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一个半月预订露营,想多待一晚都满了!有杭州人把出国游的钱用来买帐篷:能反复利用,还能打破隔阂,值!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这个五一假期,你出去玩了吗?


杭州西湖断桥变“人桥”,泰山顶上人从众,陕西兵马俑只见人头不见俑,洛阳龙门石窟前,游客照例大喊“我想回家!”……


和这些被收录进五一假期微博热搜的度假方式不同,这个小长假,在上海交通大学读研二的湖北妹子施施选择和从北京赶来的闺蜜,两人一起到湖州德清的莫干山,来了一场亲近大自然的露营之旅。



富阳永安山搭起了460多顶帐篷


五一假期第一天,施施和闺蜜一大早从上海乘动车出发,没到中午,两人就赶到了德清莫干山的山脚下。在山下的咖啡店,两人搭上了露营专车,车子在蜿蜒的盘山道上开了近50分钟后,终于在一处视野开阔、临近翠绿茶园的山顶处停了下来。


这一天,山上的风很大。从车上下来的两人,雀跃地奔向自己的露营位置——一处靠着山顶东边、占地不到2平方米的米白色帐篷。施施她们在露营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把防风绳分别固定在帐篷和防风钉的两端,将帐篷里的气垫床充满气,在上面放上睡袋。

  

“我是提前一个半月预订的。”施施说,本来她想和闺蜜在山上多待一晚,“结果老板说,3日根本没有多余的帐篷给我们住了。


施施订的这家位于德清莫干山上的露营地,名字叫小野露营。和小野露营一样,浙江多家露营地的工作人员都表示,不仅五一期间订满,即使五一过后的周末,也要至少提前一个月才能订到露营的帐篷。


“算上游客自己带上来的帐篷,加上我们营地出租的,假期第一天,营地就搭了460多顶帐篷。”富阳永安山慕野星空露营俱乐部运营总监安宁表示,营地包括木屋主题和星空主题在内的21顶帐篷,早在两个月前就被预订了。


“来我们这里露营的,基本覆盖了各个年龄段,从老人到小孩,可以看得出来,现在大家都很接受这种贴近大自然的露营方式。”安宁说。



花在露营装备上的钱能出一次国


虽然没能在五一假期带着全家一起露营,但杭州人花花去年到现在没少在露营上花钱。和施施只是花了600多元租帐篷不同,她光一顶帐篷就花了不少钱。


一位露营爱好者采购的部分装备


“再加上购置的天幕、户外桌椅、户外厨房、拉装备的手拉车,一系列装备花的钱,差不多能来一趟出国游了。这还算比较简陋的。”不过,这笔账花花算得很清楚,既然旅游是每年计划内的支出,这些装备买过来能反复利用,就不用太小气。


当然,前提是这笔钱花得很值。“虽然每天都要早起,但确实是很奇妙的感觉。”花花觉得,露营这样的形式突然打破了人和人之间的隔阂,一到饭点,大家都会在帐篷外忙碌起来,这边烤牛排,那边煮咖啡,时不时还互相走动走动,交流一下装备和烹饪心得。



“到了晚上,还有人架起投影仪放露天电影,篝火一起来所有小朋友都很开心。”这种体验让在城里久居的人十分受用。



去年,小红书发布过一份研究报告,对露营有意向的用户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翻了三倍。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和花花一样,因为疫情无法去国外旅游,转而选择比较新颖的露营。


安宁转行做露营前,已经做了7年的民宿生意,“露营从去年开始已经出圈,不再是户外小众人群的心头好了。”也是在去年,他身边原本做民宿的朋友,也开始转向来做露营。

  

在他看来,露营能很快被大家接受,除了本身独特的体验外,很大程度上也是被花花这样的精致露营爱好者所推动的,“现在露营早就不是大众印象里的‘荒野求生’,帐篷里会有淋浴、浴缸甚至空调,你可以一边在浴缸里泡着澡,一边听到风刮着帐篷的呼呼声,还能听到虫鸣。”



露营从业者呈几何级数增长


2017年,杭州慕仁露营副总经理小北开出第一块露营地时,很多游客不理解,为什么要花钱到帐篷里过夜:夏天闷、冬天冷,他们不太能接受这种旅游方式。但从去年开始,小北和团队明显发现,不仅主动预订的客户越来越多,国内的露营从业者也肉眼可见的变多,“可以说是呈几何级数增长。”



小北观察到,围绕着露营这条产业链,也有越来越多的厂家进入,“我们刚做露营时,国内专门做露营帐篷的厂商还没几家,前一段时间我再看,现在广州、厦门、绍兴一带专门做帐篷的供应商,已经有很多了。”

  

和民宿等在外旅游的居住方式不同,露营这种方式确实更能增强朋友们之间的情感交流。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有不少大公司选择用露营作为团建的原因,能拉近员工之间的距离。

 

“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客人,他是银行柜员。那天我们在帐篷外,围着篝火喝酒,喝着喝着他就哭了。他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和朋友们这么交心地沟通了,天天坐在柜台里,他感觉自己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在没做小野露营前,其主理人吕如赟曾去过海外30多个国家,“通过露营,我结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好朋友。”今年4月份,从媒体辞职正式投入露营创业后,吕如赟创立了小野露营。


“目前看,露营的回本周期比较快,基本一年半就能回本。”吸引吕如赟进入这个创业赛道的,还有露营本身所带的市场前景。


2019年,在最成熟的美国露营市场,露营营地(含露营车用地)的市场营收在2019年达到79.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13亿元)。而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截至2018年末,中国露营地服务的营业收入仅有1.3亿元。


这对吕如赟们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激励。在她看来,露营后面可以加的类别有很多,“我们五一假期还搞了宠物露营,之后我还准备做露营音乐节。”在她以及和其一样的同行看来,如何将露营更好地做加法,将是今后一段时间以来大家思考的新方向。


如果你有好的露营地推荐,

请留言告诉我们!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记者 万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部分照片由买了装备只露营了两次但照片拍了很多的花花提供


看完了新闻,

我们一起来听一下

今天的佩琦说新闻吧!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