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自媒体 自媒体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 兰州的丹霞景观。图/杨文杰(目中无人工作室)


铁马,秋风,塞北。兰州的土地没有一寸未尝被战马踏过,因为她的本名是金城,固若金汤之城。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黄土高坡,是兰州身后的背景板。黄河,是披在兰州身上的绶带。摄影/二中兄


对任何一个中国城市来说,黄河穿城而过是一种莫大的殊荣。兰州就是这样一个幸运儿。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兰山公园看向兰州市区。摄影/二中兄


黄河从青藏高原出发,一路怒吼,到了兰州却突然变得沉静和缓,由林立的黄土梁峁之中穿行而过。黄土高原怀抱中的一席逼仄之地,兰州故事在此开始,两千多年的时间,拉拉杂杂地洒落着所有兰州人的往事。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航拍中山桥。摄影/二中兄


这里的一切似乎都与漂泊有关。好像就连身份都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比西北还要北,到底是内地还是边疆?关于兰州,我们好像什么都知道,又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面在家乡,人在远方

 

兰州拉面,兰州最锋芒毕露的城市符号。但是,任一个兰州人也不会承认兰州拉面的存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兰州牛肉面。“牛大”则是兰州人对那碗面的爱称。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兰州牛肉面讲究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即肉汤清亮鲜香、萝卜白净香甜、辣椒油红艳、香菜蒜苗鲜绿,面条黄亮劲道。图/付承泽


兰州人的清晨总是从“扎碗牛大”开始。

 

牛肉汤带着醇厚香气的翻滚,师傅手里筋道面身与案板的碰撞,食客吃面时的“嗦嗦”声,以及遍及大街小巷的面馆中传来的人声鼎沸。兰州的清晨喧闹得可爱,也充满细微的生活气息。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兰州人来说吃面的时机比环境更重要,绝不能等到面泡绵了再下筷子。多数兰州人都会吃碗面抹嘴就走,麻利干脆,给他人腾出座位。/严肃


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这些标准,每个兰州人都烂熟于心,可是没有一家牛肉面馆能称得上是公认的第一。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一碗真正的兰州牛肉面只能在兰州吃到。


作为中国烹饪协会指定的三大中式快餐试点品种之一,如今的兰州牛肉面,早已走出黄土高原,在中国遍地开花,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爱吃的国家里,最威武雄壮的一支餐饮大军。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正宁路夜市。图/严肃


走出兰州的不仅仅是一碗面,还有那些年轻人,而且他们的出走更加决绝。


甘肃省每年在省外培养的非师范类大专以上毕业生的回归率不足五成。到兰州读书的外省学生,留下来的就更少了。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空中拍摄的兰州全景。图/笑飞雪


兰州大学,几乎获得过所有中国大学可以得到的称誉,却被称为中国最孤独的大学。新建的榆中校区,距离兰州市区足有45公里,背靠黄土高坡,苍凉粗犷的场景,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中国积累最深厚的大学之一。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三台阁位于兰州皋兰山之上,是兰州的至高点。摄影/二中兄


兰州的吸引力无疑是在下降的,年轻人在出走,也顺便带走了这座城市的一部分希望。兰州有全国第五个国家级新区,但是那还不够。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黄河边的清真寺。摄影/二中兄


对出走的兰州人来说,家乡似乎只有在远方才可爱,牛肉面只有阔别已久才格外醇香。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黄河的水,不停地流

 

黄河将兰州从中剖开,袒露出她不平凡的命运。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黄河从兰州流向远方。摄影/杨文杰(目中无人工作室)


汉武帝时期,汉王朝最年轻,也是最出色的将军霍去病,率领骑兵越过黄河突入匈奴腹地。另一边,老成持重的李息被责令在黄河之上寻找渡口,以期接应大军。


年过五旬的李息,无法像霍去病那样猛进,但是沙场征战给了他足够敏锐的判断力。他选择了黄河上较为宽阔平缓的一段,三个河谷相接的狭长地带,大军在这里足以进退自如。筑城的部队很快进驻,于是黄河之上出现了一座要塞——金城,取其固若金汤之意。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西固区的关山。摄影/CC


汉昭帝在位期间,正式设立金城县(今兰州西固),属金城郡。金城西可通河西走廊,丝绸之路上最黄金的地段;往南通过河州(今甘肃临夏),就是青藏高原北缘;北方则是马背民族游弋了千年的广袤土地;向东自不必说,富庶的关中平原触手可及。凭借绝佳的地理位置,金城自此成为中原王朝在边地的一颗重要棋子。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兰州地理区位示意图。绘图/Q年


作为边关要塞诞生的金城兰州,骨子里满是铁血与强悍。这种性格已经写在了兰州人的基因里。兰州作家张海龙曾讲述过这么一个故事:

 

以前我们学校有个美女,性格是水火交融刚柔并济。

 

有一次去吃牛肉面,她刚刚占好的位子被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给抢了,那几个青年占了位子还不说,还用那种挑逗兼挑衅的目光看着她。

 

美女不动声色,只对下面师傅说:"下个大宽,辣子多些,香菜和蒜苗子也都多些!"

 

之后,当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端到手中,该美女缓缓行至桌前,突然变招发力,以一招“天山折梅手”猛然间将一碗面倒扣在坐在她位子上那青年的头上,之后又是一碗砸在他头上。

 

兰州人的嫉恶如仇、性如烈火可见一斑。相应的,这里长期缺乏的则是跻身都会的细致。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元通大桥。摄影/CC


这种情况在隋唐开始慢慢改变。隋文帝杨坚以皋兰山为名,设兰州总管府,兰州之名第一次出现,兰州的区划也逐步稳定。这个名字较之金城,少了些许锋芒,尽管兰州依然处于战争的前线。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水上公交。摄影/严肃


兰州是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中转城市。实际上直到今天,选择前往敦煌、张掖、武威,甚至新疆的游客都会选择兰州作为中转地。这是兰州的幸,也是兰州的不幸。


古代可没有飞机,兰州的交通除了车载马拉,就是长得有点可爱的羊皮筏子。好在黄河在兰州突然放慢脚步,让渡河这件事少了许多惊心动魄。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黄河筏子客。摄影/严肃


明朝,黄河给了兰州又一项殊荣。追得元军到处乱跑的明军来到兰州,照例在此渡过黄河。他们没有选择羊皮筏子,而是搭建浮桥,以利通行。从此兰州有了一座“天下第一桥”——镇远浮桥。现今钢筋铁骨的中山桥便是那座浮桥的后继者。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深安大桥。摄影/CC


拥有了一座黄河大桥,兰州的地位显得更加重要。清朝,为了更好地统治西域,陕甘总督移驻兰州,兰州名正言顺地成为了控扼西北的咽喉要地。日后西北平叛的左宗棠,就曾在兰州督办军务,并开办兰州制造局,兰州的近代化才能在西北地区独领风骚。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兰州树屏丹霞。摄影/CC


黄土高原上的焦渴,全仰仗黄河的滋养,方能得以缓解。黄河流经之地,只要有河谷,都会激发出旺盛的生命力。多数人对西北都有一个“荒凉”的刻板印象。且不论这印象正确与否,大西北的苦水,浇出了怕是中国最甜的瓜。比如兰州的白兰瓜,来自美国,却成了黄土高原上的甜蜜符号。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兴隆山位于兰州市榆中县,属于祁连山东系山脉,被誉为“陇右第一名山”。摄影/严肃


兰州似乎一直在见证“过路”,有的留下,有的离开。从李息修建渡口,到丝绸之路,到左宗棠西征的湘军,再到如今的西北交通枢纽。兰州,一直在路上。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兰州市城关区。摄影/严肃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兰州的人,不停地走

 

兰州是个对于道路有着深刻理解的城市。陇海线,东起江苏连云港,西至兰州,始终是中国交通网上的一条大动脉。2016年的新规划里,“八横八纵”中的陆桥通道又有兰州的身影。


除去陇海线,还有兰新线、兰青线、包兰线等等重要铁路干线,以兰州为中心,辐射着广阔的西北。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兰州市区就这么静静看着飞速的高铁,运送着来来往往的人。摄影/晓欢


铁路对于兰州的影响延续至今。1952年兰州站建成投入使用。第二年,“第一个五年计划”随即展开。全国156项重点工程,,有8个落户兰州。苏联援建之外,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来到兰州,大西北的尘土飞扬,随即落满他们的行囊,与天地化为一体。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 兰州市区夜景。摄影/晓欢


有了他们的到来,兰州开启了自己飞速发展的进程。人口从1949年的十万,迅速增长到1959年的七十万。原本破旧简陋的城区,也因工业化而焕然一新。当时打下的深厚基础,以及千年未变的“咽喉”地位,使得兰州在如今的城市竞赛中仍未丧失机会。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为什么我们不懂兰州?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