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扬州的烟花三月,又怎知古都春色绝?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春天实在有得忙,以至于「烟花三月下扬州」芍药想了5年都未成行,等春天过去,对扬州的执念又暂时消失了。拖着拖着,直达高铁都开通了,过去方便不少,于是最近我终于把这桩心事了了!


去了才知道,古人对扬州的褒奖不是没有道理,尽管三两日未能把它的精髓看透,但也足够心旷神怡。


因为疫情难出门,很久没发游记系列了,今天这篇是芍药久违的旅行散记,如果你喜欢,趁春光赶紧安排一趟吧。



Vol.1741
x
闲话扬州

李白好友孟浩然选择在柳絮如烟、繁花似锦的阳春三月(也就是新历四月)去扬州远游,诗仙一句「烟花三月下扬州」流传至今,于是每年3-5月游人纷至沓来,都想一睹春日广陵风采。

扬州地处长江以北,冬冷夏热,
也只得春秋两季,气候宜人,
柳絮琼花盛极,
江南的细腻柔婉才展露出来。
△ 图源:视觉中国

在唐代,扬州是仅次于长安、洛阳的第三大重要城市,也是中国对外交往的重要港埠。

隋炀帝爱扬州,这里既是他的事业起点,也是生命终点;康乾两帝六次南巡,次次奔扬州,间接推动当地园林、饮食文化发展;祖籍绍兴的朱自清自称扬州人,说「生于斯,死于斯,歌哭于斯」。

这个集北方豪迈与南方温婉于一体的城市,是一首写意诗:

慵懒比不过成都,精致不如杭州,
经济远次于上海,然它浑然一体,
连古城格局都不曾改变,
仍保持着明清时期的历史风貌。
△ 图源:视觉中国

一百多年前,当地如何搓背修脚、喝早茶、乘船赏春,今日便还如何,在时代剧烈的变迁里,它以不变的享乐主义抚平一切动荡。

不论你从哪儿来,由踏上扬州土地那刻开始,一种安全感和可确定性油然而生,几乎不需要做攻略,你就知道怎么找节奏。


芍药是3月底去的,当时已进入旺季,酒店房价十分惊人,吃饭排队半小时起步,叫车也全凭天意,稍微有点名气的店号子都很紧张。

据说因为高铁东站启用、后疫情报复反弹,清明游客更甚,早已超出接待能力,可见扬州春景有多限量。

这篇芍药就从生活、园林、非遗、味道四个角度闲叙扬州体验,给想去还没去的朋友一点助力。



扬州·慢


扬州的「慢」或许体现在当地的不事生产上,娱乐传统太多,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春看琼花,逛街游湖,可好打发。落在游客头上,那可真是满满当当的一天。

我们入住瘦西湖区,
离东关街两条街,
边上有一条窄窄的小河,
春风拂两岸,桃花点点开,
分外温柔和蔼。

梧桐还秃着,乍看是寒冬光景,
黄包车和掐菜刀的大爷坦然处之,
「你瞅啥」的内心戏呼之欲出。

游客必去两条街:东关街和皮市街

东关街是扬州城里最有代表性的一条老街,街面上市井繁华,商家林立,行当俱全,老字号商家俱在:

1817年的四美酱园、
1830年的谢馥春香粉店、
1909年的陈同兴鞋子店、
1938年的庆丰茶食店、
1940年的四流春茶社……
都在东关街,俨然活历史街区。

众多的文物古迹、私家园林、寺庙且够看个几天,不妨留意街上的玉器、漆器、伞铺、糖坊、箩匾……都是扬州手工业的缩影,扫一遍,对传统手工艺又增添几分了解。

古城区里走着,偶然撞到一两家旧货店,
完整收存着许多80、90年代的日用品,
小人书、雕花屏风、孙悟空摆件……
我的童年回来了!

另一条皮市街,历史上是做皮货生意的,连通文昌路、广陵路和徐凝门路,也是古城居民出行的重要通道。

现在已经成为文创和小清新店铺一条街啦,拥挤热闹程度丝毫不改。

年轻人都喜欢来皮市街打卡,
吃吃火锅和串串,
再到当地有名气的「浮生记」喝杯咖啡。

皮市街虽然拥堵热闹,
整体节奏延续一个「慢」字,
也是老城区换新颜的代表街道。

太阳慢慢落山,本想去追瘦西湖落日,走到半路在一条小河边停下来,桥的一头是小吃街,极尽烟火气,另一头小摊贩卖着鲜荸荠,抬头看,一轮明月已然高挂,忽然就不想走了。


郁达夫勾勒上海之态,说是「春风沉醉的晚上」,春风中飘荡着暧昧和骚动的欲望,扬州显然不是如此,更贴合徐凝那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无赖」二字,可爱亦有,可叹亦有。

扬州的「慢」,不致使游客萌生无聊之意,确有许多可爱之处。



Tips:
1.住宿可选东关街附近,或就近住到东关街里,旺季住宿单价700-2000不等,芍药的扬州朋友说,这里没别的,就住宿特别贵,所以结伴出行最佳。旺季一定记得提前预订。
2.东关街与皮市街离不远,步行可达,早上可在东关街解决早午饭,逛逛各种铺子,下午再去皮市街打卡。


扬州·园林


扬州园林始于西汉,隋唐兴盛,宋朝成熟,至乾隆时期到达鼎盛,主要分为皇家园林、私家园林、自然风景园林和寺庙园林,鼎鼎大名的瘦西湖,实际也是座湖上园林。

大概于此,扬州街头有许多「园」字号命名,个园、何园、趣园、壶园、怡园东园、葛园……倒是很有江南韵味。

私家园林·个园

以私家园林来说,芍药这次挑了个园逛逛,还想着和苏州园林做个对比。

园子外头过去是盐商的宅邸,
巷道幽窄,灰墙圆洞,也颇有看头。
△ 图源:视觉中国

个园,是盐商黄至筠的私家花园,他喜欢竹子,园子里种了许多,因竹叶形似「个」字,取名个园,园中还单辟了赏竹馆。

△ 图源:视觉中国

价值不菲的龟甲竹(左)和黄竹(右)

个园的气质颇有几分北方粗粝感,与苏式园林的百转千回差异甚大,园中以叠石精巧闻名于世,用笋石、湖石、黄石和宣石分别构造春夏秋冬四季假山。

△ 图源:视觉中国

正是百花开,
芍药见到开春以来写过的许多花,
实景测试,巩固练习

自然风景园林·趣园

或许游人太多,又或许芍药是个实打实的小清新,个园并未太打动我,反倒以早茶著称的「趣园」,景致更胜一筹。

乾隆赐名「趣园」并题笔光霁楼,
经翻新后,工整、干净,
既保留园林风格,又更符合现代审美。

亭台假山、小桥流水、
庭院深深,回廊相绕, 
早茶吃喝与游园、观赏瘦西湖同时兼得,
难怪火爆到一桌难求。


湖上园林·瘦西湖

再说经典的湖上园林瘦西湖,它是扬州最杰出的园林代表:

湖道窈窕曲折,长堤春柳、四桥烟雨、小金山、徐园、白塔、五亭桥、熙春台、二十四桥依次位列两岸景点,身在其中,就像一幅天然秀美的国画长卷。

△ 图源:视觉中国

瘦西湖原名「保障河」,隋唐以来此水道就是「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

康乾两帝六下江南,历代造园家倾尽才艺,造得「二十四景」,烟波楼阁浩渺,一时湖上园林盛极,后被诗人汪沆形容「瘦西湖」,流传开来。

△ 图源:视觉中国

游瘦西湖有两种最佳方案,一种游船,沿着乾隆游览的足迹复刻一遍,精华尽在眼底。

朱自清曾在《扬州的夏日》里形容过这份美妙:


桥洞颇多,乘小船穿来穿去,另有风味,蜿蜒的城墙在水里倒映着苍黝的影子,小船悠然地撑过去,岸上的喧扰像没有似的。


北门外一带茶馆最多,往往一面临河,船行过时,茶客与乘客可随便说话,船上人兴起要一壶茶两笼点心,在河中吃着喝着谈着。

△ 图源:小红书@一罐热茶


另一种,就是前往大明寺,登顶栖灵塔,在塔上俯瞰瘦西湖。


登顶方觉「瘦」字极得精髓,那湖并非一马平川地瘦,蜿蜿蜒蜒,割裂又聚合,东一处西一处却浑然一体,令游船之人看不透,平添许多半遮面的惊喜。



若时间紧迫,把大明寺和登顶安排在一处无疑省力,何况大明寺惊喜频出。


寺庙园林·大明寺

大明寺与一般寺庙不同,它是一座园林寺庙,又叫栖灵寺,建于刘宋大明年间,屡有兴废,现存建筑是同治年间重建。

前有牌楼,后有谷林堂,
西边有西园、平山堂,
东边有鉴真纪念堂。


整座寺庙建筑优美,寺中多处盆景参天林立,园林价值极高。况且,因为唐代高僧鉴真的缘故,大明寺是中日佛教文化交流的重要古刹。

行于寺中,许多角落都能
找到盛唐与日本寺庙的感觉。

当年唐代扬州鉴真大师到日本弘法,建造了唐招提寺金堂,成为日本深受天皇子民敬重的大师。

鉴真纪念堂由梁思成先生设计,他多次赴日参观、研究唐代庙宇风格,最终决定仿照鉴真设计的唐招提寺金堂建造,用意正是体现中日文化的互相交融。

一棵樱花树明心见性,无需多言。


鉴真弘法的故事也很动人,他六次东渡日本终才到达,五次无功而返仍不放弃,期间暑热弄瞎了眼,到日本时已是疾病缠身。

当时鉴真在扬州登船,
唐代政府并不支持,他义无反顾。
这份不畏艰险追求理想大同的精神,
而今读来依旧令人动容。

△ 图源:视觉中国

芍药去的时候樱花盛放,
寺中花草与普通园林中气韵又有不同,
花佛两相宜,一叶一菩提。

接着便可登顶栖灵塔俯瞰瘦西湖了,

楼高大约15层,有电梯不用怕。




Tips:

1. 旺季人奇多,个园可安排16:00后入场,这样最后一批旅行团基本停止入场了,那样能稍微清静地看个夕阳晚景,门票不难买,现场买就好。
2. 瘦西湖、个园、何园、大明寺均有套票,可提前在点评或大明寺公号上预约订票。
3. 趣园风景免费,喝早茶需要现场排队取号,旺季时凌晨5点就开始排队,早上七八点已经取到晚上号子,真想吃的朋友,建议淘宝上买个黄牛票,不要把宝贵时间浪费在排队上。
4. 栖灵塔登顶需要买票,票价26/人,需要付现金,现场有兑换现金点位,100起兑,自己准备还是方便点。


扬州·非遗


扬州非遗传承很多,普通游客能体验到的就是修脚和搓澡。

以修脚来说,这门职业世代传承,明清时期人们就有修脚习惯,到了民国时期,修脚界甚至出现各有专长的六大流派。

而扬州沐浴业即搓澡,更是和东北搓澡并列,称霸南北流派。

△ 图源:视觉中国

作为彻底的南方妹子,芍药当然没有机会领会搓澡的精妙,朋友们都万分好奇,于是我们在酒店选中一家看着十分权威的搓澡店,大清早就去预约,号子已排到晚上11点。


好家伙,在把东关街走了三遍、吃了串串、强忍困意后,终于等到预约时间。

换下衣服,被店员领到热气腾腾的包间,三个平时不怎么熟悉的小女孩就此坦诚相见了

按理说这一趴没有图了,
但是小伙伴靠坚强意志力按下几张。。。
先淋浴,再泡澡,
最后上搓澡台,一根毛巾搓全身。


从泡澡水、搓澡液、保养液都有中草药包和植物成分,可见扬州人热爱泡澡不完全为社交文化,也是养生治病的体现。

师傅下手很轻,一开始稍有火热热的搓疼感,很快消失,四面搓好低头一看,一床面条屑!最后辅以热毛巾铺盖身上,浇灌几次热水,呼啦啦真痛快,感觉灵魂得到了净化!


后来芍药查证了一下,这家店做外地人生意为主,本地人的真爱是市井洗浴。

老城区大通铺坐下,沏茶等待,跟着就是坦诚相见,在历史悠久的老池子里泡个通透,唤上老师傅一拭而过,最后再叫修脚师傅来个修刮捏,美丽的邂逅到位!

各位看官自行选择。

修脚、搓澡对扬州人来说,真是集休闲文化、社交、治病于一体的日常活动。



Tips:
1.早点预约早点预约早点预约
2.不必执着某家网红店,闭着眼睛挑也不会差,有兴趣可以体验本地人爱的市井洗浴。
3.生理末期的妹子可以搓,前期中期不建议。
4.不必被商家胡里花哨的噱头唬住,只需体验最精华搓澡手法,牛奶还是蜂蜜搓差别不大。

扬州·味道


扬州以盐运名扬天下,但淮扬菜却清淡至极,扬州官场饮食十分讲究,也带动盐商对饮食的极致追求,于是餐饮届有「鲁菜是官菜,粤菜是商菜,川菜是民菜,淮扬菜是文人菜」的普遍共识。

今生不吃扬州菜,枉为吃货。

周作人久居北平,批评北平没有好吃的点心;朱自清离开扬州后,又去过七八处大小地方,论点心觉得始终不及扬州;曹聚仁写《闲话扬州》时提到:

扬州之为繁华中心,她能给我们吃到一点包含历史精炼或颓废的点心吗?

扬州菜刺激性很小,又不像广东菜那么板重,颇得中庸之道。


饮食上既到了扬州,就不必标新立异,跟着老祖宗把名菜点一遍就算圆满。即使同样菜式,不同店仍能做出不同口感,各有千秋。

三丁包子,翡翠烧麦,月牙蒸饺,
千层油膏都是早茶的经典小点。


扬州人喝早茶的节奏与广州人略有类似,早起就开始喝,临了下午到茶楼里一坐又是几小时,从早吃到晚。


历史悠久又有名的早点铺子,以「三春两园」概括,即富春、冶春、共和春,趣园、壶园,有的胜在环境,有的亲民,无论哪家菜式都很一致。


在东关街上有一家「粗茶淡饭」,藕粉圆子是招牌,口感十分奇特,值得一尝,而其他小菜味道也很真诚。


另一家壶园,是我们此行评价最高的午饭选择,狮子头、老鹅、大煮干丝、文思豆腐、扬州炒饭闭着眼睛点。


茶点、正餐价格实在亲民,粗茶淡饭中点了7个菜,只花费103元,其他单价也十分公道,对比高昂房价来说,这又是扬州聊慰人心的中庸一面。



Tips:
1. 三春两园是老字号,游客众多,提前电话询问是否有位,哪家空吃哪家,不排队最要紧。
2. 一些被炒作起来的网红店铺不吃也罢,街角巷头随意挑一家,差别不大。
3. 芍药的餐厅名单供参考:粗茶淡饭、壶园美食、蒋家桥面馆、富春茶社、大潮淮、团禧



短短几日,走马观花,
芍药认为扬州行还是很值得安排一趟,
避开高峰期再去也不错,
你想要皮包水,还是水包皮呢?

最后提醒要去的朋友,
高铁尽早订票,
才能选到满意的时间段。

本文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微博
如果你喜欢这篇内容,欢迎转发朋友圈
转载请到后台回复【转载】,按要求操作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