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苏联最后一次走向胜利|大象公会

自媒体 自媒体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布尔什维克的最后一盘大棋。 (自媒体www.77y77.com)


(自媒体www.77y77.com)

文|李青岚


1987 年 12 月 7 日,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抵达华盛顿,起头了对美国的首次国是接见。在他前去白宫会见里根总统途中,多量市民向戈尔巴乔夫尖叫欢呼,他当场下车走进人群,与打动的人们握手留念。


· 戈尔巴乔夫在接见时代会见唐纳德特朗普等友大大好人士代表,特朗普规划在莫斯科投资培植豪华品牌酒店


苏联领导人在美国拥有如斯声望人气堪称空前绝后,即使二战时期成为美国最首要盟友的斯大林都难以对比。


在世界其他处所,人们心中的天平似乎也在向苏联倾斜。1980 年月以来,伦敦、波恩、海牙等欧洲政治中心城市接连爆发大规模反战、反核示威,矛头直指华盛顿;美国对核裁军、反导的积极立场,又令西欧各国较武断反苏防苏的党派政客感应不安和破灭。


· 1983 年 10 月 29 日,海牙 50 万人上街举办反核反导示威,抗议北约即将在西欧安置的潘兴 Ⅱ 导弹


1987 年,西德政府邀请东德领导人昂纳克接见,重启 1970 年月左派政府的「东方政策」,向苏东阵营伸出橄榄枝。作为冷战中西方阵营的最前方阵地,西德与北约的关系照样否不乱,一时间都成为了美国抉择者挥之不去的乌云。


1988 年 12 月,戈尔巴乔夫再接再厉,在第 43 届连系国大会上揭橥历史性讲话,将苏联的国际声望推升到了新的高度:他将进一步主动裁减东欧驻军 50 万,不再僵持传统「势力局限」,不外问东欧国度自立选择的内部变革,以贯彻其国际关系民主化与人道化的主张。



莫斯科 1980 年月的「和平攻势」至此达于高潮,俨然已经成长到了摘取最终胜利的前夜。


「合营欧洲家园」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并未如后世想象得向西方「卑恭屈节」,而是力争在国际上重塑苏联的和平形象,在美苏争夺道义制高点的竞赛中超越对手。


苏联首先高举和平灯号,积极运作核裁军议题,戈尔巴乔夫甚至在 1986 年的雷克雅未克峰会中勇敢向里根提出,美苏 10 年内销毁悉数核火器,俨然人类和平天使。



更洪志勃勃的经营,则是戈尔巴乔夫重提的苏联所谓「合营欧洲家园」构想,倡议与西欧各国联袂培植以「欧洲安然与合作会议」(欧安会)为基石的泛欧洲合营体,将华约、北约这两大对立集体转化为欧洲内部的集体安然系统。


为鼓动这一设想,戈尔巴乔夫络续提出宣扬欧洲和平的说法,1988 年西德总理科尔接见苏联时,他透露:「我们欧洲人至少理当按照新时代的逻辑行事:不要预备接触,不要勒逼彼此,不要比拼更完美的火器,也不要只去避免战争,而要学会缔造和平。」



对于西欧社会而言,这是二战结束以来,苏联领导人第一次提出具有真实号召力的驱美设想 ——「欧安会」框架下的新欧洲,显然没有美国的位置。


苏联领导人的和平论调,也与同时期大幅扩流放备的美国里根政府形成光鲜对比,而且戈尔巴乔夫本人在国内带动「公开化」「新脑子脑壳」革新运动,不像前几代苏联领导人身负布达佩斯、布拉格的血债,似乎正适宜充当和平新欧洲的总设计师。


· 1956 年,布达佩斯


这种一时间令美国人感应不易招架的「和平攻势」(Peace offensive),最初是 1980 年月初美苏间国力消长、苏联居于劣势下的无奈选择。


1970 年月「东攻西守」的冷战竞争态势,在里根总统上任后得以扭转,美国大幅增加国防开支,加快美军装备更新换代办法,国防计策上也凸显强硬作风,在西欧安置中程导弹,对华约阵营的局部战争优势,甚至周全战争能力,都形成了伟大威胁。


· 美国公家对军事力量日益增进的等待


反观苏联,因为 1980 年月国际油价耐久低迷,苏联高度依靠的油气贸易硬通货收入严重受损,无论是向卫星国阵营输血,照样介入第三世界热点区域所需的投入,都越来越不易承受。


苏联以数量对质量的军备比赛风格,在美国新一代军事装备的效能飞跃面前,也处于弃之可惜留之无用的两难困境。


一言以蔽之,苏联 1970 年月的计策扩张已过度透支其能力,败相毕露而面临收缩调整。


在此背景下登场的苏联「和平攻势」,最初以外宣统战工作为重点,经由西欧各国提高群众带动规模弘远的反战反核抗议浪潮,试图阻止美军中程导弹在西德等东道国实际安置。


· 1981 年波恩举办示威,否决安置潘兴 Ⅱ 导弹


然而,苏联的这一波出击并不成功。1983 年 3 月,里根总统推出「计策防御倡议」(别号「星球大战」规划),不只精致接过了否决核火器的灯号,甚至把它举得更高。


里根发布,因为核战争极为可怕,美国将施展其在航空航天、半导体、新材料、高能物理等领域的科技优势,研究和安置能够匹敌大规模核导弹冲击的防御系统,使计策火器领域的「合营确保损坏」,改变为美国所领导下的「合营确留存活」。


· 1984 年 6 月,美国成功进行了人类历史上首次洲际导弹动能反对试验,向全世界传递了清楚无误的旗子:美国对待「星球大战」规划是负责的


面临「星球大战」,苏联的计策处境不只未有改善,反而或许进一步恶化 —— 一旦美国建成其声称的周全防御系统,苏联的核武库就或许失去对美国及其盟国的威慑浸染,再难与美国作对等抗衡。


如斯一来,苏联将势必从美苏两极式子的一级,沉湎为诸多次等列强的一员。


正在这一近乎弄巧成拙的危机时刻,戈尔巴乔夫成为了苏联的最高领导者。


下一盘和平的大棋


戈尔巴乔夫的内外施政,可以被视为苏联的「第二代和平攻势」。


· 出访时代向公家和媒体微笑的戈尔巴乔夫


新的攻势中,既然核火器的传统教条已经被「星球大战」打破,苏联的计策收缩难以避免,那么不妨因势利导,主动治理收缩的节奏和着重,尤其是在苏联自身难免损失霸权的前景下,争夺将美国也拖下超级大国宝座。


戈尔巴乔夫向里根提出「 10 年销毁悉数核武」,其算计便在于,若是美国计策防御设想最终成真,苏联若能以终将无用的核武库绑缚美国、换取合营裁减,也不失为晦气形势下的最优事实。


与此同时,苏联又提出国际关系领域的各类新倡议,高风亮节地卸下超级大国的冠冕,将事实上的计策收缩示意成苏联对「民主平等多极化的国际关系新式子」的倡议和追求,以消解美国霸权,树立苏联道义形象,鼓动向多极世界系统过渡的计策方针。


除了「欧安会」框架外,苏联还大力撑持连系国增加其全球过问能力,庖代任何单一国度(即美国)的国外动作。例如在两伊战争中的袭船战时代,苏联即提议美苏过问舰队统一吊挂连系国军灯号。


在戈尔巴乔夫的前景规划中,连系国将在苏法德日等兼具实力与意愿的有力成员主导下,解脱美国的操控,以其「幻想」形态施展浸染,回来 1947 年冷战揭幕之前的「初心」,竖立真正有力的连系国直属常备军,成为维护国际社会多元和平共处的「世界警察」。


· 筹备之初,连系国总部曾规划设立于尼加拉瓜,并规划竖立以 3 艘战列舰,6 艘航母为核心的常备水师舰队


在这一有利的国际情形下,苏联将得以借助西方世界的资金、市场与手艺,慢慢实现经济革新的方针,为其未来回答奠基。


戈尔巴乔夫的新一轮和平攻势,一时间令美国及其领导下的北约系统倍感尴尬,有北约官员直言:「现在我们只能说,我们是因为喜欢核火器才想拥核的,而没法再说是因为苏联也有核火器了。」


在地处冷战前方、直接承担大战风险,且因历史原因而极端盛行和平主义思潮的西德,戈尔巴乔夫更是迅速成为政坛偶像,以至于总理科尔私下里爱慕嫉妒恨地指控他「花了一大笔钱」来操控西德舆论,其连系政府更是在舆论冲击中一发千钧,不时向东方阵营扭捏。


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弗莱德 · 伊克莱牵头,汇集基辛格、布热津斯基、亨廷顿等美国卓越计策家的整合耐久计策委员会,则于 1988 年发布其第一份正式申报,对美国计策情形的前景作出了灰暗的理会:


苏联的计策收缩并不克实质解决计策火器僵持压力,而德日与中国的崛起又将使美国面临新的挑战,美国国力相对优势将进一步被削弱、稀释,维持霸权的难度将日益加剧。


同样施展这种时代氛围的,是日本 1988 年 10 月起头连载的长篇漫画《静默的舰队》:



有幻想有思虑的日本少壮军官劫持「大和号」核潜艇,响应国际关系民主化、多极化的历史潮流,叛离美军第七舰队序列,与军工复合体幕后把握的美国一路吃力战,击沉包括半途岛号航母、新泽西号战列舰在内的美舰逾 20 万吨。最终,中苏英法印五国核潜艇会师纽约曼哈顿海湾,为连系国大会助威,也打动了美国总统反思其霸权主义理念。


这种多极化脑子脑壳,在和平攻势影响下的西方舆论场上愈演愈烈:既然苏联业已主动摒弃「冷战脑子脑壳」,美国孑然一身的超级大国姿态显得颇为另类,似乎已经被某种浩荡的历史大潮抛在了一边。


失去的机会?


1987 年,精研国际关系大计策的美国学者保罗肯尼迪出版了其代表作《大国的兴衰》,经由对以前五个世纪的欧洲文明圈霸权更替研究,提出美国正在衰落的重大论断。



此书的出版,标记住国际关系学术界的「美国衰落」大争执达到高潮,在这场争执中,持「衰落」概念的学者占有主流地位,基欧汉、吉尔平、金德尔伯格等人人均在其列,至于若何应对美国的衰落,多数学者建议应直面实际,积极顺应多极化潮流,卸下错误时宜的超级大国担子。


也有如伯格斯滕(C. Fred Bergsten)等学者,提出美国效仿大英帝国故智,在霸权晚期主动选择与培养其接替者,具体来说就是收受崛起势头最迅猛的日本分享其霸权地位,优势互补,从而实现两国「合霸」(Bigemony),庖代美国力不从心的「垄断」(Hegemony),与其本人 20 年后提出的中美 G2 概念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于这一邀约,日本宦海也并不看得上眼。


石原慎太郎在同期出版的《日本可以说不》一书中,反而热情畅想日本凭借其先端手艺,在美苏之间饰演调整人的角色,进口苏联军用带动机用于国产新型战机,解脱美国钳制,也向苏联供给洲际导弹所用的芯片,匡助其维持与美国的军力平衡。



1988 年 12 月戈氏揭橥联大讲话,将苏联的国际声望推升到新高度之后,连美国保守主义阵营最卓越的「笔杆子」克劳萨默都极不情愿地作出了高度评价,视之为戈尔巴乔夫作为政治家的「天才」展现,能够将最堂皇靓丽鼓舞人心的理念与苏联的实际优点有机连络,不愧为这一时代最强悍的政治人物。


此时的克劳萨默生怕做梦也不会想到,短短几个月后他就将见证苏东阵营的剧变,并将亲手发现「单极时刻」一词以彰显美国的胜利。


今时今日回首,戈尔巴乔夫和平攻势从绚烂成功到惨烈失败的戏剧性转折,既非这一对外计策设计本身有何缺陷,亦非西方阵营此时有何匹敌性回应,问题照样出在己方阵营内部。


戈氏在革新进程中,强力榨取东欧兄弟党开启转型进程,并对其进程武断不予以任何强力过问,甚至武断阻止其本国政府以武力守卫政权,使其转型幅度迅速超出预期,也为苏联内部各加盟共和国处所势力释放了旗子:作为国度实体的苏维埃,并无行使其合法垄断暴力权的意志。


· 1988 年波兰否决派示威中公开响应戈尔巴乔夫革新


跟着遍地所勇敢截留财务收入,苏联财务能力骤然溃逃,惊人规模的赤字泉币化马上引起宏观经济动荡。原本成功的西方寒暄,也不得不从高举高打的幻想感召,转换为四处乞讨紧要施舍。


苏联的外部威信与商洽地位荡然无存,其最初的对外计策也已失去意义,走向最终解体的恶性轮回就此成型,并以每周、每月为单元单子络续加速。


是以也可以认为,「和平攻势」的最终失算源于这一计策的真诚:苏联并非只是高唱「国际合营体」的高调与美国争夺各国好感,而是切实在着手削减军备,放松对周边国度的把握,甚至接管了大量把握区域和边境的自愿星散而未诉诸武力。


· 1989 年,高举戈尔巴乔夫照片的东德青年

点击徽章,进入大象公会小轨范▼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