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传销平台Vpay:专门套路大妈,“投一万,一年赚百万”

自媒体 自媒体

起底传销平台Vpay:专门套路大妈,“投一万,一年赚百万”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自媒体www.77y77.com)

披着区块链的外衣,一个叫Vpay传销平台,正在中国“大妈”中流行。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最安全的平台中唯一一个最暴利的,最暴利的平台中唯一一个最安全的。”它的宣传口号,美好得不像是真的。

这个平台称,投入1万元,12个月后能赚到100万元。暴利诱惑之下,其注册用户达到了266万人。

但是,天下真的能掉下馅饼吗?

海狸鼠、摇摆机、保健品……从各种五花八门的传销骗局中幸存之后,中国“大妈”能躲过这波区块链传销骗局吗?

01 深陷

“各位亲友,如果我妈借钱,或者拉你们入伙,千万不要答应。”

9月30日下午,杨伊怀着五味杂陈的心情,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同时屏蔽了自己的妈妈。

她的妈妈宋士凤,正深陷在一个叫Vpay的传销骗局里。为此,母女已经争吵过多次,关系日渐恶化。

而这一切,是从两个多月前开始的。

今年8月,杨伊发现有点不对劲——宋士凤频繁地和一些阿姨“开会”,讨论“数字货币”如何赚钱。

她们频繁提及一个平台Vpay,并自称V派。据说,这是谷歌前高管马克米诺创立的区块链跨境支付平台。

杨伊还没来得及阻止,宋士凤就被彻底洗脑了。8月21日,后者听从“上线”建议,用信用卡刷了3万元,买了Vpay币。

“上线”告诉宋士凤,刷的这3万,可以分两年还,每个月只用还一千多。

“后来她去银行问,如果分两年还,利息要7%。”杨伊说。仔细一算,极不划算,宋士凤决定提前还款。

因为宋士凤的手头没什么现钱,她只能用此前买太平洋人寿的理财保险贷了3万,还上了信用卡的窟窿。

但宋士凤仍沉浸在发财梦中,并美滋滋地告诉女儿,100天后,自己就能得到4万元和十几万的积分,而且之后会一直不停地得到红包。

像是着了魔,她走上了每天“点红包”“拉人头”的不归路,逢人就推销。

她甚至把几个相熟的朋友,发展为“下线”。在她看来,一起发财的伙伴,越多越好。

在面对质疑时,这群老阿姨们内心坚如磐石,毫不动摇。

在发现一些揭露Vpay是传销币骗局的文章后,杨伊将其转发给宋士凤。没想到,宋士凤将文章转发给自己的朋友,然后她们一起去反驳。

因为怕妈妈拖更多人下水,杨伊联系了所有亲人和宋士凤的朋友,告诫他们不要上当,也希望妈妈早点退出。

结果适得其反,宋士凤觉得亲人变成了阻止自己发财的障碍,越发想证明自己没错。

“如果100天后,我的投资回来了,是不是就证明这个平台没有骗人?”她问女儿。

她决定,到那时,还要加大投入。

眼见至亲变成了陌生人,杨伊感到极度恐惧。

02 “暴利”

这个让宋士凤无法自拔的Vpay,到底是什么?

韩瑛是一位同样深陷Vpay骗局的阿姨。她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Vpay是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开发的网络支付平台,完全去中心化,能顺利实现点对点转账”;同时,Vpay钱包也是一台Vpay币的矿机,采用流通算力,“人人可用手机挖矿”。

而Vpay的宣传语,更是直击人性弱点:“最安全的平台中唯一一个最暴利的,最暴利的平台中唯一一个最安全的。”

起底传销平台Vpay:专门套路大妈,“投一万,一年赚百万”


Vpay的宣传语有浓浓的传销风

“Vpay应该是目前最好的逆袭致富项目,很多人都是躺赚。”韩瑛表示。

她称,在Vpay,赚钱方式分两种。

第一种,是在钱包里购买“余额”。

“存钱进去,金额会瞬间放大5倍。买了1万元,就有5万积分。”

这些积分,可以按照1:1的比例,兑换成现金。但它们不会马上兑现,而是每天释放千分之二到余额中。Vpay宣称,复利滚存,收益极其可观。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余额是不能用银行卡直接买的——只能把现金转给“上线”,然后由其转过来余额。

同理,余额也不能提现到银行卡,只能卖给“下线”,即用你的推荐码注册Vpay的人。

这种传销模式,建立在传统熟人社会的信用担保基础上。在每天千分之二的释放比例(静态收益)之外,拉的人越多,你的积分释放得就越快(动态收益)。

“赶紧买,现在余额很难买到!“韩瑛劝说一本区块链记者。她此前投了1万元,最近又和家人投了1万。

在Vpay的第二种赚钱方式,是“数字资产理财”,即用钱包中的余额买Vpay币,一个币现在等于66元余额。有了它,就能参加各种众筹。

“你现在不买余额的话,估计会错过‘阿里钉钉’啊。” 韩瑛苦口婆心地劝说一本区块链记者。

这是V派阿姨们最近口口相传的一个大新闻:10月13日,Vpay将进入数字货币2.0时代,“阿里钉钉”要在这个平台上发起众筹。

阿姨们说,“阿里钉钉”也叫ABS链,是阿里研发的一条公链。只有一小部分账户能买到ABS链,“一币难求”。

“9.6个Vpay币能买3万个ABS链,折合人民币2分钱一个。一个链涨到1块钱就是3万块,几百块钱换几万,或者几十万。”在Vpay微信群里,有人说。

“能有机会陪阿里巴巴玩,真是我们三生有幸!”群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阿姨可能不知道,阿里钉钉是阿里旗下的一款软件。她们的孩子们,可能每天上班时,正用它打卡。

起底传销平台Vpay:专门套路大妈,“投一万,一年赚百万”


左为网上的假新闻,右为Vpay上的ABS链众筹页面

“投入1万元,100天回本,利滚利,复投12个月,能赚100万。” 这是Vpay为用户量身定制的美丽谎言。

03 套路

一本区块链记者从Vpay微信群中得知,Vpay的注册用户已经达到266万人,大部分人的年龄在45岁以上,文化水平不高。他们接触互联网的时间都不长,更别提区块链了。

这些人也被分门别类。“我加了他们一个低级别的群,有三百多号人。我妈说,必须要投几万块钱,才能加高级群。”杨伊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一个阿姨不但被洗脑,还给自己的女儿洗脑。她告诉正在读大学的女儿,准备把她的生活费,通过Vpay转过去。

“我给你发的那个视频你看了吗?一个小姑娘只有260块钱投进来,6、7月的时候每天就赚两三万的余额了。”韩瑛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现在是10月,这个小姑娘“估计每天能赚十来万”。

她相信网上的视频不会骗人。

“最可恶的是,传销组织给他们听的课程,有一部分是真的,他们把这些真的东西套在传销上面,让阿姨们觉得自己真的在学东西。”杨伊说。

韩瑛就是如此。她如饥似渴地看完了微信群中的视频课程,听完了每一条语音,“只有这样才不会落下”。

阿姨们觉得,子女不让他们听课,就是不让他们学习。

为了堵住儿女们的口,传销组织甚至还准备了一套话术,教给阿姨们。

如果有人问,Vpay是不是骗局,可以回答:

“Vpay才刚起步。比特币刚出来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反对,但是现在买的人已经赚翻了。”

如果有人问,收益这么高,钱从哪里来,可以回答:

“虚拟货币会产生泡沫,但会通过流通产生价值……”

如果有人问,如果Vpay跑路了,钱找谁要,可以回答:

“Vpay是去中心化的,不需要公司,,钱在所有用户手里,区块链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为了让阿姨们死心塌地投钱,Vpay还参与各种线下区块链大会,在各个城市组织线下大会和小规模讲座。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