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一涉黑团伙被端后,当地猪肉价格大幅下降

自媒体 自媒体

刚刚过去的中秋节,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居民张萍发现,菜市场的猪肉价格,比去年同期每斤下降了3元;一家关门停业一年的肉铺,又重新开张了。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自媒体www.77y77.com)

看似细微变化的背后,是当地一个“肉霸”涉黑组织的覆灭。除暴安良,一切为了给群众“稳稳的幸福”,这只是湖北扫黑除恶工作的一个缩影。今年以来,湖北政法机关提高站位,坚持群众路线,强化通报曝光,依法严惩黑恶犯罪。截至8月底,打掉涉黑组织41个、涉恶团伙1421个。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黑肉霸”的第一个袭击对象,三根肋骨被打断


“再去赤壁运猪肉,见一次砸一次!”被砸过5次的受害人罗新刚依然清晰记得第一次被砸后,“那些人”嚣张的气焰、目空一切的神态。


他说的是以阮建国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所组成的“地下稽查队”。今年2月,湖北省咸宁市公安部门已全面收网,一举端掉该涉黑犯罪团伙。


该案是中央今年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湖北打响的“扫黑除恶第一枪”。


“阮建国、佘益功、胡细华三人,是在2010年11月入股经营武汉咸宁市温泉城区民康畜生屠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民康公司)的。”


他们主要从事生猪定点屠宰经营,为了垄断集贸市场生猪供应,他们通过暴力手段,禁止经营户到民康公司以外的屠宰场购买猪肉,严重破坏了当地生猪市场。


他们盯上的第一个打击对象王祥兴,是鲜肉代理老板、市场主要供货商之一。


湖北一涉黑团伙被端后,当地猪肉价格大幅下降

受害人王祥兴(左一)在现场接受媒体采访,控诉“肉霸”罪行。


受害人王祥兴回忆,2017年3月前后,他就被砸了两次,“这群人一般选择凌晨打砸”。


“有一次是凌晨1点左右,我运送40头生猪刚停到菜市场门口。不远处小轿车上,就下来三个蒙面人,一手拿着锤子、一手拿着钢管,二话不说直接开始砸!车玻璃、车门和车灯都被砸破,车胎也被扎破了……”


我就对着他们喊了一句:“‘你们干什么?’他们直接过来,连我也打了。事后我被送到医院,检查发现三根肋骨被打断,需要立刻住院,住了一个多月才回家休养。”


他算了算,两次住院、修车花费将近3万元。与代理方签订的合同也无法中止,代理费用还需继续缴纳,一年费用约十多万元。“这段时间的损失,保守估计有六七十万元。”


“地下稽查队”行凶


“屠宰生猪的数量直接决定了公司利润,阮建国逐步垄断咸安、温泉城区猪肉市场,每头生猪收取费用146元,是其它屠宰场费用的3倍。”办案民警说。


尝到非法暴利的滋味,阮建国纠结一帮“小混混”,成立了四五人一组的“地下稽查队”。一发现运送和经营“外埠肉”的人员车辆,“地下稽查队”就手持鱼叉、砍刀、匕首等凶器,在公路、小巷肆意打砸托运车辆、扣押收缴“外埠肉”,甚至砍伤受害人。


一位小商户回忆,自己将多余的肉拉到城里来卖,结果在路上遇到“地下稽查队”。“他们将我拦到马路边,说肉有问题,两章两证不合格,直接拿走一半肉离开。事实上,我所有证件都是检验检疫部门合法开具,不存在什么不符合的现象。”


遭遇更惨的是罗新刚。


这名货运司机先后被打砸5次,花费3万多元,至今左手不能正常活动。“医生初步诊断,可能致使终生残疾。”


罗新刚回忆:“2017年8月18日第一次砸车,我当时运生猪在赤壁回咸宁路上,被钱广为等7人的‘地下稽查队’拦截,直接开始砸车,前后玻璃、大灯和后视镜都被砸坏。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又把车胎给扎破,吼着着说:‘再去赤壁运猪肉,见一次砸一次!’”


湖北一涉黑团伙被端后,当地猪肉价格大幅下降

罗新刚家被轧坏的轮胎。   张昆摄


最让他痛苦的是2017年9月8日,第二次打砸。


当晚,罗新刚把车停到家门口,忽然看到4个戴着口罩的男人从旁边的小轿车下来了。


他看情形不对,连忙锁车门,可是还是没来得及,罗新刚血溅当场。

约两三分钟后,行凶者打算开车离开。满身伤痕的他愤然搬起石头,向他们的车砸了过去,砸破了后挡风玻璃。“他们下车又向我扑过来,我立刻跑回家把门反锁。后来,警察赶到,我才敢去医院。”


湖北一涉黑团伙被端后,当地猪肉价格大幅下降

罗新刚停在家门被砸车辆。 张昆摄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被砍的小臂虽然接好了,但至今也不能正常握拳、伸直,医生说估计以后也很难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了。当时,我要是能够及时去武汉治疗,可能就会痊愈……”


由于手的原因,罗新刚再不能进行大量的体力劳作。目前家里主要靠妻子做厨师来维持,罗新刚只能开着那辆被砸过的车,帮别人拉点零活。


在受害者的血泪之中,这个黑社会组织逐步形成“骨干成员相对固定,层级结构清晰明确”的金字塔式结构:阮建国、佘益功是组织者,享有绝对“权威”;胡细华、刘明玉、盛周红是积极参与者,完成公司日常业务;钱帅、盛文、盛辉等是一般参与者,充当打手。阮建国给骨干成员发放工资、奖金,给作案的社会闲散人员提供佣金、报销作案车辆费用等等。


办案民警介绍,“地下稽查队”故意招募残疾人白磊(双手截肢)、刘盛林(心脏先天性缺陷)和两名16岁的未成年人充当打手,“表现出阮建国有较强的逃避打击意识和能力”。


黑恶“保护伞”闻风通知“暂停工作”,被打掉


2016年,阮建国又合并成立了湖北联鑫畜禽屠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鑫公司)。


联鑫公司成立后,为进一步扩大其黑恶势力影响范围,阮建国开始处心积虑,寻求“保护伞”。他聘请武汉咸宁市某镇原党委副书记刘明玉为公司“代言人”,直接指导公司高层运营。


办案民警介绍,刘明玉利用权力,为联鑫公司更换两章两证(动物检疫合格证、肉品品质检验合格证、动物疫苗合格证印章、肉品品质检验合格证)提供便利条件,“甚至最后,将检疫审核工作站公然设立在联鑫公司内”。


当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话会议后,刘明玉立即通知“暂停工作”。但这并不能掩盖其罪行。


警方还查出,阮建国向咸安区食药监局党组成员、稽查分局局长王永武行贿10万元,还每月给予咸宁市咸安区食药局队长饶伟平一定份额的“稽查费”。甚至,这个黑社会头目公然安排人员,“挂靠”到咸安区食药局稽查局分局当“内线”,以协管员的身份参加日常检查工作。


经过对200多人的走访,警方充分了解掌握了阮建国等犯罪团伙组织构成和主要犯罪事实。2018年2月5日,咸宁市警方投入200多名警力,组成8个工作小组,一举成功摧毁该涉黑犯罪团伙,破获相关案件16起。全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7人,其中逮捕22人,取保候审5人。


湖北省咸宁市警方向纪委、监委移送腐败线索3条之后,7月25日,咸宁市纪委监委发布,王永武涉嫌严重违纪和职务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相关负责人介绍,查处阮建国涉黑团伙案“保护伞”问题已取得关键性进展,王永武等8名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已被立案审查调查。


湖北一涉黑团伙被端后,当地猪肉价格大幅下降


“打掉阮建国涉黑团伙及其‘保护伞’后,我们到咸安区进行了走访,生猪屠宰、销售市场已经趋于平稳,猪肉价格大幅下降,群众对此纷纷点赞。”7月17日下午,湖北省咸宁市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黄光明介绍。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阮建国在咸安区食药监局党组成员、稽查分局局长王永武等人的庇护下,纠集十余名社会闲散人员,成立“地下稽查队”、“地下出警队”,配备制服和胸牌,以维护秩序的名义对咸安区经营生猪屠宰、销售的市场、店铺进行打砸抢,作案14起,5人受伤,10余辆汽车受损,从而达到恐吓、驱离经营商户,垄断咸安区生猪市场的目的。黄光明介绍,查处阮建国涉黑团伙案“保护伞”问题已取得关键性进展,对王永武等8名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王永武被采取留置措施。


2018年9月12日,湖北省咸宁市咸宁区人民检察院对阮建国、佘益功等人分别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等罪名,提起公诉。


官员作为人民公仆,本应带头与黑恶势力作斗争,但是一些人在得到好处后,成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有人甚至明里是官,暗中与黑恶势力勾肩搭背。在打黑除恶的战役中,这样一些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官员被连根拔起。他们落马后,老百姓拍手称快,为纪委监委的工作点赞。


黑恶势力的猖獗,往往与“保护伞”有关。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全省检察系统坚持扫黑除恶与“毁伞”“拍蝇”齐发力,既打黑又“毁伞”,加强与纪检监察机关的衔接,对办案当中发现的职务犯罪问题及时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同时做好对涉及“保护伞”案件的审查起诉工作。


目前,全省检察系统共向各级纪委监察委、政法委、公安机关移送“保护伞”线索39条、涉黑涉恶线索144条。


延伸阅读


湖北:以“群众路线”构建扫黑除恶“天罗地网”


群众举报涉黑涉恶线索,经查证属实,即可获得现金奖励,奖励金额上不封顶……这是今年9月出台的《湖北省公安厅关于涉黑涉恶线索有奖举报的指导意见》中的明确规定。


有奖举报,正是湖北省坚持“群众路线”,广泛发动群众、充分依靠群众,构建起扫黑除恶“天罗地网”的一个缩影。据湖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近日统计,开展专项斗争以来,已受理群众举报线索6432条,多达738名涉黑涉恶违法犯罪人员投案自首。


贴近一线,从群众中获取一手线索


熊才祥等31人涉黑案在鄂州市鄂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廖海滨等30人涉黑案在沙洋县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乔曙光等19人涉黑案在大冶市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9月上旬,湖北三地法院同时对3起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集中宣判。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李静介绍,湖北各级法院始终保持打击黑恶势力犯罪的高压态势,高质、高效审理了一批黑恶势力犯罪案件。目前,一审已审结涉黑涉恶案件近百件。


回顾这些已审结案件,不难发现,最初的侦查线索多是来源于广泛发动群众、从群众的举报中获取。


“一个地方有没有黑恶势力,群众最清楚,只要把群众发动起来了,犯罪分子就无处藏身。但往往群众对黑恶势力既恨又怕,担心‘打蛇不死’、事后报复。因此,必须广开渠道,让群众打消顾虑、踊跃举报。”湖北省委政法委委员、政治部主任王丰年说。


为方便群众举报,湖北省扫黑办在全国率先向社会发布设立扫黑除恶举报电话、信箱、网上举报平台的公告,专班专人24小时值守,并明确保密要求。


为确保举报不落空、线索不遗漏,湖北还专门制定《涉黑涉恶举报线索办理工作办法》,对线索受理登记、甄别分流、核查、反馈等环节作出明确规定。


今年9月,湖北省公安厅出台《关于涉黑涉恶线索有奖举报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群众举报涉黑涉恶线索,经查证属实,即可获得现金奖励,奖励金额上不封顶。


湖北省扫黑办还建立了线索办理月通报机制,层层传导压力,提高线索核查质效,确保群众举报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


精准打击,瞄准群众最痛恨的黑恶犯罪


民之所望,施政所向。


湖北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省综治办主任王兴於介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在紧紧依靠群众获取线索的同时,湖北将群众反映最强烈、最痛恨、最急切的黑恶犯罪作为打击重点。


在咸宁,阮建国等人为垄断生猪市场,纠结成立“地下稽查队”“地下出警队”等扰乱市场,有组织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打击从外地拖运猪肉的商贩,并寻求“保护伞”,群众对此意见极大。今年2月,咸宁公安机关集中200余名警力,成功摧毁了这一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24人团伙。


在武汉,部分“黑中介”设置陷阱,大肆侵占业主和租户资金。在走访搜集了数千条群众意见后,公安机关一举挖出安逸之家、鸿润德“黑中介”案。被告人任洪卓等26人因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分别被判处1至19年有期徒刑。


随州“村霸”连光辉从一名刑释人员“当选”村主任,把持村务,欺压百姓;荆门黄氏五兄弟以经营公司为“幌子”,形成家族式犯罪组织,拥有枪支、弹药……针对这些群众身边的涉黑涉恶团伙,政法机关采取挂牌督办、专案攻坚、异地用警等方法有效打击,对黑恶势力形成了强大威慑。


同时,政法机关依靠群众开展工作,重点排查强行销售、打砸设备等线索,锁定了一批涉及非法采砂、非法码头的黑恶势力,有力推动了长江生态保护工作。


深挖彻查,将群众满意作为衡量标准


黑恶势力猖獗,背后往往有“保护伞”撑腰壮胆。腐败与黑恶共生,严重影响民生、民心。


一函一交办、一案一查处、一件一审核……湖北坚持深挖彻查,把扫黑除恶与反腐、“拍蝇”结合起来,破“关系网”、打“保护伞”。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彭胜坤介绍,检察机关先后向相关部门移送“保护伞”线索39条。


据湖北省纪委监委统计,今年以来,,纪检监察机关已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162个,立案209人。


将群众满意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湖北还着力完善建章立制、推进治本之策。


湖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定》,这是国内地方人大常委会的率先之举。


湖北省扫黑办等制定下发《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十要素》,组织编印证据收集指引、依法打击等规范性文件,并开展业务培训。


湖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祥喜说,湖北将继续坚持“群众路线”,坚持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在法治轨道上推进专项工作,把依法开展扫黑除恶作为深化法治湖北建设、提升政法机关法治能力的重要抓手,力争让每一起案件都能经得起法律检验、历史检验。


举报电话

湖北省扫黑办举报电话、信箱、邮箱:

举报电话:027-87239049

举报信箱: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路268号省委大院省委政法委湖北省扫黑办,邮编:430071

网上举报平台:湖北长安网主页“扫黑除恶群众举报平台”(网址:www.hbcaw.gov.cn)

省公安厅举报电话、邮箱

举报电话:027-67122688

举报邮箱hbsdhbjbyx@163.com


来源 | 长安剑(ID:changan-j、作者张昆)、观海解局、湖北日报、新华社、中国青年报、荆楚网(湖北日报网)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