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孩,你们的胸辛苦了

自媒体 自媒体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1305 篇文章 - (自媒体www.77y77.com)


Sayings: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这是这几天我经验的最生气的一件事。


服装品牌 Calvin Klein 因为一张布满争议的海报,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纽约曼哈顿,模特 Jari Jones 的巨幅海报展现在街头。


这是 CK 内衣广告史上第一位黑人大码模特。



新闻一出,不满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是什么审美?真恶心。”

“为了政治正确,美丑都不分了。”


没了早年广告上“身高一米八,体重不过百”的香艳超模,男性观众急了。

他们大力冷笑她“黑、胖、丑”。

甚至今天在我的同伙圈里,还能看到对她的冲击。

而我认为,这恰恰是一次真正属于女性的内衣广告。

早年,内衣广告为了迎合男性审美,精挑细选的“天使们”胸大腿长。

内衣为了性感而设计,养的是男性观众的眼,勒的却是女性的胸。


内衣本就是女性身体的一件衣服,却在漫长的时间里,为了男性审美处事。

而现在,女孩们终于把“内衣自由”从男性审视的目光中拯救出来——


“我穿得舒服,你管得着吗?”




就在今年 5 月份,维多利亚的机要请来了周冬雨做亚洲区代言人。
 
她说:我不是定义上的性感。我是来定义新的性感的。
 
新的性感,是自然、舒服、不迎合。


广告一出,有人就坐不住了。
 
“要胸没胸,要曲线没曲线,她也配做维密代言人?”
 
           
他们无法接管这样的推翻:
 
“周冬雨需要穿内衣吗?”

“维密起头卖童装了?”



同时也有更多女孩站出来维护她:
 
“难道只有胸大才叫性感吗?”


若是你看过 2014 年的维密,就知道此次属于通俗女孩的内衣广告,有多么来之不易。
 
一贯以来,内衣品牌都在“替”女性定义性感。
 
维密曾经的一张广告图,10 位又高又瘦、前凸后翘的模特站得风情万种。

上面写着一行大字:完美身体。


可这样的“完美”放到实际生活中,有若干女孩能做到?
 
国外女孩们立时起头反击:

让我们来敷陈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完美!

她们模拟维密的构图和站位,重拍了一张照片。
 
个中,有的女孩年过半百,有的 150 斤。

她们离维密定义的“完美”很远,却离我们的生活很近——

这就是每一个女孩正本的式样。


她们用身体敷陈所有试图定义女性身体的内衣品牌:

内衣不是迎合男性审美的装饰品,而是女性自己穿得舒服的一件衣服。

你有大码的自由,也有小码的自由。

你有性感的自由,也有舒适的自由。

 

回忆起来,早年的内衣广告络续给我们洗脑——

好的内衣,让你的身体更性感苗条。
 
可是,性感的标准是谁定义的?

男性
 
广告里的模特们,个个胸大腰细腿长,脸上写满了诱惑和联想。
 
最经典的就是直男心中的不老女神林志玲,露出胸脯说出那句:
 
“我是都邑丽人,你呢?”


不好意思,我还真不是。

古早的内衣广告,给女孩们抛下了一个准确的衡量标准:
 
乳沟,要有两个指头那么深。


腰围,必需是 1 尺 9 以下。


而那些身体平平的女孩,以不和教材展现——

胸平腰粗,穿什么都不好看。
        

她们没精打采,似乎整个人生都因为腰围多了两尺毁掉了。

内衣广告还恫吓你:没有好身体,别想谈恋爱。

一个平胸女孩搭讪喜欢的男生,对方根基不care。


但一换上聚拢内衣,有了傲人胸围,男神立时拿下。
       

内衣在手,婚姻不愁。

不单拥有了把老公拴住的安然感,还能让你老公没安然感。


为了有效灌注这套理念,内衣广告还会煞有介事地瞎掰科学事理。
 
比如气温升高,乳房就下垂。


还请来“外国专家”背书:

这款内衣用的可是世界杯球衣同款科技,站着不动都能瘦身丰胸。


拉来素人女孩现场换内衣试验。

穿上这款内衣,肚子上的赘肉立时以80迈的速度转移到胸部,中科院看了都直呼熟行。


或许现在看起来很好笑,但在谁人时候,无数女性为它买单。
 
@当下频道 曾经采访过一对母女,妈妈年青年头时也买过不少塑身衣,因为广告实在太诱人了。
 
但广告究竟越好,越让她们猜忌自己的身体:
 
“女人30岁后身体就变形,就想拿个塑身衣固定一下,我要找回我小女生的谁人年月。”


几十年里,内衣广告设立了越来越高的身体门槛,用“黄金三围”困住女孩们的身体。

男性乐在个中,婷美广告中的倪虹洁甚至成为一代直男的性启蒙导师。

而女性却越来越焦虑,再也捡不回自信。
 


越焦虑,越想要变完美,哪怕支出疼痛的价格。
 
钢圈或许能挤出一条好看的曲线,却让女孩们的身体备受熬煎。
 
首先,热。一到夏天,胸罩里都能热煎鸡蛋了。


其次,勒。天天回家甩掉内衣,身上都有消不掉的勒痕。
 
摄影师 Justin Bartels 拍摄了一组照片,记录了女性身体上的内衣痕迹。


为了挤出广告里的乳沟,她们被内衣勒出凶猛胸痛。

       

没挤出曲线,却挤出了痔疮。


钢圈若是不小心冒出来,就或许扎进肉里。


除了身体的痛苦,更严重的是给女孩们一记精神上的重拳:

你不性感,你没魅力。

你不值得人人喜欢。

2015 年,马伊琍的新剧刚播了几集,观众们就起头吐槽她胸下垂,太肮脏,没一点儿女明星的式样。

那时她还在给孩子喂奶,没法穿塑形内衣。
 
于是她在微博发了篇长文,注释哺乳期的辛勤:

“请你们懂得。”


事实是,并没有人懂得她们。

女孩们只能照着完美标准,把自己强塞进性感的套子里。

这种削足适履,不舒服,也不康乐。

“超杀女”莫瑞兹 16 岁时拍片子,服装师给她换上聚拢内衣,里面填充的硅胶能让她的胸看起来更大。


也是从那一刻,她起头质疑自己的身体,尽量后来长大了,也很难释怀。 

甚至真的有人将婚姻不顺归罪于自己的身体,广告里的恫吓在女孩们身上应验了

多少女孩感受“身体不好,或许会婚姻不顺”。

图源记载片《寻找乳房》

在自我猜忌和身体焦虑中,她们艰难地成长,寻找自洽。



好在,越来越多的女孩们不再为内衣广告买单,也不再为男性幻想买单了。

她们逐渐领略,取悦别人,并不会让自己舒适。


终于,内衣广告也起头跳出传统审美,敷陈女孩们:

你不必迎合内衣,应该让内衣迎合你。

改变,是从收受真实的身体起头的——

美国内衣品牌 Aerie 就发布,内衣广告不再为模特修图。

高矮胖瘦,连装着义肢的女孩也都可以作为模特出现,每种身体都能展现魅力。

穿不上的 bra ,不如扔了它。


每一个女孩,都不值得把时间虚耗在错误适的胸罩上。
 
2016 年,无钢圈内衣起头风靡,1 年后,销量是钢圈内衣的两倍多。

这才是女孩们自己的选择。


更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内衣广告起头赏识不合的美——


58 岁,皮肤松懈,照样可以美妙舒展。
       

大肚腩也值得喜欢。


这样的改变有多灾,只有女性自己清楚。

被自卑和羞辱环绕的女孩们,终于想开了:

我才不要所谓的完美身体!

博主 @我是刘梦娜 就勇敢站出来打破传统审美。

她毛遂自荐,要拍一组素人内衣广告:

“就肚子上有多少肉,屁股上有肥胖纹的那种。”


最初拍摄时,她不自发地透露出自卑和怯生生:
      

不过自嘲的同时,也没忘了说:“请保留我的肚腩,感激。”


最后,她一脸自信地说:“我太能了!

我有权力选择适合自己的内衣——

早年被内衣广告忽视的,还有大龄女性。

79 岁的巴西老奶奶,专门设计高龄女性内衣,还自己做内衣模特。

就一个方针:每一个女人都应该被看见。

在我眼里,她美得弗成方物。


我也可以大精致方展露性感——

日本电视台曾街采路人,怎么看待夏天内衣若隐若现的问题?

有个 20 多岁的女孩稀奇放松,她穿的是露出式 bra:

“我胸小,没什么好看的,然则人人要看也OK。

我感受露得越多,世界越和平。”


我甚至可以选择不穿内衣——

美国女明星泰内勒·斯蒂芬斯加入颁奖礼,上台前正本筹算粘一个提拉胸型的乳贴,但对着镜子看了半天,最后照样决意扔掉它。

她很自信地说:“比起完美的胸,我更喜欢自己真实的式样。”


韩国明星崔雪莉因为不穿内衣被网友追着骂,说她不检核。

她直接在节目上正面回应:
 
“内衣就像搭配衣服的装饰品,可戴可不戴。
 
我感受不穿内衣很自然很有魅力啊。”


她们用了若干年,才穿上了真正适合自己的那件胸罩。

我进展全世界的女孩们,都能早日拥有内衣自由,

能没有压力没有肩负地说出:
 
我要的是我穿上的舒服,不是你看到的性感。       



撰稿:胖丁
责编:林小四、汽水儿


资料起原:微博、B站@当下频道、记载片《寻找乳房》

   晚祷时刻:


女孩,去穿那件最舒服的胸罩吧。


       




你可以胸小,也可以胸大,

你可以舒适,也可以性感,

都是你说了算!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