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一旦诈骗经济取代了信用经济,这场债务危机深度和广度会远超想象!

自媒体 自媒体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陈虎:一旦诈骗经济取代了信用经济,这场债务危机深度和广度会远超想象!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事实上中国的债务危机在局部早已开始爆发。

中国股市连续伤筋动骨的暴跌,民间各种理财的灾难性破灭,惊心动魄,但太多人抱有侥幸。而国家金融机构严重失衡资产负债表并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善。

中国债务总额正在向300万亿大关跃升。无论是单一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还是社会总债务水平也正在达到极限。而且,这一切还是在社会保障严重亏空情况下发生的。

股、房、债、汇的高度融合,,在一定时期里将会引发连锁反应。轻描淡写是不负责任的,其实在暗处里,强力行政控制措施正在进行中。


2008年国际债务危机本来是始于欧美的,但现在世界债务危机的震中是不是转到了中国?


尤其是这十几年来,伴随史无前例中国货币大增发,出现了史无前例的中国货币大蒸发,高度的货币供应和高度的货币蒸发实现了高度融合。


已吹大的经济泡沫起了场却收不了尾,半拉子工程正大量增加,对后续货币供应要求会持续强烈,托底总量相应不断变大;


地方政府和国企主导、投机民企和人民炒房团辅助的经济大跃进,已导致货币形态运行中出现了潮级别的无效惊人产能,而轰轰烈烈的房地产和大基建沉淀了天量级别的资金;


天量货币供应导致经济出现内生性紊乱,引发局部通货膨胀、产业结构失衡、民众消费能力稀释、金融机构资产质量快速下降等,还让货币拉动经济能力越来越弱;


而越是这样,越需要依托老路继续增加货币投放,并形成恶性循环,从而我们无法走出“强货币、高消耗、弱效能”的经济大背离泥潭;


社会融资成本越来越高企,中国债务利息的支出,占到了新增社会融资六成,拆东墙补西墙,企业赚的钱,大多被利息给干掉了,导致金融超额利益是在不断削弱实体经济对立中产生的,恶性循环对整体经济具有极大破坏力,利息产生很大部分不是利润贡献结果,反而是货币增加投放预支利润的结果;


由于地方政府和国企以及一些具背景民企享受政策上的单边倾斜,更广大中小企业无法在金融支持上获得对应公平待遇,只能去社会上高价融资,没有对应利润来支持融资成本,最终,政府金融背景机构和民间背景金融高利贷会出现债务高危节点汇聚;


影子银行为套利,销售的高收益理财产品难以承兑风险已经难以控制,保险里边套信托,信托里边套保险,并与银行息息相关,黑洞深不可测;


一些官员和商人的贪腐侵吞,很多并不是社会财富正常增加而所得,是通过货币增发进行的一种财富转移性提前支付。货币大增发和债务大扩张的时期,也是中国贪腐最严重的时期,更是中国资本外逃外流最厉害的时期,改革开放以来累积的社会财富,被转移出去的已经太多太多;


政府财政收入和各种税外行政性收费快速增加,加上大规模举债,在社会财富的直接间接支配比例是史无前例的,在社会财富无法正常对应其单边大比例增长情况下,只能通过增加货币供应来进行预支,严重透支了社会财富良性累积。而在经济增长率比历史峰值阶段下降一半情况下,将来财政收入补社保的历史欠债重压加剧,政府财政寅吃卯粮的特征将成新常态;


金融机构的坏账丛生,金融高管本身就是官员,金融机构的不独立,金融监管的严重缺位,可以推卸掉经营考核和发放贷款的风险责任,制度设置上有意和无意的漏洞,社会诚信体系的形同虚设,导致这轮快速发财与举债多少成正比,出现了大量的庞氏骗局,大量项目变成诈骗流水线,通过粉饰包装直接套取贷款和社会融资,层层做局进行资产侵吞,压根就不准备还你了;

多次股灾让相当部分增发货币实施了高空解体,同时,房地产套住了大量流动性,也正在面临高空无法维系之更大破坏力的解体,而大批中小企业实际破产和资不抵债及有钱也逃匿,同样消灭了大量的民间财富,而这其中,很多是普通家庭的养命钱,养命钱都敢贪婪的去冒险,人民群众该有多冲动;


以上情况说明:尽管我们M2供应已是天量,债务总量又如此高,但货币投放加高债务推动的社会经济运行实际效率却是非常低下,不是被低效的消耗掉,就是被各种名义转移侵吞掉。这也解释了放了那么大的水却总是闹钱荒,房地产所谓的储水池,更是一个无底黑洞,真是艺不高人胆大。


中国债务的迅速膨胀,实际是广义政府信用的无约束大跃进,而所谓金融创新,在缺失社会法治的严格规范下,一定演变为大范围中国式金融诈骗。


少数人用去了货币增发的多数额度,而多数人牺牲相应人均环境、福利、资源,去承受货币贬值最基础生活影响,被迫借贷透支来勾兑当下所谓生活质量。债务举债过程中的得益者,成了赖账不还或逃账不还的主体,真要排这个雷,最终买单的,只能是债务举债中的受害者。


这是一个巨大的悖论,又是一个巨大的现实,也是一个起始以来的巨大恶性循环,不可能软着陆了。


地方政府的债务,依靠财政收入保证偿还你觉得可能吗?中国国有企业的债务期望其盈利状态突然大改善来保证偿还你觉得可能吗?


地方政府和国企在拥有财富支配权上,主人翁意识十分强烈,什么债务不债务,没几个政府官员和国企官员,是为了给你缩减资产负债表的,有条件要举债,没有条件的,创造条件也是举债,管你以后的,是奇迹。


人民群众后知后觉,把加杠杆买房当作稳赚不赔的标配手段来看待,认为这种状态已到法不责众地步,谁不银行贷款买房谁就傻逼,将来即便是还不了贷款,那还如何,政府难道能把我从房子里赶出来不成?


300万亿总债务中结构上,政府直接间接债务和国企直接间接债务占到大约三分之二,社会居民和民企债务占到三分之一。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经济发展的成就和忧患,完全可通过债务环节深入剖析找到答案,我们已经走到了一个债务悬崖无法勒马的历史节点。


我们当然希望能够破解这次史无前例的中国债务危机。我们更希望看到中国经济重新回到高速增长的轨道,并显著提升了经济质量,社会真实创造性财富出现良性的大量增加,这样才会真正的从本源上化解掉上述的债务危机引发的社会对应危机,但这上,有多大的可能性?


不论地方政府、国企、民企、居民个人,早点通过市场手段,切断其无谓财政资助和信贷坚决不搞胡乱展期,到期还不上债务的,该破产清算就破产清算,这本是最健康的市场出清,但能够实施吗?


现在的方式似乎是:政府和国企到期还不上债务仍力保,不去破产清算,民企和居民个人到期还不上债务的,可破产清算。一部分政府债务划转到国企身上,通过混合所有制和债转股,吸纳社会资金去买单对应的债务,同时,尽量让房地产泡沫缓慢破,这样处置方式,究竟有多大的操作空间?


当然,我们最后没办法的办法,实行特殊准军事强制的经济管控。而推移矛盾转嫁债务的方式,正在匹配如下的操作:


仍需不断增加货币供应,重点将新增货币供应转向国企等部分特定的领域,但这不改变整个社会货币供应增加引发货币购买的对应贬值,同时,它注定也只能靠不能享受增加货币供应益处的那部分群体来承担贬值后果;


政府的税收不可能减少,税外收费部分只可能把一些不痛不痒的科目砍掉,与此同时,政府只能更大规模的实行积极的财政赤字政策;


在配合社会正常救助上,我们不能转移到社保身上,依法治国仍然十分困难,政府要维持极高维稳费用和动用极高维稳手段,必然牺牲掉社会部分正常的效率,而很多金融资源是在维系落后产能和救助不该救助,无论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会出现严重的扭曲;


严控资金外流外逃,肉要烂在锅里。但这种政策,不仅对内资有影响,其实对外资进入中国,也是影响极其严重的;


对以上的,我只能写个独立评论,一己之见,其它的不想多说。


我们当然希望中国完成真正的经济结构转型和真正的显著提升经济质量,只有社会真实创造性财富出现良性大量增加,才会真正从本源上化解掉上述债务危机,否则。我们只能防范引发的社会对应危机。


这场中国式债务危机,问题简单到它只是一个常识。


惊人债务推高物欲野蛮,带来神州大地惊人的破坏。到处钢筋水泥、楼房鳞次栉比,并不是真实财富的累积,是欲望奔腾的无法无天的债务堆积,它们中的很大部分,还是将来不得不拆除的垃圾资产。


有些城市里,主干道的各种管道,经常是隔三差五就重新刨出来再来搞一遍,绿化等其它配套,几乎年年在去旧迎新的配套中,这简直就是公然犯罪。


一个不尊重和不愿意接受常识的国家,是由一大批不尊重和不愿意接受常识的官员和国民组成的,不要那么轻巧推卸自己的责任。长期的内耗和内斗,无法累积财富和累积良民,愚昧贪婪和投机侥幸蔚然成风,无法根植物质和精神双创造基因,一再循环毁灭的推倒重来,对一个国家真正崛起是致命的。


诈骗经济风生水起取代信用经济,中国式债务危机深度和广度会远超想象,破坏常识和扼杀常识,回归常识也必须付出惨重代价!


陈虎:一旦诈骗经济取代了信用经济,这场债务危机深度和广度会远超想象!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