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er Factor,如何在纸浆上写下我们的未来?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假如说过去的那种纸浆,就是我们小时候在游乐中心做手工用的那种东西,正是设计和建筑的未来呢?这就是年轻的企业家Riccardo Cavaciocchi 领导的意大利初创公司Paper Factor 发起的挑战。他用一种特殊的纤维素纸浆(一种可再生、经济且轻质的材料),构设了一些建筑表皮和涂层,这些表皮和涂层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大理石、熔岩、泥土甚至皮革,其在装饰上的应用似乎有着无限的可能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Riccardo Cavaciocchi 


Riccardo Cavaciocchi 来自“南方的佛罗伦萨”——莱切,而不太为人所知的是,这里当年曾因为它的纸浆产业大放异彩。他的母亲Lidiana Miotto 就曾在三十多年前开发了一种以纸质纤维和特种胶水为基础的自制化合物,用来修复当地的宗教作品和建筑、加固有可能毁坏的教堂屋顶或重塑古老的雕像。


就这样,她于1983年创立了Centro Restauro Materiale Cartaceo(大意为“使用纸质材料的修复中心”),其专业水平在整个意大利都具有权威地位。

莱切是普利亚大区的明珠之地。在莱切的历史中心,Riccardo Cavaciocchi 和他的初创公司Paper Factor 就位于一幢建于十五世纪的老房子里。同在这里的,还有Riccardo的母亲Lidiana Miotto,她发明了一种微纤维纸浆,用来修复宗教物品和建筑。


而Riccardo 则在建筑和设计领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他在纽约和巴塞罗那工作,并在米兰建立自己的关系网——直到他萌生了将母亲的成熟配方应用到宗教以外的其他领域,从而将家族的专有技术和自己的创造性特长结合起来的想法。


老宅的屋顶天台及几十株多肉植物,背景是建于1711年的Carmine教堂,该教堂是巴洛克建筑的瑰宝。


于是,他必须仔细研究这种纤维素纸浆的结构,评估其耐久性和强度,测试上千种可能的组合以得到不同的外观和触感,同时这一切都得到了莱切萨兰托大学的科学支持。

▲ 悬挂式的办公桌,圆凳让人联想到Ettore Sottsass 设计的胡椒研磨器……学建筑和设计出身的Riccardo Cavaciocchi 自己设计了他“实验室”中的所有家具。


Riccardo 充满热情地说:



Riccardo 笑着说:“这种聚合物的能力是不可思议的。完成后,材料看起来是如此自然,以至于你不会想到有人工干预的成分在里面。”


▲ 左:一组纸质微纤维制成的材料,有些看起来像是大理石。右:Riccardo Cavaciocchi 赞同巴西现代主义建筑师同等重视建筑外形和建筑材料的观点。这里是一本介绍建筑师及景观设计师Roberto Burle Marx的书籍。


他的最新产品是一种纸和橄榄核的微纤维混合物,这是当地的一种农业废料,在这个盛产橄榄油的地区最不缺的就是这个。这种材料固化以后看起来和水磨石一模一样。这些珍贵的纸浆是在莱切一个过去的酒厂仓库里生产的,Riccardo Cavaciocchi 把这里改造成了高科技的手工作坊,因为如要把原材料制成板材,则需要用到工人的手臂、传统的切割设备和数控铣床。


▲ Paper Factor 工厂建在莱切一个过去的酒厂仓库里,最里面是一间专门为这里设计的烘干室。市面上找不到任何一台现成的机器可以对公司设计的纤维素浆复合料进行最佳的硬化和干燥处理。


在这之前则在实验室开展工作,即建筑师和他的团队试制原型样件、开发工艺方法和考虑产品的应用。


▲ 材料、家具……在这个类似于智库的地方,Riccardo Cavaciocchi和他的团队为他特殊的纸浆开发了各种美学和实际应用,同时也验证了他发明家的地位。


▲ 左:写字台上,这里有一块来自海里的石头,它的纹理和颜色曾是Paper Factor出品的一款“皮肤”的灵感来源,此外还有一个金字塔形状的样件,Riccardo曾用它来测试材料的力学性能和强度。右:蓝色和红色的Informale款及绿色和棕色的Inlay 款。


实验室兼智库位于Miotto 夫人修复中心的楼上,而这座建于公元十五世纪的家族大宅位于莱切老城区的中心。这种全新类型的材料,这些“皮肤”,就像Riccardo Cavaciocchi 有时定义的那样,很快就迷倒了设计界。


▲ 为了设计出这些具有完美矿物特性的材料,建筑师和他的团队试制样件、开发工艺方法并考虑产品的应用。


▲ 各种不同密度、厚度及颜色的材料……Paper Factor的聚合物可以满足所有异想天开的创意。


从Tom Dixon开始,他和发明家一起打造了一个……棺材,其形状使人联想起古埃及的石棺,而材质则让人以为是一种有着美丽瑕疵的陶土。


▲ 背景是与Tom Dixon合作设计的如古埃及石棺一样的棺材。


此外,巴黎女建筑师和设计师Sophie Dries 通过出品商Kaia 的介绍与Paper Factor 合作,打造了一款令人惊艳的吊灯,并将其命名为Inner Glow。为了完成这件作品,她选中了Inferna 的纸质模型。“我喜欢它超自然的一面,”她坦言道,“它既像植物,又像石头。”这种纸质模型以不规则的方式,把内含LED灯珠的玻璃蛋包裹在里面。这次合作的第一件成品在Hollenegg 古堡里照亮着一个全部用天鹅绒装饰的客厅,古堡距离奥地利和斯洛文尼亚边境不远,其主人Alice Stori Liechtenstein 在这里为设计师组织驻场展览。Paper Factor 无疑赋予了纸浆尊贵的地位



今日话题


你如何看待这种新的纤维纸浆的未来?

你还知道哪些新奇的新材料?

快来留言告诉我们。

评论区等你哟!



撰文:Thomas Jean

摄影:Alessandra Ianniello

编辑:习木

新媒体编辑:甜甜



本文为《IDEAT理想家》版权所有,欢迎转发朋友圈;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告知转载事宜,侵权必究。


如果你前往里斯本,请万万不要错过他们的家


首发|黄觉和麦子的家,正在进行时......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