫血、中性粒细胞低,此外还有6名患者出现发热,2名患者由于化疗导致骨髓抑制纠正不及时合并感染、感染性休克而去世。(大剂量化疗虽然可以在晚期胰腺癌中取得一定的疗效,相比于什么药物都不用,肯定是显著地延长了患者的生存期,但是由于化疗导致的不良反应引起患者死亡的情况时有发生,因此的确亟待研发更多更好的新药)

说完不良反应,再来看看疗效数据。每组恰好有6名患者,一共24名患者疗效可评价:



汇总在一起的客观有效率为58%。其中第1、3、4组有效率都是67%,抗癌的控制率为83%-100%,疗效维持的中位时间为7.0-15.5个月,在CD40激动剂高剂量的2个小组,中位总生存期一组达到了20.1个月,一组尚未达到,远超历史数据(小于12个月)



基于上述临床试验结果,目前2期临床试验已经启动,CD40激动剂的剂量锁定为0.3mg/kg,联合标准化疗,同时进一步分两组,一组联合PD-1抗体,一组不联合PD-1抗体,让我们等待扩大样本量以后的更精准的数据出炉。

2
GITR抑制剂
单用或联合PD-1,都有效

MK-4166,是默沙东公司研发的一款新型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II期临床试验混在一起做,探索了该药单用或联合K药一起用,治疗多种实体瘤的有效率。近日,临床试验数据在《临床肿瘤研究》杂志上被正式发表。

48名晚期实体瘤患者接受了MK-4166单药治疗,65名患者接受了MK-4166联合PD-1抗体K药治疗。

癌种分布中最常见的是:消化道肿瘤30人、胰腺癌15人、肺癌8人、妇科肿瘤11人、恶性黑色素瘤20人,其它还有乳腺癌、头颈部鳞癌、泌尿生殖系统肿瘤、肉瘤、神经内分泌肿瘤、肾癌、肝癌、前列腺癌、间皮瘤、甲状腺癌等各种各样的实体瘤若干。

单药组有6人已经接受过PD-1抑制剂治疗失败或耐药,联合治疗组有12人已经接受过PD-1抑制剂治疗失败或耐药——之所以纳入这18人,主要是看看MK-4166能否逆转PD-1抑制剂耐药。

治疗后,单药MK-4166组3-4级不良反应发生率为4.2%,联合治疗组3-4级不良反应发生率为10.8%——应该说这样一个不良反应发生率是非常低的,常规化疗导致的3-4级不良反应发生率高达50%以上,而双免疫治疗PD-1抗体联合CTLA-4抗体,3-4级不良反应发生率也达到40%以上。

治疗的有效率方面,先重点看一下20名恶性黑色素瘤患者

13名未接受过PD-1抑制剂免疫治疗的病人,5人肿瘤完全消失、3人肿瘤大部分缓解,客观有效率达到61.6%(这个有效率基本和双免疫治疗、PD-1抗体联合溶瘤病毒相当,不过双免疫治疗副作用明显更大,而溶瘤病毒需要瘤内注射)

7名此前已经接受过PD-1抑制剂治疗,已经治疗失败、耐药的病人,入组接受治疗后无1例有效——说明MK-4166无法逆转PD-1抑制剂耐药。


在其他癌种里,还有1名卵巢癌、未分化甲状腺癌、头颈部鳞癌以及肛管鳞癌肿瘤大面积缩小,不过都是在之前未接受过PD-1抑制剂治疗的病人里。

综合在一起,我们可以初步发现,MK-4166单药或者联合PD-1抗体K药,在尚未接受过免疫治疗的病人里,有较高的疗效且不良反应轻微,不过该组合方案不能逆转PD-1抗体耐药。

3
TIM-3抗体
联合PD-1抗体,才是未来大方向

LAG-3单抗TIM-3单抗,是除了CTLA-4抗体之外,最早发现、也是呼声最高的PD-1抑制剂的搭档,四五年过去了,依然尚未有成熟的LAG-3单抗或TIM-3单抗上市,从一个侧面说明这两个靶点抗癌效果,并不如一开始设想的那么好,至少单药使用疗效是一般的,需要联合PD-1抗体,才能在部分患者中获得成功。

LY3321367,是礼来公司研发的一款TIM-3抗体,近期该药物单药使用或联合PD-1抗体治疗晚期实体瘤的数据公布。30名患者接受的是单药治疗,28人接受的联合治疗。

单药治疗组,有效率只有3.3%,疾病控制率是40%。1名难治性的MSI阴性、PD-L1阴性、TMB低的小细胞肺癌患者客观有效,且疗效已经维持超过1年;这名患者此前已经接受过PD-1抗体O药联合CTLA-4抗体Y药治疗,疾病进展后入组接受单药TIM-3单抗治疗,结果肿瘤大面积缩小,疗效长期维持,的确堪称成功案例,不过这个比例实在是有点低。

为了进一步探索TIM-3单抗逆转PD-1抑制剂耐药的能力,该临床试验专门入组了37例PD-1抑制剂治疗失败的患者,分成两大类:
  • 第一类,在入组之间接受过PD-1抗体治疗,但是压根没有起效过,一路都是肿瘤增大、疾病进展,这类患者属于原发耐药的患者;

  • 第二类,是入组之前接受过PD-1抗体治疗,治疗后肿瘤稳定甚至出现过肿瘤缩小,维持一段时间后,肿瘤增大、疾病进展,这类患者属于获得性耐药。


前一类原发耐药的23名患者,接受TIM-3单抗单药治疗或者联合PD-1抗体治疗,无1例出现客观缓解。

第二类14名患者,接受TIM-3单抗治疗后,客观有效率为7.1%,疾病控制率为50%,中位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达到了7.1个月,这个数字比二线化疗药好。


因此,TIM-3单抗的适应人群,很可能是那些获得性耐药且耐药原因明确和TIM-3信号通路相关的病友。未来随着分子检测的进一步完善,把这部分患者精准的挑选出来,才有望实现真正的个体化精准治疗。



参考文献:
[1]. BlockingTIM-3 in Treatment-Refractory Advanced Solid Tumors: A Phase Ia/b Study ofLY3321367 with or without an Anti-PD-L1 Antibody.ClinCancer Res2021 Jan 29;clincanres.4405.2020
[2]. PhaseI Study of MK-4166, an Anti-human Glucocorticoid-Induced TNF Receptor Antibody,Alone or with Pembrolizumab in Advanced Solid Tumors.ClinCancer Res 2021.  doi:10.1158/1078-0432.CCR-20-2886
[3]. CD40agonistic monoclonal antibody APX005M (sotigalimab) and chemotherapy, with orwithout nivolumab, for the treatment of metastatic pancreatic adenocarcinoma:an open-label, multicentre, phase 1b study.LancetOncol 2021 Jan;22(1):118-131

封面图来源:摄图网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