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ror头条】《普通人》:贩售一场限时友情

自媒体 自媒体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文|冷罐头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万物皆有灵,倘若你甘心授予其生命。

在繁多的艺术品门类中,作为大热选手的影视剧无疑是幸运的,被前来赏识的观众授予了多更生命意义。不合的打开体式会令影视剧有不合水平的生命透露,若是《通俗人》会说话,那它必然会孜孜不倦地对每个来访者说:建议独享,风味更佳。

爱尔兰西部斯来戈小镇的绿茵场上,穿戴运动装的年青年头人们正在《通俗人》中抱着球自信地奔腾着,风挟裹着荷尔蒙的味道一阵阵扑来,课桌、街角、床畔、天空、酒吧……那些填满青春的词,跟着镜头的延伸悉数铺排开来。

但与荧屏中的青春与热闹不合,《通俗人》是一部小体量的剧作,第一季共十二集,每集只有半个钟头,它更适合在某个下着雨的午后周末被打开,拉紧窗帘,斜靠在沙发前,摆荡着酒杯里的冰块与玛丽安碰个杯,然后完全放空自己,走进限时的半日沉浸。


镜像通俗人



剧刚开播,观众席就开展了一场“通俗人”与“正常人”的拔河比赛。

萨利鲁尼的原版小说名为《Normal people》,所以观众对于影视化后译名为《通俗人》一贯颇有微词,事实从角色人设的角度看,玛丽安与康奈尔都远不属于通俗人的范畴。

出场未过五分钟,玛丽安便将自己“怼天怼空气”的人设立得稳稳的,单枪匹马却表演了小型武装戎行的架势,精准轰击每一个燃起她战欲的人,所过之处火药味儿十足。

原本认为是不学无术的女混混,但跟着剧情的推进却发现并非如斯,若是说有什么比玛丽安的嘴上功夫更胜一筹,那么她的进修成就、优渥家景以及杀人的美貌都邑榜上有名。在光鲜亮丽的如意人生之外,还被镀上了一层家暴哥哥、鸵鸟母亲的悲情色彩。

作为男主的康奈尔,个性反倒没有玛丽安那样强烈,但也绝非是平常面孔。在学生时代,若是长相还过得去,适值又擅长进修或许运动,那多半会是校园的风云人物,而康奈尔却将这三点都经办在身,所以聚光灯和同伙都在他的周身环绕,颇有众星拱月的意味。然而人设并未囿于单一维度,刺目背后,也有着家景贫寒、母亲是玛丽安家雇佣女工的不如意之处。

初看之下,像极了性转版的野蛮总裁爱上我。

但一部爱情剧,能战胜文化背景的水土不服、说话之间的天然壁垒,漂洋过海在异国落地生根,所依靠的必然不单单是角色设定那么简练。

《通俗人》更像是一面镜子,撕碎了角色,将肉体下暗涌的细腻情绪悉数剥开,赤裸呈现在观众眼前。或许观众无法对遥远国度中生疏面孔的谈情说爱发生共情,但正如在人道面前众生平等一般,在情欲面前,样貌、肤色、人种……都是恍惚的。

所以尽量奇异如玛丽安,刺目如康奈尔,在爱情中的强烈奔放与怯懦不安,与每一张面孔下的灵魂都一模一样。

在爱面前,众生皆是通俗人。


以直白搅拌细腻



“在爱尔兰,异性恋可是要被烧死的。”

面临着《通俗人》中,玛丽安与康奈尔的一再纠葛,有观众这样打趣道。

深挚的概况、蓝色的瞳孔……《通俗人》中满是欧洲面孔,但这部剧的气质,却和传统印象中的欧美剧不太一样,反倒更像是将强烈明快的欧美风与娓娓叙事的治愈日剧调性糅合起来。

玛丽安切实够“直球”,毫不避讳强烈的情绪,第一集便将一句“我喜欢你”丢向康奈尔,搅得康奈尔跳跃的心久久不克停歇,颇有“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的美感。在这样的景遇下,《通俗人》的节奏就不克不直白明快,仅仅两集,便将谈恋爱的流程悉数走了一遍。

这样的“快”基因,在如今的欧美剧中随处可见,罕有的是,在《通俗人》中,极致的快与极致的细腻被巧妙地交织在了一路,笔触下镜头间,皆是对角色情绪的细心描画。那些拜别站在玛丽安与康奈尔视角的镜头,以及二人因为记忆点不合而发生的曲解与危险,都以细腻的笔触合营勾勒出了这幅静谧的“通俗人”油画。

正如观众所说:太久没有看到赞扬人这个物种的剧了。

在《通俗人》中,暗藏着好多点,原生家庭、阶级不同、性格缺陷……每个点的背后都暗涌着强烈的戏剧张力,但大段的特写镜头却心无旁骛的捕捉着玛丽安与康奈尔的每一种细微情绪,那些游离于角色之外的事物,完全没有鹊巢鸠占的机会。


以囚鸟出笼

做爱的注脚



“无论是锦绣照样抹布,都邑化为旧日时光,而旧日时光会逝去。”

在《通俗人》几乎看不到回忆镜头的穿插,一切都在平静的叙事体式中以弗成回头的姿态向前走去,正如玛丽安与康奈尔在远离两次再相遇后,面临着心里的煎熬以及害怕失去的恐惧后,照样选择了一如既往的相爱,从中传达出的是“我只要此刻”的人生立场。

如斯般的行进体式,使得观众在沉浸在景色如画的爱尔兰小镇中时,甚至会恍惚了眼前一方屏幕的边界,玛丽安与康奈尔似乎不再是遥远国度的生疏面孔,而是在真诚细腻地剖开自我往后,又以在爱中的成长与观众交流真心,成为了限时六小时的同伙。

没有什么能比成长更打悦耳心,若是有,那必然是在爱中的成长。

最初的康奈尔死将自己禁锢于他人眼中的囚鸟,害怕被孤立、害怕被非议,于是生出了两幅面孔,一副面孔与玛丽安在床畔爱到极致,另一副面孔却在同伙面前装作与玛丽安毫无瓜葛。以至于在二人分手再相遇后,玛丽安自己也感伤道“那时我竟能忍耐你那样对我。”

剧情从玛丽安与康奈尔步入大学生活,从斯来戈小镇来到都柏林为转折点,反转的际遇注入令观众耳目一新的新颖空气,与此同时,在玛丽安与康奈尔不相见的漫长日子里,《通俗人》将“什么是爱”,推向了极致。

曾经他们深深相拥、无话不谈,却总有一道隔阂,横亘在他们之间。直到有天,爱的幼苗生长为了足以填满裂痕的参天大树,所以他们尽量相隔万里,也依然成为了彼此的一束光。

在《通俗人》中,世俗的各类被最大限度弱化,灵魂上的彼此吸引与惦念,超越了爱“孤立的解药”“灵魂的救赎”等意义,爱回来了最纯粹的式样。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纂 | 青禾

校对 | 栗子


热文

张雪迎:等待、享受、知足,在表演的世界里跳舞


为什么你的抖音号始终无法变现?



《乐队的夏天》:“解药”照样“毒药”?


END


合作交流


商务合作|约稿转载

微信:hanyingnan123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