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

自媒体 自媒体

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自媒体www.77y77.com)

编者按:特朗普执政以来,中美关系正在发生一系列重大变化。如果说特朗普执政第一年对华战略及政策尚处于碎片化状态,那么,2018年则标志着美国的对华战略及政策已经具体化、系统化了,并已进入到推进实施阶段,对人们所习惯和熟悉的中美关系带来很大变数。特别是随着美国政府先后出台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家防务战略报告》《核态势审议报告》,以及特朗普的国情咨文等一系列文件后,从不同角度对中国重新定位,并明确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说明中美关系已处于一个正在急剧变化的质变过程中。那么,如何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这不仅是一个值得研究探讨的问题,而且还是一个必须要面对和处理的现实问题。对此,军事学者徐秉君对该热点问题给以深度分析解读。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

特朗普签署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 

一、中美关系已进入战略调整的质变期



自1979年中美建交到现在近40年的时间里,中美关系总体上是积极健康发展的,在特朗普之前的各届美国政府,总的说来还是将中国视为战略合作伙伴的,尽管期间也发生过激烈的冲突和分歧,美国甚至多次对中国进行战略围堵、经济制裁,但在官方文件谈及中美关系时,一般是先讲中美之间的合作及共同利益,然后再讲中美之间的分歧与竞争,主流还是强调合作的。

特朗普执政后,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开始发生变化,新近公布的一系列文件,却不再谈合作,而是只讲一面并直接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特朗普将中国称为“修正主义大国”;美国国防部的《国防战略报告》也多次提及中国,指称中国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

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

特朗普签署制裁中国的“备忘录”,对总价值约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 

随着特朗普执政地位的稳固,为了赢得2018年的中期竞选,特朗普不遗余力地推行其对华新战略。主要体现在一下几个方面:

在战略上,把中国重新定位于“战略竞争对手”。特朗普政府新近公布的一系列政府文件中,都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新版《国防战略报告》明确指出,“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中国使用掠夺性的经济手段来恐吓邻国,并且军事化南海地区。”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更加强调对华竞争与遏制的一面,通过国际舆论造势,宣扬“中国威胁论”,鼓动其盟国、欧盟、以及中国周边国家对华遏制并施压。华府这种由“战略合作伙伴”到“战略竞争对手”的变化,说明美国已经完成对华政策的战略布局,同时也把中美关系推入战略调整的质变期。

在经济上,不惜发动中美贸易战。在“让美国再次伟大”“美国优先”核心理念的推动下,特朗普政府强调所谓“公平和对等贸易”,推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因此,中美经贸碰撞便成了一种新常态,同时也成为特朗普政府对华强硬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特朗普政府看来,中美关系紧张还没有达到直接对抗的程度,最有效的手段还是从贸易战入手。今年7月11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的措施。8月2日美国贸易代表声明称拟将加征税率由10%提高至25%。美国不断升级贸易战,无非是想要中国屈服并按美方的“规则”行事。因此,美国软硬兼施,一方面不断升级贸易战,一方面又要和中国谈判。然而,中美在经历了三轮贸易谈判后,美国仍然单方面放弃协议。由此可见,特朗普政府原本就没有诚意与中国就贸易问题达成和解。尽管目前这场中美贸易战的前景还不明朗,但已很清楚美方的真实意图并不在和谈,而是意欲对中国进行一系列打压,以期在最终的谈判中为美国获取更多的利益。

在军事上,推行“以实力求和平”。特朗普上台后,一直致力于“让美军再次强大”。一方面是,大幅度增加军费。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批准的国防预算首次突破7000亿美元大关。今年8月1日美国参议院批准最终版《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国防预算高达7160美元。该预算案主要通过硬软两方面强化美国军事力量。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说,此次预算案乃“重塑美军,以震慑敌手,坚持政府以强力获和平的立场”。另一方面是,美国把战略重点转向亚太,以印太战略取代亚太战略,意欲将印太地区整合起来重新进行规划和部署,彰显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军事存在。再一方面是,采用多种手段遏制、打压、制衡中国。如美国从双边和多边层面强化亚太同盟体系,对中国形成战略合围之势。并开始启动美日印澳四边协调机制,将利用多边同盟体系或协调机制来制衡中国。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出现了支持强化台湾的“国防军事实力”、扩大联合演习、军售及高层军官交流,并在“台湾旅行法”的前提下,促进双方官员互访等多条条文,,表明美国的对华政策也将发生重大改变。

从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的对华政策来看,美国对中国的一系列举动绝非是一时脑热的随意之举,而是从战略(绝非是战术)层面,有计划、有步骤、系统地、全面地把中国从“战略合作伙伴”推向“战略竞争对手”,从而导致中美关系正在发生质的改变。

二、中美关系缘何由“战略合作”走向“战略竞争”?



回望历史,中美关系经历了一个复杂多变的过程。这期间既有艰难的破冰之旅,又有友好合作的10年“蜜月”;既有国内外形势变化引起中美关系的严重冲突,又有经历冲突后两国关系的战略重建;既有符合两国利益的“战略合作”,又有中国的壮大崛起而引起美国及西方的“恐惧”,从而导致特朗普政府放弃“战略合作”,转而走向“战略竞争”。

自1972年尼克松访华打开中美关系大门以来,中美关系基于国际战略需求开始走向正常化。1979年中美建交后,双方开始扩大经贸关系和人文交流,中美开始了近10年的合作“蜜月期”。

然而,从1989年到2009年,由于国际和国内的形势发生巨变,特别是1991年苏联解体后,中美建交的重要基础不复存在,战略上的共同利益消失,美国则把下一个战略对抗目标指向中国。这一时期中国的实力还不够强,而美国在苏联解体后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因此美国开始全面打压遏制中国。特别是利用台海危机、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挑起南海撞机事端等进行战略试探,同时利用人权和最惠国待遇以及中国加入WTO等,对中国进行施压和围堵,从而给中美关系造成严重危机。

可是,2001年的“9·11”事件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美国又认识到,在一些重大的国际问题上还离不开中国的合作与支持,而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同样也离不开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支持与帮助。因此,尽管双方的矛盾冲突不断,有时甚至达到岌岌可危的程度,但是双方基于各自的利益,又开始重新思考构建未来两国的新型关系。

2009年-2018年,近10年的时间里,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2010年中国的GDP超过了日本,从曾经世界上最大的贫困国家一举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然,这一成就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成果,但这样的发展速度的确令世界惊讶!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壮大,引起美国及西方“恐惧”与“担忧”。因此,奥巴马政府认为,中国的发展开始对美国的地位发起挑战。而特朗普政府则认为,中美关系已经表现出竞争大于合作,所以把中国重新定位于“战略竞争对手”。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美国对华政策发生这一重大变化?

一是“战略合作”的基础不复存在。无论是1972年打开中美关系大门,还是1979年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其“战略合作”的基础是构成中美苏三角关系,通过中美“战略合作”形成对苏联的制衡。1991年,随着苏联解体,从而导致这种三角关系失去一角,也使中美失去了制衡的对象。因此,美国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略调整。

二是中国并没有按照美国设想走向西方民主。美国意欲通过与中国的接触和“战略合作”,最终把中国纳入美国西方民主轨道,尤其是苏联解体后,更加速了美国推进西方民主制度的进程。然而,中国并没有按照美国设想的那样发展,而是走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在美国看来,中国的发展和崛起无疑对其世界霸权地位构成严重威胁。

三是中国的崛起和高速发展令世界惊讶,从而使美国精英界对中国的认知发生变化。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引起了美国政界、学界、军界的焦虑和不安,认为美国之前的战略失败了,因此必须要调整对华战略,并前所未有的高度一致对中国施压,从而开始全面围堵和遏制中国。

三、沉着应对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



中国的进步、发展和崛起无疑是对世界的贡献,但由于中国的制度不同、文化不同、价值观不同、发展道路不同,所以被特朗普政府和美国的精英界认为是“修正主义国家”,中国的崛起正在“修正”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并在塑造一个在价值观和利益上都与美国背道而驰的世界。这对于世界头号霸权主义美国来说是不能容忍的,因此特朗普政府在新近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文件中,突出地把中国和俄罗斯一起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并把这种竞争赋予零和性质。基于这样的认识,美国改变对华战略也不以为怪。

但中美两国毕竟是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事实上中美关系已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在国际关系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并对整个世界都会产生重要影响。尽管种种迹象表明,中美关系已经进入到渐进的质变过程中,但作为负责任的两个世界大国,应该把控好质变中的双边关系,因此要增进了解,加强沟通,增强互信,避免误判,管控风险,并重新确立具有建设性的双边关系。

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表态说:中方不想跟任何人打贸易战,但如果有人非要逼迫我们打,那么我们一不会怕,二不会躲。 

然而,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架势,中国也必须以足够的智谋和准备加以应对。

首先,要看清中美关系的新变化。长期以来,在中国的学界一直把中美关系定位于“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现在看来这种定位并不准确,由于定位偏差往往导致预判不准,甚至出现误判,从而造成战略上的被动。例如,1989年中美关系突然恶化;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南海撞击事件;制造台海紧张局势等,都是美方在主动出牌,而我方处于被动应对状态。当然,当时中国的整体实力较弱是一个方面,但缺乏预判和主动应对的教训还是应该汲取的。现在尽管中国希望中美继续共同合作,但必须要丢掉幻想并保持清醒的认识,因为美国已经把中国明确定位于“战略竞争对手”了,中美关系正在发生质的改变,重要的这种改变不是策略调整,而是战略改变。

其次,要准确定位当前中美关系。尽管特朗普推行的一系列政策使得中美关系出现一些新变化,但我们也要看到经过建交近40年的积累,中美两国关系健康发展的一面。因此重新审视和构建新型的中美关系,确立一种适应两国关系的新定位。从目前情况来看,中美关系还不至于发展到直接对抗,即便将中美定位于“战略竞争对手”,也还离不开中美之间共同合作,只不过之前是“既合作又竞争”,而现在转为“既竞争又合作”。这种顺序的变化正反映了中美关系的现状。

三是,要采取主动积极的战略反击。这里说的战略反击不是战略对抗,而是以主动积极的姿态让世界了解,中国的崛起不是争夺世界霸权,而是一种和平崛起。中国将同各国人民同心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

当然,中国也不怕在前进道路上遇到的各种阻力,因为中国历来都是逆境斗争中走向成功的。中国革命如此,改革开放也是如此。无论是昔日的战略围堵还是今天的贸易战,都不能阻挡中国坚定不移的前进脚步!

就中美关系而言,斗则两伤,合则互利,我们希望合作共赢,但也绝不惧怕竞争甚至对抗。现在这点贸易战能和1840年比吗?能和14年的艰苦抗战比吗?能和当年美国支持下的国民党800万军队比吗?能和上世纪50年代的抗美援朝战争比吗?但弱势的中国最终却是一步步走向胜利!毛泽东当年在《别了,司徒雷登》中曾这样说过:“多少一点困难怕什么。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难道美国这么健忘,还要走司徒雷登的老路?奉劝美国政客和各界精英,不要低估中国顽强的意志和坚强的决心!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已向世界表明,中国的崛起是对世界的贡献。中国和平稳定的发展,将为充满不确定、不稳定的世界带来更多的确定性和稳定性,同时也为世界和平、发展、稳定提供更有力的支撑。因为中国的发展战略决定,中国始终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 END -

  华语智库专栏作者  |   徐秉君

军事学者,新华社“瞭望智库”军事观察员,观察者网、凤凰军事专栏作者,《科技创新与品牌》杂志社军事顾问,《中国航空报》、《科技日报》、《南方周末》等报社特约军事专家和特约撰稿人。

华 语 智 库

更 多 专 家 解 读 可 按 国 家 查 看 文 章

长 按 下 方 二 维 码 , 关 注 本 公 众 号

把控质变中的中美关系

专家  |  深度  |  权威  |  原创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