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特朗普的制裁遇上他的贸易战

自媒体 自媒体

当特朗普的制裁遇上他的贸易战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作者:雅各布·霍恩伯格(美)
翻译 :RADL

来源: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当特朗普的制裁遇上他的贸易战

导读


作者呼吁:单方面撤销美国的所有制裁和禁令,单方面终止美国的所有贸易战,单方面取消所有的关税和贸易限制。


特朗普总统对伊朗的制裁和他对中国的贸易战之间产生了交集。这一交集体现为对中国最知名科技公司之一华为科技高管孟晚舟的抓捕。孟在温哥华转机时,被加拿大官员应美国官方要求逮捕。


美国官员正在设法将孟引渡到美国接受犯罪指控。罪名?看清楚:他们宣称孟违抗了特朗普针对伊朗的制裁令。


什么?孟又不是美国公民,她跟特朗普的伊朗制裁有何干系?


你看,当美国政府对别国实行制裁时,它不只是期望美国人民要服从它的命令。它还要求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对它的号令俯首贴耳。这就是美利坚全球帝国的运行方式,帝国享有遍及全世界的司法裁判权,它的刑法适用于世界上的每个人。当我们国家的统治者发出命令时,世上人人都要遵守,否则就有可能被拘捕,带到美利坚合众国,投进联邦监狱。


孟的被捕与特朗普针对中国的贸易战当然是密不可分的。通过拘捕孟,自封为关税侠的特朗普,很显然是在增加自己的贸易战筹码,向中国进一步施压,使其屈服于他的贸易条件。【注:这些贸易条件包括给发展中国家的企业设置更高的贸易壁垒或额外负担,比如更严苛的劳工条件、环境保护、知识产权壁垒,使之在国际竞争甚至企业购并中处于不利地位,从而保护本国的特殊利益集团,实际上是一种打着贸易谈判旗号的贸易保护和重商主义。】


这有可能会实现。但也有可能发生其他的变故。现在美国大公司的高管们去中国出差时,很可能会发现自己身陷与孟一样的困境之中。事实上,如果大量美国商界人士突然找理由避免到中国去,我不会感到奇怪。


这种特朗普式的胡言乱语,怎么会被视为对美国人民有利呢?这怎么才能与自由社会的原则混为一谈呢?


担任美国商界的谈判代表和代理人不是美国总统的职责,纠正任何外国的“贸易不公平”也不是他的职责。如果美国商人不喜欢某一外国的贸易条件,解决办法十分简单:谈判争取更好的条款,或者干脆远离这个国家。任何美国商人都不需要特朗普来当他的“爸爸”或假借他的名义发动贸易战。【注:罗斯巴德指出:真正的“公平”,只是交换条件自愿,买卖双方合意。当政府指责贸易不公平时,其真实意图是想把手伸进双方和平自愿的交易当中进行干预。】


同样的道理,在他国居民中制造经济匮乏与死亡,以之为手段争取该国体制更迭,也不是美国总统的职责。而这正是特朗普及其对伊制裁正在做的事。他正在竭尽所能地让伊朗人陷入死亡或贫困,盼着伊朗政府最后哀求:“我们受够了,我们都听你的,求求你,别再让我们的人民陷入死亡或贫困了。”


特朗普的贸易战和制裁,在道德、经济和政治上都令人深恶痛绝。它们侵犯了根本的、天赋的人的权利。人们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旅行并与任何人进行交易。它们给不计其数的人带来了难以言说的惨剧、苦难和死亡。它们引起了日渐增长而毫无必要的、针对美国人的愤怒和仇恨,危害到美国人民在世界上的旅行安全。


不幸的是,特朗普的制裁和禁令折射出了整个保守主义运动的国家统制思维模式。《华盛顿邮报》12月6日的一篇专栏文章就是绝佳的例子,其作者马克·蒂森(Marc A.Thiessen)是个典型的保守主义者。


蒂森称颂了特朗普向中国发起的贸易战,并赞扬了他面对中国官员时的强硬态度。他嘲笑了中国对美国中西部农场主的报复,据他所言,农场主们继续支持特朗普和他的贸易战,哪怕是承受着巨大经济损失。他写道:“中国想要发起致命一击,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说,对孟的拘捕显示出特朗普正感到“底气十足”。


关于贸易和经济自由,这是标准的保守主义立场。【注:实际上被称为“保守主义者”的人,在这个问题上立场并不一致,例如著名保守主义经济学索维尔等人就强烈反对特朗普的贸易战,索维尔认为“钢铁行业中挽救就业机会的关税意味着钢铁价格上涨,这反过来意味着美国钢铁产品在全球的销量减少,这意味着失去的就业岗位将远远超过挽回的就业岗位。”保守主义并不是一个统一的运动,当然你可以把这后一类(为数不少的)“保守主义者”归入自由至上论者,,而把前一类保守主义者划入保护主义者及(发动过“禁酒令”的)虔信派。】很不幸,这凑巧也是标准的进步主义左派立场,这体现为:对于特朗普的贸易战和制裁,左派反对者寥寥无几。【注:美国民主党热门人物如伯尼·桑德斯、伊丽莎白·沃伦都支持高关税,比特朗普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有我们这些自由至上论者才在坚定不移地批评“关税侠”,既反对他的制裁,也反对他的贸易战。制裁和贸易战摧残自由、破坏繁荣、毁灭和谐。这些都是暴政和压迫最核心的部分。


单方面撤销美国的所有制裁和禁令,单方面终止美国的所有贸易战,单方面取消所有的关税和贸易限制。【编者注:作者是站在受害美国人的角度向本国政府发出呼吁的。】双边贸易谈判和贸易条约都毫无必要。只需要还美国人民以自由,包括让美国商人去世界的任何地方旅行、与任何人进行买卖交易,而不受制于美国政府的干预、征税、规章和管制。这才是通向自由、和平、和谐与繁荣(及给世界做好榜样)的关键。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