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子公司营收现负增长重卡需求疲软 中国重汽集团整合遇困

自媒体 自媒体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近日,中国重汽集团济南卡车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中国重汽济南”000951.SZ)发布2018年三季报,公司第三季度实现营收86.7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99.52亿元下滑12.80%,这是公司营业收入连续第四个季度下滑,且首次出现负增长。因此,近日花旗、瑞信等机构下调了公司的盈利预期。 (自媒体www.77y77.com)


据了解,中国重汽济南是中国重汽集团旗下A股上市公司,主要负责重汽集团卡车整车的制造及车桥总成,集团同时拥有H股上市公司中国重汽(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重汽香港”,03808.HK)。


9月,中国重汽集团迎来新的“当家人”,人称“谭大胆”的潍柴集团董事长谭旭光被山东省政府任命为中国重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此前,作为中国重汽集团的子公司,潍柴集团与中国重汽集团因发展思路不同矛盾日渐升级,最终“父子分家”,因此,在外界看来,错综复杂的历史纠葛下,中国重汽集团将面临前所未有的重组难题。


针对有关业绩及重组方面的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先后致电致函中国重汽济南及中国重汽香港方面。中国重汽济南证券部相关负责人仅向记者表示,有关营收下滑的原因等问题公司在三季度报中均有解释,而中国重汽香港方面未予回复。


三季报暗藏隐忧


据中汽协数据显示,2018年10月,重卡市场共计销售各类车型7.9万辆,环比9月增长了2%,但与上年同期9.23万辆的销量相比出现下滑,同比降幅达14%。至此,10月也成为2018年以来连续第四个月同比下滑的月份。在10月之前,市场在7月、8月、9月三个月连续下滑,其中7月同比下滑17%,八九月同比下滑20%以上。


而作为我国最大的重型汽车生产基地的中国重汽集团近期也表现出疲态,根据中国重汽济南发布的三季报,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累计实现营业收入312.20亿元,同比增长10.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2亿元,同比增长2.8%。而第三季度,中国重汽济南营收首次出现负增长,同比下滑了12.80%。


不仅表现在营收方面,公司旗下上市公司股价亦出现持续下跌的情况。记者统计发现,自今年9月底以来,中国重汽香港的股价显著下滑,截至11月8日下午15:00,公司股价已由9月21日的21.65港元降至11.48港元;中国重汽济南的股价则由年初的17.86元降至10.86元。


毛利率方面,记者注意到,由于原材料价格的持续上涨,2017年中国重汽济南毛利率从2016年的10.54%下降到10.02%,2018年原材料价格维持高位,公司毛利率持续下滑,2018年上半年公司毛利率为9.25%,同比下滑1.38%。


值得注意的是,现阶段,随着宏观经济与投资增速放缓,重卡的增购需求同样放缓。此前信达证券研报曾预测,2018年下半年,“治超令”有望持续深化施行、“国III”车辆有望加速淘汰,伴随着发改委对PPP项目的从严管理,全年来看基建投资整体对重卡销量的拉动可能作用有所减弱。整体市场的疲软,也让人担忧中国重汽的发展前景。


对此,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中国汽车服务产业研究中心顾问指导委员会顾问颜景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投资肯定是对重卡市场有利的,如果投资放缓肯定是遇到一些调整,对销售会产生影响,这跟国家的调整密切相关。另外,在国家调整后,利空利好是经常发生的。在利空时,重卡在调整销售的同时更需要练内功,在环保上、科技上、研发上、技术上、营销思路结构和营销模式上进一步提升。”


或遇重组难题


在中国重汽济南发布三季报后不久,中国重汽香港宣布,由于中国上级政府工作调动,王伯芝已辞去董事长、执行董事、公司执行委员会主席及公司战略及投资委员主席职务,公司现任总裁、执行董事、执行委员会成员以及战略及投资委员会成员蔡东已获委任为董事长、执行委员会主席以及战略及投资委员会主席。


这是中国重汽今年迎来的第二次高管变动,在此之前,9月初,经中共济南市委常委会研究,谭旭光任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董事长,相关手续按法定程序办理。


在颜景辉看来,,高管变动的原因,或许与个人执行能力有关,调动之后,对上级的意图执行力会更好,可能存在调整战略目标和战略思维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现任中国重汽集团董事长谭旭光,不仅是潍柴集团的董事长,还是山东重工的董事长,其掌管的上市公司包括中国重汽、亚星客车、中通客车、潍柴动力、潍柴重机、山推股份等等。除了这些,还有国内外收购的与汽车相关或者不相关的各种企业,涉及推土机、火花塞、豪华游艇等多个领域。


而追溯历史,谭旭光曾是中国重汽集团的副总经理,潍柴集团曾是中国重汽集团旗下子公司。2006年,因发展理念分歧,谭旭光带领着潍柴集团毅然与中国重汽“分道扬镳”,自此两家公司由“父子”变为竞争对手。如今12年过去,从年销售额来看,潍柴这个出走的“儿子”体量已然将中国重汽远远甩在身后。


有观点认为,从以往的众多案例可以看到,在激烈竞争领域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合并后,结局就是第二名逐步淡出。不过,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助理秘书长杜芳慈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重汽集团和潍柴集团在发动机业务上存有竞争关系,但在整车上并没有,因此发动机业务上未来可能会作出调整,但不可能淡出,未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和它的产品、产值、利润都有关系。


至于在错综复杂的历史纠葛下,中国重汽集团与潍柴集团是否会面临前重组难题的问题,杜芳慈认为,重组过程肯定不会很顺当。


往期精彩回顾上市子公司营收现负增长重卡需求疲软 中国重汽集团整合遇困

  • 授权店销售禁售车型、代办上牌 小牛电动或涉违规

  • “临门一脚”急撤IPO申请 “五菱”供应商通宝光电称并未放弃上市

上市子公司营收现负增长重卡需求疲软 中国重汽集团整合遇困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