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竟问我是不是后妈?”一位癌症妈妈17年的抗癌历程

自媒体 自媒体

“儿子竟问我是不是后妈?”一位癌症妈妈17年的抗癌历程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如果癌症是人生中的一场水逆,那么水逆终将有退散的一天。今天的主人公是两位抗癌年的患者,她们在逆境中坚强,在黑暗中奔跑,最终领悟到人生的真谛。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1

林静:抗癌17年,“水逆”退散中!

(自媒体www.77y77.com)


年轻人遇到不顺的时候,喜欢将其称为“水逆”。林静在31岁时就遇到人生中最大的“水逆”——被确诊为鼻咽癌。抗癌17年,她用坚强退散了生命旅途中的“水逆”——从死神手中抢过生命,在困境中收获正能量的家人和朋友,因疾病感悟到另一种人生观。即将进入知命之年时,林静“逆龄”了。


1、孩子六个月大,我确诊癌症


2001年,孩子6个月大时,林静脖子上的肿块始终无法消退。经过多番检查,她最终被确诊为鼻咽癌。


最难以想象的事突然袭来,林静难以接受,但她很快调整了心情:“管他呢,,把身体哭垮了更不好,还不如赶紧找医生看治疗方案。”


2001年3月21日,林静开始和肿瘤竞跑,经历了28次的放疗后又熬过4次痛苦的化疗。治疗期间,她没有口水,听力几乎丧失,“整个人就像个废人”。


“儿子竟问我是不是后妈?”一位癌症妈妈17年的抗癌历程


更让爱美的她难受的是,因为放化疗身上严重掉皮,体重从119斤骤降到68斤,皮肤也变黑了,“我就像来自非洲的难民。”每当在小区散步,林静总要遭受异样的眼光,住在同一小区的亲戚都吓得不敢来看她。那段日子里,“出门”是林静最恐惧的事。


2、母子重逢,他问我是不是后妈


林静需要治疗,又怕自己的样子吓到孩子,在纠结和离别的痛苦之中,她和丈夫最后将8个月大的儿子送到亲戚家生活。此后3年多,她和儿子的见面机会屈指可数。


孩子4岁多时,林静的病情开始稳定,孩子重新被接回家。母子刚刚相聚,但孩子对林静是陌生的,不解地问:“你是我后妈吗?为什么现在才把我接回来?”孩子的归来是她抗癌的转机,生活中多了欢声笑语。


孩子要求每天晚上的睡前朗诵古诗和讲故事,这让林静开心又难受。开心的是,能亲自为孩子讲故事,难受的是,癌症带来的后遗症是“没有口水”,她比正常人更容易口干舌燥,讲完10多分钟的故事,她得喝下两瓶矿泉水。


“儿子竟问我是不是后妈?”一位癌症妈妈17年的抗癌历程


在确诊后,林静的日子如“水逆”。17年前,很多药品需要自费,丈夫正处于事业的低潮期,自己因为停薪保职没有收入,治疗和生活就像在黑暗中前行。最后一次化疗时,林静需要交纳5000元押金,但口袋中只有3000元。林静只能向亲戚借钱,方能完成最后的化疗。


为尽快还清亲朋债务,治疗期一结束,林静就立即投入到工作中。工作了一年多,债还清了,但身体再次面临挑战。有一天,林静突然吐血,被紧急送往医院,公司这才获悉她的肿瘤病史。


3、摔过丈夫电话,但感谢一路相逢


2018年4月16日,林静一家获颁抗癌好家庭的称号,回想抗癌17年,丈夫让她有安心感。


林静的丈夫并不完美。因为他有晕血症,有时候没有办法陪林静到医院治疗。在事业上升期,他难以陪伴林静一家三口好好吃一顿饭。有一次,难得丈夫和林静约好吃饭,但到了吃饭时间又临时取消。林静当场生气就摔电话。


老公会在因治疗而分居日子里每周都跑到广州看她,只要不用见到血,他都会陪林静到医院治疗,会在应酬的时候告知她具体情况让她安心,会在17年里不离不弃陪伴在她身边,林静对此知足而感恩。


4、耳朵听不清,却舞出最美姿态


2013年底,林静参加了深圳市爱康之家的希望之光艺术团。在舞蹈队女队员中,只有她是鼻咽癌幸运者,后遗症特别明显——耳朵听不清,头晕脑胀,只要脖子一转到90度就开始头晕。


在艺术团的日子是开心的,姐妹们互相鼓励,一起跳舞、唱歌、旅游,到医院鼓励更多的肿瘤患者。她也建立了“必(鼻)胜群”,分享自己的经历,给更多患者信心。


“儿子竟问我是不是后妈?”一位癌症妈妈17年的抗癌历程


现在的林静到医院复查,有医生以为她只有30多岁,这让她开心得合不拢嘴。


17年的抗癌历程中,林静的体验是,一定要放下悲伤,用平静的心接受治疗,尽量选择喜欢的事物放松心情。


“最大的心愿就是保重自己的身体,想玩就玩想唱就唱。”患病之前让自己烦忧的事“都不算事”。林静说,以前的“林静”是沉寂的树林,现在的“林静”是木木青争,林中之树青翠欲滴勇往向上。


2

方淑英:从工作狂到乐呵的生活者


将近60岁的方淑英穿着一套别着精致胸针的小洋装,头发随意扎了马尾,“以前,我一定会吹个发型才能出门,现在,随意舒服就好。”9年前,方淑英是完美主义的工作狂,患上乳腺癌后,摩羯座的她释然了。抗癌9年中,她学会了乐呵地生活,成为其他患者的知心大姐。


 1、患病后,我检讨自己的强势


在是深圳市爱康之家大病关怀中心希望之光艺术团的副团长,这是由癌症患者组成的艺术团。


2009年之前,方淑英是一家公司的财务兼总监,业务能力很强,凡事追求完美,就连每天的穿搭都是一丝不苟。在公司内部,方淑英和另一位管理者“水火不容”,一直明争暗斗。


“儿子竟问我是不是后妈?”一位癌症妈妈17年的抗癌历程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