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国”本是清朝的藩属国,为什么会被日本“抢”走的丨百谈清史

自媒体 自媒体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百谈清史》专栏,逢周三更新
历史大私塾 出品
文:王金百
编纂:莉莉丝
(自媒体www.77y77.com)



历史上的朝鲜半岛曾是一个国度,与我国贯穿着悠长的宗属关系,两国之间唇齿相依,交流频繁。然则,这份宗属关系却终结于我国晚清时期,而损坏这一关系的幕后黑手恰是日本国。
 
解说天本妄图兼并朝鲜之念头并非源于近代,而是早在大明王朝时期就有先例。公元1592年(明万历二十年),日本以丰臣秀吉为首领,出兵14万妄图兼并朝鲜半岛,当然遵循丰臣秀吉的规划,在占领朝鲜之后,乘胜追击进军明王朝,占领首都北京从而实现兼并东亚之洪志。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藩属国有难,作为宗主国自然不克袖手旁观,大明王朝集结大军二十万兴师朝鲜,将丰臣秀吉统治器材的洪志打个破碎。而丰臣秀吉本人也因为这场战争,葬送了自己好不容易打拼而来的政权,丰臣氏虽然在日本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可惜仅是好景不常。
 
尽管丰臣秀吉这一次妄图兼并朝鲜半岛的规划落空,然则日本国垂涎朝鲜半岛之欲并没有就此作罢。时间推移到明治天皇时期,也是天进步国的晚清时期。



上图_ 丰臣秀吉(1537年3月17日-1598年9月18日),原名木下滕吉郎、羽柴秀吉


 
在终结了日本幕府将军统治时代之后,明治天皇完成了日本国真正意义上的大一统而竖立君主立宪制国度,这是日本往后的成长轨迹,至关首要的一步,而且明治天皇履行的“维新”更是让日本国发生了排山倒海的改变。当然,任何一个国度都极难脱离“历史的惯性”对其自身的影响,日本作为一个由杂沓的封建制国度迅速改变为君主立宪制国度,自然更是难以提防这份“惯性”的影响,这对外扩张的野心就是其“惯性”最为恶毒的作为之一,而且跟着明治维新的成功,国力愈增加盛的日本,这份“恶毒的野心”就愈增加烈。
 
日本实现其侵略野心的第一步是侵占琉球国。公元1897年,日本强行废黜琉球国号而改为冲绳县并入日本版图之内。琉球国曾与朝鲜国一样,也是清王朝的藩属国,清政府面临日本寒暄上的气焰万丈显得束手无策,再加之国内与其他列强关系吃紧,清政府只能眼睁睁看着琉球亡国。经由这一事件,让日本人彻底看头了清王朝外强内弱的本质。尝到好处的日本起头进一步侵略规划,这一次侵略对象就是朝鲜半岛。



上图_ 琉球国古地图


 
日本人知道,因为朝鲜半岛稀奇的地舆位置以及与宗主国大清王朝关系极为亲切,实现把握朝鲜半岛绝非兼并琉球国那般简练顺利。尽管如斯,蓄谋已久且不惜与清王朝决裂的日本,回收三大步之规划而击破阻力,实现最终方针:

  • 1. 取得在朝领事裁判权之地位;

  • 2. 过问朝鲜内政;

  • 3. 溃逃宗主国清王朝的政治过问与军事珍爱。

 
日本取得朝鲜国的领事裁判权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公元1875,日本以“云扬号事件”为契机,于公元1876年与朝鲜国签署《江华合同》,此合同不单打开朝鲜国门对外开放,更首要的是承认朝鲜国乃不受任何国度制约的自力国度,国际地位与日本平等,当然日本取得了朝鲜国的领事裁判权。若是你在网上查下《江华合同》会发现这是一份朝鲜国被迫签署的不平等合同,然则实际上这背后储藏多少猫腻。



上图_ 日军入侵朝鲜永宗镇


上图_ 朝鲜江华城门



首先“云扬号事件”并没有在朝鲜半岛引起多大波澜,以朝鲜人民的反日情结,倘若真是捍卫国度政权,必然会形陋俗模斗争,但实际上并没有,这已经很不正常。

此外,在《江华合同》签署之前,日本与朝鲜国当权派双双易主,日本方面大久保利通庖代西乡隆盛,对朝政策光鲜缓和。而朝鲜方面更是展现政变,以王妃闵氏为首外戚集体成功将强硬派掌权人大院君李昰应赶下了台。刚刚上台的闵妃不愿意树敌太多,对日立场也展现缓和,如斯一来朝日双方多少事情就好谈了,尤其是对双方有利的景遇下,就更随意杀青共识。
 
至此,日本在朝初步优点系统已经竖立,大久保利通功弗成没。而朝鲜国则进入政治动荡时代。



上图_ 朝鲜半岛


 
尽管日本必然水平上取得了朝鲜闵氏家眷集体的撑持,然则因为历史原因,朝鲜公家的反日情绪依旧十分高涨,致使日本多少在朝优点动作受到阻挠。而且,闵氏家眷集体的统治十分阴郁,压榨盘剥人民到了极致,更甚至是靡烂到拖欠军饷13月之久的水平。在这样矛盾激化的背景下,朝鲜国内部爆发了“壬午兵变”。
 
尽管“壬午兵变”是一次正义之举,并且将闵氏家眷集体赶下政治舞台,大院君李昰应又从新摄政,然则若是朝鲜封建社会系统就此被推翻,显然这并不相符日本与清王朝的优点需求。很快在清日两国的连系下,兵变很快就被镇压。在平定兵变过程中,清日之间也是以清王朝为主,但日本照样经由有效的寒暄手段谋取了一系列的优点,与朝鲜签署了《济物浦合同》,日本取得了朝鲜驻军权和55万日元的赔款。



上图_ 《济物浦合同》是1882年8月30日朝鲜与日本在朝鲜济物浦(今韩国仁川)签署的不平等合同


 
跟着日本在朝经营日久,日本的维新政策以及资源主义成长对朝鲜的影响就越深,在朝鲜也逐渐也形成了亲日势力,这股势力就是日后的“开化党”。公元1884年,开化党在日本幕后撑持下,以脱离与清王朝宗属关系,终结朝鲜封建社会轨制,竖立君主立宪制为目的,带动甲申政变。政变后被清王朝镇压,领导清军镇压此次政变的人物就是袁世凯。虽然政变被清军镇压,然则日本毫不会抛却捞取资源的任何机会,在先与朝鲜签署《汉城合同》,后又在其帮凶盟友英国公使巴夏礼的斡旋下,与清政府商洽签署了《天津会议专约》,日本取得在朝与清王朝一致地位,并成功缩减了清王朝在朝驻军数量。
 
日本经由这一系列的在朝经营,到此根本上已经成功地取得了与清王朝一致地位而起头过问朝鲜内政。如斯,实现周全掌控朝鲜半岛的目的仅剩下最后的绊脚石——大清王朝。



上图_ 1882年驻扎朝鲜的清军


 
朝鲜国作为大清王朝的藩属国,并且地舆位置较比其他藩属国更为首要,而且日本的一系列动作,让八面受敌的清王朝意识到形式不妙。是以清政府一改之前对藩属国毫不过问的政策,嘱咐驻朝公使以掌控朝鲜最新动向,所以这个公使职务是十分首要的。说起驻朝公使,就必需要提一下袁世凯,他在23岁就能够博得李鸿章青睐驻朝练兵,26岁荣任“驻扎朝鲜总理交涉互市事宜大臣”,成为驻朝公使,朝鲜也成为袁的起身之处。
 
袁切实是一位狠角色,不只对朝鲜内政勇敢过问,更是强硬对待日本驻朝公使。这都让袁成为众矢之的,国内若是没有李鸿章担保,袁早就回家了,在朝鲜更是成了政敌的刺杀对象。当然,也恰是袁的死力过问,滞缓了日本兼并朝鲜的规划,从1884年开化党事件之后,至1893这十年间,朝鲜根本没有大的更改与事件发生。



上图_ 袁世凯(1859年—1916年)


 
然则,封建统治是落伍与陈旧的,终将被历史淘汰,1894年朝鲜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东学党起义。面临杂沓事态,朝鲜朝廷已经无力镇压而请求清王朝出兵过问。而日本当然不会放过这可贵的大变故之时机,日本也以“匡助”朝鲜政府名义出兵进行军事过问。尽管清军将东学党起义被暂时镇压,并于6月10日杀青全州制定合同,而且袁世凯与日本驻朝公使大鸟圭介也杀青了退军协定,然则日本照样阴郁络续增兵朝鲜。到6月28日,日本在朝驻军已经跨越8000人,几乎是在朝清军的4倍之多。

实际上,日本早就守候着这样一个时机,让蓄谋已久的战争规划得以实施。既然,日本已经浮现出侵略者的獠牙,一切阴谋也没有需要再躲躲藏藏,最终清政府在日本的调拨之下吃紧应战,进而爆发中国近代史上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战——中日甲午战争。
 
经此一战,日本终于彻底将清王朝甩出了朝鲜半岛,令朝鲜国正式而彻底地脱离了与清王朝的宗属关系。1897年,沦为日本傀儡的朝鲜高宗李熙,在日本人把握授权之下,自称为帝竖立“大韩帝国”,日本实现了对朝鲜半岛的周全掌控。

参考文献:《中国近代史》   陈恭禄/著   新世界出版社



............................END............................

文字由历史大私塾团队创作,配图源于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百度百科TA说,历史领域特邀科普合作平台


你“在看”了没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