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酒店血亏5亿更换大股东 酒店业的“湘军”何以至此?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自媒体www.77y77.com)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经历了一年多的股权划拨和人事调整,近日,湖南国资初步完成了对省属旅游龙头企业——华天酒店(000428.SZ)的“二次”改革重组。

 

5月18日,华天酒店发布公告称,公司原控股股东华天集团已将其所持华天酒店全部32.48%的股份成功过户予兴湘集团,后者成为华天酒店直接控股股东,而公司实际控制人仍为湖南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公开资料显示,华天酒店于1988年开业,1996年登陆主板市场。经过20多年的创业与发展,华天酒店已成长为中国中西部地区最大的民族旅游服务品牌。作为中国酒店业的“湘军”,华天酒店曾坐拥酒店60余家,客房数达到12000余间(套),连锁酒店遍布湖南14个市州及北京、武汉、长春等全国主要中心城市,并多次入选“中国饭店业集团20强”等。

 

但这家曾经风光无两的区域龙头旅企或许不会料到,上市20多年后,公司业绩将跌入谷底。2020这一年,华天酒店无论是营收还是利润都创下了近10年来的新低:营收同比腰斩至5.15亿元,净利润则延续了多年以来盈亏交替的“规律”,在2019年盈利后血亏超5亿元,降幅达1121.83%。

 

华天酒店近年主要财务指标(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其中,公司酒店业务实现营收同比下降37.08%。截至报告期末,公司自营加托管酒店共48家,其中自营酒店16家,托管酒店32家,自营酒店客房数共4990间。公司房地产业务营收同比下降94.80%。华天酒店方面解释称,酒店收入大幅下降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而地产收入下降则由于期内地产去化进展不及预期。

 

不过,从锐减的酒店数量、客房数量以及湖南国资自去年以来对其“频频动刀”的迹象看来,华天酒店业绩颓势的原因远非财报中解释的那么简单,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今天,新旅界(LvJieMedia)将对华天酒店的创业历程、混改重组、战略调整等方面的脉络进行梳理,试图还原酒店业“湘军”的转型发展的全貌。

 

酒店业的“湘军”

 

华天酒店的前身是湖南军区第二招待所。1983年,华天酒店正式破土动工,1988年5月正式开业。1988年之后,华天酒店开始快速发展,到1992年,发展成为湖南省第一家四星级酒店;1996年8月,华天大酒店正式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成为湖南省第一家酒店、旅游业上市公司;1997年12月,华天大酒店建立了湖南省第一家五星级酒店;1998年华天酒店与华天实业集团作为军队企业由部队移交地方接管。



2007年,为适应当时经济型酒店市场的发展,华天酒店投资成立了华天之星,作为开拓经济型酒店市场的平台,并在短短几年内占据了湖南经济型酒店市场份额的第一位。但华天之星成立之后几年的业绩不如预期,加之培育期业务资金需求较大,给公司带来负担,促成了华天酒店在2011年将其以人民币1.36亿元转手7天连锁酒店。

 

华天酒店表示,之所以将华天之星对外转让,是因为公司的发展模式已向“酒店+商业地产+旅游”转变,剥离自营经济型酒店业务,将资金集中用于高星级酒店的经营管理与旅游资源的开发。但此举在后来被业界视作其酒店业战略调整的一大败笔,华天酒店随后低迷的业绩也佐证了这一点。

 

自2012年以来,受中央 “严控三公经费”“八项规定”等政策的影响,国内的高档酒店行业的景气度急转直下,华天酒店“高端酒店主业”开始进入增长的“瓶颈”期,其中,公司2013年酒店主业巨亏8474万元。



不过,相比限制三公消费等政策影响,酒店同行们的夹击对华天酒店的影响更大。继国际酒店巨头喜来登2007年登陆长沙后,2012年10月,内资酒店巨头万达文华酒店也落子长沙,而瑞吉、希尔顿、豪廷等亦纷纷登陆长沙。这些内外资高星级酒店的抢滩登陆,分流了华天酒店的很多客源,华天酒店本土老牌霸主地位不再。

 

同时,华天酒店此前引以为傲的酒店+旅游+地产模式,也成为拖累公司业绩增长的绊脚石。2013年公司酒店主业曝出的8474万元巨亏中,邵阳华天、灰汤华天、益阳银城华天、分别巨亏2617万元、2461万元、1056万元。

 

为应对公司经营出现的低迷状况,华天酒店很快就确立“重资本、轻资产”的新型发展战略,并寻找合适时机进入新兴产业,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

 

在新发展战略的指导下,华天酒店2013年开始频繁尝试资本运作,并尝试进军当时被市场热炒的游戏行业。但作为一家旅游类的上市公司,华天酒店的转型之路并非坦途,先是与融网智慧联手成立合资公司进军手游的议案被大股东否决,后来与爱迪通智的联姻又“胎死腹中”。紧接着在2014年6月,华天酒店推出的高溢价收购其大股东旗下的旅游资产的定向增发方案遇投资者用脚投票,股价暴跌。



根据彼时的定增方案,华天拟发行1.5亿股,募资6亿元用于张家界的酒店演艺项目,以及购入大股东华天集团旗下华天国旅52.49%的股权和华天物业100%的股权,同时补充酒店主业流动资金。公司的募资计划中将有3.5亿元用于投建张家界华天城酒店和相关配套的演艺中新建设,也引发了外界的颇多担忧。据了解,张家界为国家重点景区,但目前已有三台相似的大规模演艺节目,如何在这种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实现盈利引来了外界的质疑。

 

于是,在数月后,华天酒店酝酿出了一个更大规模的混改方案,在当时国家号召国企改革的背景下,一举成为“湖南混改第一股”。

 

湖南混改第一股

 

2014年年末,饱受投资者质疑的华天酒店抛出了“扩容”后的定增修订案,公司拟以5.51元/股,发行3亿股,募资16.53亿元。募集资金的用途是:10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3.5亿元用于张家界华天城酒店装修工程及配套文化演艺中心建设;补充酒店业务营运资金。预案显示,华天酒店本次定增目的有两项:一方面是回应国企改革号召,推进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另一方面则是改善资产负债结构,优化目前酒店产业布局,加快张家界项目建设。



值得关注的是,湖南华信恒源股权投资企业(下称“华信恒源”)作为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唯一对象,将全部以现金认购,并锁定3年。发行完成后,华信恒源将成为华天酒店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达29.44%,离大股东华天集团(持股32.48%)也只差3%。


混改完成后,华天酒店进行了健康、理财、旅游等多元化产业拓展,但并未走出业绩泥潭。历年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9年公司扣非后净利分别为-2.03亿元、-2.84亿元、-6.47亿元、-3.45亿元和-2.58亿元。甚至几乎每年都要处置旗下酒店,才换得财务报表上归母净利润的盈亏交替出现。

 

2015年,华天酒店处置旗下紫东阁酒店100%股权,对价3.93亿元,确认投资收益2.38亿元,得以实现财报账面盈利。2016年,公司出售旗下银城华天整体资产,对价1.2亿元。亏损最严重的2017年,公司紧急处置子公司北京世纪华天51%股权,转让价格5.4亿元,并由此确认整体投资收益8.65亿元。

 

2018年华天酒店纳入合并报表的一众控股与参股公司中,16家业绩亏损,只有3家盈利,且三家盈利公司的净利润合计起来不到1400万元。



此外,投入巨资建设的宁乡灰汤项目和张家界项目,也让公司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公司2018年报称,由于灰汤华天体育公园高尔夫球场存在新建、扩建、球场坐标范围与实际范围差异较大问题,长沙市发改委、国土局予以取缔,并责令进行整改。高尔夫项目报损、资产实际减值的则有2.16亿元,该部分损失占去年亏损额度(4.36亿元)的45.15%。此外,投资额达到4.06亿元的张家界华天酒店2017年亏损1892万元。

 

2019年,业绩承压的华天酒店,继续频繁出售旗下子公司股权。当年12月31日,华天酒店通过计算转让价款6.08亿元和湖北华天的净资产约3.25亿元之间的差价,华天酒店确认了约2.83亿元的投资收益。正是这2.83亿才使得华天酒店的年度利润转负为正。

 

但依靠出售子公司并非长久之计,若资产出仓不利且持续出现亏损,公司将面临更大的危机。

 

华天酒店的“二次革命”

 

时间来到2020年,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使国内旅游业风云突变,此前混改成效甚微,叠加疫情的冲击,使华天酒店的业绩再次掉入了泥沼。



财报显示,华天酒店实现营业收入5.15亿元,同比下降53.59%;净利润为-5.13亿元,同比下降1121.83%。受疫情影响,公司酒店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81亿元,同比下降37.08%。公司房地产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686.19万元,同比下降94.80%,主要是本期地产去化进展不及预期。

 

其中,地产去化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华天酒店控股子公司北京浩博的资产处置。为布局北方市场,2013年,华天酒店向北京浩博增资6亿元。后因亏损严重,资不抵债,华天酒店无奈对其进行破产重整。在经历数次招募破产重整意向投资人都流拍后,北京浩搏终于在2020 年1月以7.7亿募得重整方。后因疫情影响,双方终止协议,最后以北京浩搏破产清算告终。此外,公司另一地产项目张家界置业,也以逾8000万元的报价被挂上了交易市场。

 

而对于酒店主业,湖南国资似乎对于这一省内唯一的旅游上市平台有了新的想法,决心从管理层级及人事架构上进行调整。



2020年3月,华天酒店宣布公司董事长蒋利亚、董事李征兵均因工作调整原因辞职。值得一提的是,自2017年3月上任起,蒋利亚任华天酒店董事长已有三年之久,根据公司2019年年报,蒋利亚董事长的任期终止日期为2020年9月18日。同一时期辞职的还有公司监事会主席李文峰,公司副总经理尹蔚。而公司原副总经理则被聘为总经理。

 

与此同时,公司实际控制人湖南省国资委在将所持华天酒店控股股东华天集团90%股权无偿划转给兴湘集团的基础上,再将其所持华天集团10%股权无偿划转至兴湘集团,两次股权划转完成后兴湘集团将持有华天集团100%股份。这意味着,划转全面完成后,华天酒店与华天集团皆被划归兴湘集团,变为兴湘集团下属公司。

 


仅仅一个月之后,华天酒店宣布兴湘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杨国平接任公司董事长以及法定代表人。同时选举任晓波为新一任会副董事长、总裁,聘任侯涯宾、刘胜、丁伟民、邓永平为公司副总裁,聘任刘胜为公司董事会秘书。至此,兴湘集团入主华天酒店后的高层换血尘埃落定。

 

公开资料显示,兴湘集团与华天集团改革重组,是深化国企改革的重要战略决策。据了解,兴湘集团成立于2006年9月,为湖南省属唯一国有资本运营平台。截至2020年底,兴湘集团总资产576亿元,净资产396亿元。下一步,兴湘集团将谋划华天酒店市场新定位,依托华天酒店整合其他省属企业文旅业务和资产,推动产业优势资源形成合力。

 

对于公司的市场新定位,华天酒店在2020年年报中提及,2021年公司将坚定不移推进酒店轻资产运营。公司将紧紧围绕轻资产化运营模式,实施以华天品牌和管理输出为主的酒店拓展模式,积极主动开发优质项目。同时积极探索品牌联盟的新模式,既要加快酒店托管布局,更要提升和注重托管酒店的质量和效益。

 

湖南国资对于华天酒店新一轮的改革重组及公司新的战略定位,能否使华天酒店面貌焕然一新,甚至走上酒店业发展的“快车道”?我们拭目以待。



即将于2021年7月在威海举办

第五届中国文旅产业年会

暨南北巷巡回展·山东站

6月20日17:00前

可享受早鸟优惠价格哦!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报名

详情请咨询海报内“商务合作”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