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依旧,但玫瑰早已不再铿锵

自媒体 自媒体
风雨依旧,但玫瑰早已不再铿锵
风雨依旧,但玫瑰早已不再铿锵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2018年12月2日,前中国女足球员张鸥影因肺癌医治无效在美国圣地亚哥去世,终年43岁。经历过1999年女足辉煌的人们再一次陷入追忆,而回忆背后的现实则是,那支曾经铿锵玫瑰,距离下次绽放,仍遥遥无期。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文 | 张佳玮  某某

编辑  | 金石

      




世纪交替时,中文里有两首叫《铿锵玫瑰》的歌。一是林忆莲1999年初发布专辑《铿锵玫瑰》的主打歌。那年夏天,中国女足拿到世界杯亚军后,央视开始用这个歌名来命名中国女足。之后,田震的专辑《在路上》也出了一首《铿锵玫瑰》——这是专门为中国女足唱的。

 

直到现在,“铿锵玫瑰”这四个字,仍然是中国女足的代言。

 

只是,当下再听这首歌,开头的几句歌词就令人心头一惊,那简直就是中国女足这些年处境的真实写照——

 

一切美好只是昨日沉醉

淡淡苦涩才是今天滋味

想想明天又是日晒风吹

再苦再累,无惧无畏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

再多忧伤、再多痛苦、自己去背

……

 

除了那句“再苦再累,无惧无畏”,其余几乎一语成谶。

 

 

1


 

那支拿到过奥运会和世界杯亚军的中国女足,成立得很偶然,并不是一个长时间精心准备的结果。


当时的主教练马元安后来在采访中回忆,1993年冬天,各地方的女足一线队都在昆明训练。当时,他被足协领导找去,说女足想搞一个集训队。“集训队,不是国家队,你可听明白了。成立一个教练组,你是教练组组长。不是主教练啊!”马元安说,这是当时领导的原话。


之后,他就从各个地方队调集了一批球员集训。当时的集训队甚至没有统一的队服,“北京的穿着北京的队服,上海的穿着上海的队服,河南的穿着河南的队服,上午训练完,她们中午回到各自的队里吃饭,下午约好时间再来。”


集训后,这批队员打了一个邀请赛,之后就散了。


后来,因为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增加了女足项目,足协决定再次组建集训队,负责人还是马元安。


风雨依旧,但玫瑰早已不再铿锵

被称为中国女足教父的马元安。 图 / 网络


这支集训队在大运会上赢了美国,“比赛一打完代表团都来探望,领导们也都来了,报纸上也都登了我们获胜的消息。”就这样,女足集训队就变成了女足国家队,马元安也成了中国女足主教练。


女足穷、条件艰苦,这从来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这支女足困难成什么样呢?在1996年拿到亚特兰大奥运会亚军之前,这支女足即便是在参加世界杯时,连比赛服都没有。最后,还是靠着广州一家药厂的赞助,姑娘们才穿着统一的球衣才加了亚运会、亚洲杯和世界杯。


风雨依旧,但玫瑰早已不再铿锵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女足首发阵容。 图 / 网络


据马元安回忆,1995年世界杯前在秦皇岛集训时,球队连矿泉水都没有。队医每天早上起来熬两大锅绿豆汤,放一斤白糖进去,放在宿舍里。训练结束之后,“姑娘们都冲刺往回跑,就为了抢一口绿豆汤喝。”

 

这支女足的战绩一直很好,在亚洲无敌。1996年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就拿了亚军。但当时的这块银牌并没得到广泛认可。毕竟在奥运会上,金牌是更耀眼的存在,加之当时中国男足的成绩也还说得过去,还在“工体不败”的尾声,女足的银牌也显得并没有那么瞩目。

 

但很快,男足接连遭遇亚洲杯惨败和1997年十强赛失利。有了这种对比,1999年女足世界杯,女足姑娘们的成就也显得格外耀眼。

 

我至今印象深刻的是那届女足世界杯半决赛。先前孙雯已经纵横无敌,但面对欧洲之巅的挪威,大家心里有些打鼓。结果当场比赛,刘爱玲一个右脚凌空、一个左脚凌空,两记美妙的脚背弹射,让中国队5比0大胜——赛后,我周围许多球迷高呼:

 

“让男足来踢也踢不出这种射门来!”

 

风雨依旧,但玫瑰早已不再铿锵

1999年世界杯上的中国女足几乎所向披靡,图中从左至右分别为:白洁、刘英、刘爱玲、范运杰。 图 / 网络


所以,最后即便点球惜败美国,拿到世界杯亚军,中国球迷依然是满意的。毕竟根据当时的数据,中国只有800名注册的女足球员,而美国踢足球的姑娘有600万。

 

就这样,那一代中国女足,孙雯、刘爱玲、金嫣、浦玮、刘英、张鸥影们,成为了传奇,当年春晚,各种为她们唱起的赞歌如今仍犹在耳畔。

 

 

2


 

主教练马元安将那支女足成功的一项重要原因归结为——赶上了一批好的队员。

 

但在竞技体育的世界中,任何天才都无法对抗运动规律,只是,现实是,当中国女足成了世界杯亚军,她们反而处在了最危险的境地——

 

在1999年之前,无论成绩好坏,中国女足所受的关注和上级压力都并不大;然而1999年之后,世界杯亚军使她们没有了依照运动规律解甲归田的权利,她们被赋予了过高的期望、关注度和压力,以及许多先前未有过的干预。

 

拿到世界杯亚军的第二年,悉尼奥运会,中国女足未能进入4强,拿到第五名。而这只是这支球队坠落的开始。从2001年开始,她们已经无法在亚洲称霸,朝鲜队和日本的崛起,远远地将还在吃老本的中国女足甩在了身后。

 

风雨依旧,但玫瑰早已不再铿锵

2000年悉尼奥运会女足小组赛,孙雯带球中。 图 / 网络


只是,当时的足协领导还沉浸在世界强队的幻觉中。时任中国女足主教练马良行后来接受采访时说:“2002年我带队在武汉打日本队4比0,赛后足协说赢得太少了,当时我就说,日本队已经有模样了,他们觉得我是在找借口。”

 

事实上,几年过后,日本女足已经不仅可以称霸亚洲,2011年女足世界杯,她们甚至拿到世界杯冠军,这是最巅峰的中国女足都未曾做到过的。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中国女足0比8输给了德国队。当时,帮老女足拿到1999年世界杯亚军的老将范运杰仍在场上,此前她已经两次决定退役,但都被强留了下来。这场惨败后,她在日记里只写了一句话:“最羞耻的90分钟。”

 

风雨依旧,但玫瑰早已不再铿锵

2004年雅典奥运会女足小组赛,中国队0比8惨败德国,范运杰(左)在比赛中防守。 图 / 网络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