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选手与游戏主播,谁才是电子竞技的未来?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随着电竞行业越来越多的商业合作开始围绕游戏主播等一票内容创作者展开,一些顶级职业选手已经选择了离开职业赛场,转职成为全职主播。这一现象值得我们思忖,职业选手与游戏主播,谁才是电竞的未来?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来源:WIRED

编译:二闹

图片:来自网络


ID为“Mendo”卢卡斯·哈坎森过去从事着一份令不少年轻人羡慕的工作,他曾是一名电竞职业选手,日常工作内容就是打游戏,但即便是这样一个“游戏人生”,也很难让他开心起来。

 

为了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卢卡斯·哈坎森付出了许多,失去了许多。高中辍学,为了实现自己的电竞梦想每天练习《守望先锋》长达18个小时。这些付出很快有了回报,2017年,当OWL职业联赛中的休斯顿神枪手向他抛来橄榄枝时,他意识到,自己的刻苦付出迎来了最好的回报。然后,他被现实打败了。

 

在之后的职业生涯里,哈坎森意识到,电竞职业选手被称为运动员是有原因的。他在休斯顿神枪手的日程安排非常严格且千篇一律,起床,热身,然后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里练习《守望先锋》,直到这一天结束。

 

“实话说,在那里的经历很难熬。”哈坎森回忆起自己梦想成真之后的那段生活。当他有心思在Twitch上直播的时候,首先便受到了职业合同的限制。除此之外,职业赛事也几乎占据了他全部的精力。“当时,我每天的危机感都特别强烈,打个比方,如果暴雪对《守望先锋》的版本改动过大,我就必须拿出更多的精力去适应游戏内容,尽快调整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否则等待我的结果就只有一个——失业。”哈坎森补充道。

 

在OWL打了一个赛季之后,哈坎森放弃了自己的梦想,转而成了一名全职游戏主播。由于他个人有职业经历,同时游戏水平也十分出色,迅速被另一家国际知名俱乐部Liquid相中了。当然,能获得Liquid的青睐,除了其个人实力以外,还取决于前者大肆收编游戏主播的战略,Liuqid希望将俱乐部品牌与这些知名游戏主播进行更好地结合,通过俱乐部品牌提升自家游戏主播的影响力,已达到未来共赢的目的。

 

来到Liquid的日子终于让哈坎森感受到了期待已久的快乐,最近一段时间中,他总是直播拳头的FPS游戏《Valorant》,直播粉丝数量也上涨到了621000。哈坎森觉得自己如今不仅比职业选手更快乐,同时生活也更加稳定了。哈坎森说道:“虽然守望先锋联赛已经十分关注选手健康,但是我预测还会有不少职业选手和我一样,最终走上全职主播的道路,因为职业选手的困境并非只有我一个人感受到了。”


 

游戏主播比职业选手更吃香?

 

有不少职业选手过早地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转而追求他们认为更稳定、更有前景的职业,这种现象在国内国外都有不少案例。美国最大经纪公司UTA的电子竞技主管达蒙·刘表示,过去两年时间中,他看到了不少电竞职业选手选择转行,而背后的原因其实也不难分析:这些职业选手认为从事直播事业,与粉丝们进行密切互动从长远来看都能获得更高的经济收益,而且相比职业选手,主播的压力也小得多,因此,还有不少现役职业选手已经萌生了转行的念头。

 

职业选手群体中的这种转行观念并不局限在一小撮人当中,因为在整个行业中,职业俱乐部、游戏发行商、甚至是赞助商都在慢慢将资源向游戏主播这一群体当中倾斜。其中一些从业人员向媒体透露,加大对游戏主播群体的投入,目的在于实现业务的多元化发展。

 

根据Newzoo统计,电竞行业在2020年创造了约10亿美元的收入,然而在一些资本看来,看待这些行业数据必须持怀疑态度,同时也有不少人认为,电竞行业中一些知名组织的估值被夸大了,虽然一些顶级赛事能够轻易吸引成百上千万观众收看,但是目前电竞行业的商业变现能力并不足以摊平巨额赛事成本,比如高昂的赛事场馆成本、选手薪资成本、还有不少俱乐部承担着数千万美元的特许经营席位费。

 

当然,游戏厂商们也在努力提升电竞赛事的商业化能力,以求摊平投入成本。拳头游戏的电竞负责人克里斯·格里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拳头游戏在电竞业务上也正在努力实现“收支平衡”。

 

格里利表示:“电竞其实并不像外界说的那样是一个泡沫行业,但行业内确实有部分从业者转行或者改变发展战略,因为任何初创行业都存在这样一个阶段。”

 

除了上文提到的职业选手的转变以外,一些类似Liquid的职业俱乐部也在调整自身的运营战略,他们正在游戏直播领域进行更广泛地布局,签约一些当红游戏主播,而这些游戏主播并不需要以职业选手身份帮助俱乐部参赛,他们只需要在直播时加深俱乐部品牌与粉丝的联系即可。而俱乐部也会帮助主播们管理一些相关直播业务、提供赞助合作机会、提供薪水。

 

这些俱乐部青睐游戏主播的原因也很明显,这些游戏主播也能帮他们带来更多的商业赞助,因为与职业选手相比,这些游戏主播与粉丝间的粘性更强,商业赞助效果也更出众。

 

知名游戏设备品牌海盗船也佐证了以上观点,海盗船CEO安迪·保罗表示:“将资源向游戏主播倾斜本质就是为了投资回报率,到目前为止,电竞职业领域中的“赢家”数量屈指可数,不管是选手还是赞助品牌,因此,我的团队始终坚持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游戏电竞直播领域的KOL身上,因为这些KOL更容易被粉丝认同。”

 

甚至于一些厂商也十分看重游戏主播这一群体。从本质上来看,电竞本身就是一种商业营销活动,而他们也能够从游戏主播处获得更显著的商业回报。例如,不管是《堡垒之夜》的发行商Epic还是《英雄联盟》背后的拳头游戏,他们都已经对游戏主播群体采取了行动。2020年的《堡垒之夜》创作者杯便与不少Twitch知名主播联合起来,还为这些主播的粉丝提供福利。拳头在这一方面也动作频频,比如今年国内的LPL联赛,海外直播“一哥”Ninja便出境帮助赛事进行海外宣传。

 

“游戏主播们为电竞赛事带来了大量原本对这些项目不感兴趣的观众”格里利表示。


 

职业选手与游戏主播并非二元对立 

 

席卷整个行业的转行趋势,对职业选手们来说并不是毫无风险的。“即便两个行当的工作内容都是打游戏,但他们仍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行业。”UTA的达蒙·刘说道。

 

如今游戏直播行业不仅竞争激烈,红利也几乎被瓜分殆尽,此时入局直播行业,对一些职业选手来说并不是最优选。当然,职业选手转型主播也有明显的优势,比如职业期间积累下的知名度以及游戏水平等,但是在如今头部主播格局稳定、对手林立的环境下,如果职业选手没有更出色的成绩加持,便很难吸引到胃口已经十分刁钻的观众。

 

从这一方面来看,直播业务并非是所有职业选手的“温柔乡”,而职业选手与游戏主播两个行当,在电竞行业中也并非是二元对立的。对于职业选手来说,如果想要转型顺利,那么出色的成绩与职业赛场上的优异表现便是重要的加分项,而如果没有这些加分项,那么这些职业选手转行直播甚至无法比肩一些草根明星主播,这就带来了极大的转型风险。

 

从这里我们不难发现,职业选手与游戏主播,并非是电竞从业人员所面对的一条岔路口。电竞职业选手本就职业生涯短暂,可持续性并不理想,因此,游戏主播这一行当更像是职业选手道路尽头的一个转型选择。而为了能够在未来转型之后走得更加悠然,职业选手也应该将更多的心思放在走好当下的道路上,为自身未来转型打好基础。

 

而从整个电竞行业的角度来说,逐渐对游戏主播提起重视也并非是电竞职业前景渺茫,游戏主播只是为行业带来了更大的商业化发展空间。因此,无论是从选手角度还是行业发展角度来看,职业选手与游戏主播两个行业都有些相辅相成的味道,同时,也只有选手群体能够认识到两个行业相辅相成的关系,自己的未来发展才能更加明朗。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