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没了,“世界名校”的排名怕是不保了

自媒体 自媒体

(自媒体www.77y77.com)

(自媒体www.77y77.com)

2021年,7所澳大利亚大学可能跌出“世界大学前100”的排行榜。/Pixabay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如果你以为大学排名只和学术能力挂钩,那就太天真了。事实上,搞学术向来都是一场漫无止境的烧钱游戏。世界大学排行榜的火爆,更是加剧了大学之间围绕资本的“军备竞赛”。
中国留学生没了,“世界名校”摇摇欲坠了。
 
疫情爆发之后,中国留学生被困国内,西方大学的“摇钱树”随之折断。

英国13所大学面临破产,损失高达190亿英镑;美国大学财务危机深重,靠减薪、裁员、推迟项目缓和危机;澳大利亚教育市场全线崩溃,被迫大幅度削减支出。因为新冠疫情导致的中国留学生数量的锐减,把欧美各大高校推进了史无前例的“至暗时刻”。
 
更出乎意料的是,少了中国留学生,多所名校在世界大学排行榜上的位置也坐不稳了。根据英国《每日邮报》1月4日的报道,由于赴澳中国留学生的急剧减少,澳大利亚各所大学财政紧张,科研资金或被大幅削减,进而可能让7所大学跌出“世界大学前100”的排行榜。

少了中国留学生,多所西方大学深陷财政危机、运转失灵。/图虫创意

没错,你以为靠“学术能力”PK产生的世界大学排行榜,因为中国留学生的撤退,露出了和资本的近亲关系,面临大规模洗牌。
 
事实上,大学排名早不只是“学术”的事儿了,它已然成为一门“产业”,且时刻牵动着政府决策、高校发展的神经。为了在世界排名上争得一席之地,西方大学无一例外地都被卷入了资本的军备竞赛——不管高校乐不乐意,从科研资金到基础设施,都需要疯狂砸钱。
 
中国留学生,便成了“世界大学排名”赛场外的“财神”。
 
对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16年就发出质疑:世界大学排名是否给高等教育带来的弊大于利?

各大世界大学排行榜,已经成为学生们的择校圣经。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对“大学排名”的狂热信仰始终没有消退。它像是一场高烧,在全世界的高等教育行业持续发作。

中国留学生
西方大学的“天使投资人”
 
不夸张地说,欧美飞速发展的教育产业,靠中国学生撑起了半边天。
 
“中国留学生不返澳交学费,澳洲大学的新楼都盖不下去了”,疫情爆发以后,赴澳留学生急剧减少,澳洲各所大学的财政受到重创,实施中的建筑项目因为缺钱而停工。

《悉尼先驱晨报》的报道:疫情期间,大学财政低迷,学校建筑项目被迫搁置。

试问,中国留学生到底有多能“打”?在英语国家的一些大学课堂上,中国面孔已经占到了大多数。
 
BBC的调查显示,从2008年到2018年间,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数从10万人增长到35万人。如今,在美国的3个留学生中,平均就有一个是中国人。
 
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HESA)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学年,在英的中国留学生超过12.03万,约为第二大生源国印度学生数的五倍。
 
此外,中国留学生每年给英国贡献17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50.6亿元)的学费收入。这是什么概念呢?英国热门大学的总收入,有超过1/5都来自中国留学生的钱包。
 
英国热门大学的总收入,有超过1/5都来自中国留学生的钱包。/微博@伦敦大学学院-国际学生办公室

澳大利亚的高等教育体系,则是英语国家中最依赖中国留学生的。
 
2018年,澳洲“八大”高校中的悉尼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莫纳什大学3/1的收入都来自国际留学生,其中,中国学生为第一大金主。
 
澳大利亚天主教大学校长格雷格·克雷文表示,中国留学生为澳大利亚每年的教育创造了70亿澳元(约合人民币348亿元)的收入。
 
欧美大学对中国留学生的热情扩招,恰是全球高等教育市场化的结果。
 
自2010年起,英国政府全面启动了针对高等教育的 “经费削减方案”——大学预算削减高达40%。过去10年间,大学的科研经费减少了12.8%。澳大利亚也是如此,在过去十几年间,政府不断缩减用于高等教育的资金。

欧美大学对中国留学生的热情扩招,恰是全球高等教育市场化的结果。/图虫创意

大学成了一个娘不亲爹不爱的“孩子”,被抛给了国际市场。
 
面对如此大的财政缺口,欧美大学只好通过扩招国际留学生、从留学生身上“薅羊毛”,来弥补公共经费的缺位。
 
然而,过度依赖国际学生给这些英语国家的大学带来了不可估量的隐患。一场疫情导致的留学生规模的缩小,就足以让这些大学深陷财政危机、运转失灵。
 
科研资金告急、高校教职岗位流失、政府补助迟迟申请不到……
 
伦敦帝国学院校长加斯特指出,政府把支持学术工作的责任都转移给了国际留学生,让高校的抗风险能力变得不堪一击。
 
当然,最为致命的是,当国际学生的学费变为高校科研资金的基础,学术的前途就变得风雨飘零。

一场疫情导致的留学生规模的缩小,就足以让这些大学深陷财政危机、运转失灵。/pexels

大学排名
一场资本的“军备竞赛”
 
高校科研资金不保,意味着名校们的世界排名可能也不保了。
 
不久前,英国《每日邮报》就担忧地写道:因为中国留学生数量的缩减,澳大利亚高校科研资金受到重创,进而可能会让7所名校掉出“世界大学前100”的排名。
 
如果你以为大学排名只和学术能力挂钩,那就太天真了。事实上,搞学术向来都是一场漫无止境的烧钱游戏。世界大学排行榜的火爆,更是加剧了大学之间围绕资本的“军备竞赛”。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6年的一项研究,世界排名前200位的大学,平均年收入都超过20亿美元。
 
世界名校,哪一个不得财大气粗?/图虫创意

的确,科研能力的前置条件就是砸钱。实验室、仪器设备、试剂,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要把钱烧在什么地方。加上科研项目周期之长、失败次数之多,一个项目,动辄就需要上百上千万的经费。
 
那么,如何能拉来更多的科研资助呢?
 
学校的声誉也至关重要。自我包装、搞好公关,有助于吸引更多的资本,从而投入科研、提升学术能力。
 
那这些钱从哪来呢?除了小幅度提升本国学生的学费,最便捷的方式就是从海外拉来“不差钱”的留学生。因此,人口第一大国中国“首当其冲”。
 
关于世界大学排名如何把大学卷入“资本竞赛”,美国名不见经传的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的“逆袭”便是个好例子。

该校的招生主管威斯·瓦戈纳则指出,为了能在U.S. News的大学排名上获得更好的声誉,美国各所大学都开始致力于为自己打广告。花上亿美元改善校园设施、掷重金建设超高水准的体育馆,不过是为了让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更具“吸引力”,从而引来更多的生源和经费赞助。
 
紧追着U.S. News大学排名的指标,得克萨斯基督教大学在7年时间内,成功上升了37个名次。
 
得克萨斯基督教大学的“策略”只是世界范围内高校的缩影。纵观全世界,那些“底子不错”的高校都难免被卷入“盖楼”、“拉赞助”的热潮里。
 
拔地而起的豪华教学楼、至尊图书馆、五星级厕所,以及各种高科技基础设施……各大高校争先恐后地打造“神仙校园”,一出手就是上亿美元,只是为了吸引国际留学生的注意。
 
在澳大利亚,中国留学生群体普遍持有一种“金主”但非“爸爸”的自觉:每当大学新盖一栋楼,大家都会感叹一波——哇,这是拿我们高昂的学费和“挂科费”砸出来的。

莫纳什大学LBT教学楼,耗资2.25亿澳元。/微博@AC建筑创作
 
这话不假,留学生需要缴纳本国学生2到3倍的学费,每挂一门课便需要“重修”,也就是需要再支付平均超过4000澳元(约合人民币2万元)的重修费。
 
如今,欧美高校的“市场化”越来越明显,不少大学为了抢学生,甚至在官网上配备了在线人工咨询和中英双语服务。如果不仔细看网址,热情的弹窗一出——“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呢?”,还以为自己误入了黑心留学中介公司。
 
世界大学排名的“暗箱操作”
 
过去十几年间,世界大学排行榜俨然成了全球高等教育的“风向标”。
 
中国有多少大学能够进入“世界百强”?国际排名上升or下降?出国留学选择什么大学?排行榜的变动,每年都牵动着我们的神经。
 
但大学排行榜,从来都非我们想象的那般“理中客”。
 
就拿我们最熟悉的“四大权威”大学排名榜来说,QS世界大学排名、泰晤士世界大学排名、U.S. News世界大学排名、ARWU 世界大学学术排名(简称“上海交大排名”),它们背后都有商业机构的身影。

ARWU世界大学学术排名的前身是上海交通大学排名。/知乎

令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全球第一个综合性的大学排名——ARWU世界大学学术排名,最早是我们中国人的“发明”。
 
ARWU世界大学学术排名诞生于2003年,起初由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编制发布,但自2009年起,商业公司——上海软科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接手了该排名的制定。
 
同样,2004年,由私人周刊《泰晤士高等教育》和国际教育咨询公司QS共同出版的《年度世界大学排名》,也并非是“政府机构”或“非盈利性教育机构”做出的评估。

QS,是一家英国的国际教育咨询公司。/QS官网

上海交大创办“世界大学学术排名”的初衷,是为了给中国大学的发展做参考,以了解国内大学和世界一流大学之间的差距。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教育咨询公司和媒体机构参与发布自己的世界大学排行榜,“暗箱操作”也开始悄悄潜入,进而让大学排名榜的客观性成谜。
 
虽然“QS”、“泰晤士”这些排行榜的各项指标明晰,但是调查方法、筛选过程都存在很大的争议。
 
目前来看,四大世界大学排名都在强化西方中心——把英语学术期刊作为学术评价标准,不仅偏袒了英语国家的大学和学术研究成果,而且在这一过程中强化了西方话语和价值观念。此外,这些榜单无一例外地注重理工科,轻视人文学科。
 
如果细看各个排行榜的指标,也会发现其中存在不小的主观操作空间。
 
QS大学排行榜的指标。/QS官网

例如,QS 世界大学排名侧重学术领域的同行评价(占40%),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样的“同行”有资格参与调查呢?
 
根据台湾国立大学的学者黃慕萱的研究,QS在选择参与者的时候,包含不小的“选择性偏差”——英联邦国家的问卷占所有问卷的32%,美国仅占10%,亚洲国家占12%。这解释了为什么英国的QS排名偏好英国的大学,而来自美国的U.S. News排名偏好美国的大学。
 
英国大学,在QS上的名次要远高于在U.S. News上的排名。/QS

其次,该研究也指出,QS问卷的应答率不到1%,选择回复邮件、电话调查的往往是职级较低、空闲时间较多的学者,而非我们想象中的“学术大佬”,权威性固然存疑。
 
此外,考虑到这些排行榜的背后都是盈利机构,它们是否会为了利益而操纵结果?这种质疑也不是全无道理。
 
仍旧以QS为例,QS的商业模式包含承办研讨会、学术活动、出售QS Stars的大学评级服务等等。根据2012年《纽约时报》的报道,爱尔兰的利莫瑞克大学(University of Limerick)在购买QS Stars的评级授权服务后,摇身一变,成为“QS 5星级大学”。
 
然而,尽管围绕世界大学排行榜的争议不断,世界大学排名还是在过去二十年间成为了我们的择校信条。

B站上的“豪华宿舍”分享视频。/B站@-微醺月球-

这和整个留学产业的蓬勃发展也息息相关。当你犹豫是否出国的时候,留学中介一定会向你亮出世界大学排行榜,告诉你面对世界名校,你无需望而生畏,只要“努力”就可斩获世界顶级大学的offer。
 
于是,世界大学排名的“迷思”在教育中介的传播下,再次遭到强化。
 
当世界大学排行榜成为政府决策、高校发展的参照系,当大学排行榜成为学生们的择校圣经,恐怕没有一所大学,可以在“排行榜”热潮中置身事外。
 
大学排行榜上的指标,成了高校头上的紧箍咒。
 
但这场疫情至少让我们看到,你以为财大气粗、自身实力够硬的西方大学,可能只是因为中国留学生的撤退,就开始囊中羞涩、排名一落千丈了。
 
仅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就无需再把世界大学排名当作是“绝对真理”。
1.Universities face ‘wipeout’ if Beijing bans students | The Times
2.UK universities see boom in Chinese students | BBC
3.Mu-Hsuan Huang, Opening the black box of 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Research Evaluation, Volume 21, Issue 1, March 2012, Pages 71–78, Opening the black box of 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4.“疑”:“排名工程”造就“一流大学”?| 21世纪经济报道
5.大学排名:濒临倒闭杂志社的自救之举 | 學人scholar
6.大学排名是门好生意!揭秘全球3大机构如何操作榜单 | 天下杂志

微信更改推送规则
点击【在看】【星标】

在每一篇推送里,与新周刊及时相遇

推 荐 阅 读

点 击 图 片 即 可 阅 读 全 文

这年头

谁还不是被逼着成为自己的气氛组


一回归就是9.6,这部国综才是真顶流


比起离婚,我更想要这些冷静期

看了蓝领的工资单,格子间白领都哭了


比周末还要上补习班更惨的

是补习班跑路了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