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宇题画——梅、兰 | 书画印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自媒体www.77y77.com)


(自媒体www.77y77.com)

高宇题画——梅、兰



一些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拙画的题识,或长或短,亦文亦白,属于近年来散在自家砚田里的劳作的影子,如耕牛之踏在地上的深深浅浅的脚印。顾影不仅是为了自怜,亦为自省。

                                           ——苏高宇                                                       

                                                                                                                                                         


        梅以格胜,故品格卑污者画梅不工。


        家风重要。一个人的谈吐风仪,不拘在任何情形下总带着自家门庭的风尚的影子;即便你活到了一百岁,老得像件文物,也仍然摆脱不了只有属于你那个院落里的特有的乳臭。


        梅有傲骨,生而不媚。


        疏影横斜,兀立岩阿,冷眼一看,知是梅花。





        庚子仲春,天日渐暖,晨起写此一枝,犹不胜冰雪孤寒之意。何也?


        能清奇而避浮艳,方显梅花品格。


       平生多傲骨,不畏雪霜寒,若待知音至,随开满树花。庚子立春后一日,户外大雨,寒气逼人,灯下以作诗之法写红梅,颇多同调之处也。


        梅以骨胜。惟落笔骨气洞达,方显梅花品格。





        大多数的花卉,都是为春天而活着。只有梅花,开放的时候,深心恻恻,有大寂寞。


        兰须清,梅要瘦,添一石,便古厚。大略万类皆如此,乐莫乐兮气味投。


         折得梅花,插于瓷瓶,能次第含苞,便有意趣。


        诗称佳品异凡材,玉骨冰肌月下栽,到底名花情最重,一枝灿烂送春来。


         曩于家山峭壁中见此一枝,殊为奇崛,移来纸上,以慰岑寂。


        意笔花卉之为艺,天赋学力各参其半。然学力可人为之,天赋机趣则纯任自然,不可强而得也。


         花忌浮艳,枝多拙厚,示人以朴,腕底篆籀。


         疏枝横斜,贵得天趣;天趣到处,功归用笔。


         寒香冰枝。拙则拙,朴则厚,思萦湖上,古雪篆籀。


        寒梅岑寂,不与凡花为俦。须以冷淡之意出之,方不失其本色也。丁酉三月杪,潜堂高宇偶画红梅如此。


         雨里看梅,美在一凄字。


         标格似旧。


         画有大精神,亦有小意趣,能毋因小失大,是真知画者也。


         梅花开放的时候,有明眸凝注,宛转不去。


         骨气老梅格。



 


       予写斯图,凝眸对之,举凡纷扰荣辱、眷慕喜戚,一切付诸浑忘。胸中湛然、廓然、悠然、渊然,真有所谓超鸿蒙混希夷之概,此皆梅月之所助也。


       晴江墨梅,多从宋人笔法中来。予仿其意,稍变其法,便失古意。洵一蟹不如一蟹也。


        孤山有梅,滴血为花。丙申春阳,高宇灯下。





       奇奇怪怪之树,冷冷冰冰著花,风耶雪耶摧僽,寂寞人在天涯。2015年最后一日,天犹未晴。


        人间凄寒,天涯伴我,惟此一枝耳。


        久矣忘情湖畔,客来莫问江南。


       天涯飘蓬事成尘,自将红蜡照病身,况是他乡多风雨,那堪更作钱塘人。


        玉骨横斜,凌寒绽花。湖山雪后,时沐月华。


       奇奇怪怪一枝花,数点珠光浸生涯。记得芝园池头树,可从月影识故家?


        年来意绪多飘忽,惯圈梅花不点蕊。


       画梅贵有风格,宜瘦不在肥。此金冬心先生之说也,予愧不能矣。甲午上冬,天将欲雪,援笔写此,冰玉俗绝。


        铁石身,风雪僽;气归真,生太瘦。点珠光,百花后。梅兮梅兮应有恨,孤山处士今已矣,独立天地谁与俦。


        元明人所作花卉,高逸浑厚,虽以造化为师而不袭其貌,纯以书法用笔,直写神髓,今人不得一窥堂奥也。


        客舍院落,遍植杂树,枝多清奇,兀立如异类也。予感其为凡木而不甘流俗,乃倚窗展纸,为之写照。初而如梨木、再变而类枣树,三变则似梅花矣。可也怪。


       相逢莫作喈嗟语,皆因凄凄在乱离。前贤此句,字字剜心,略无造作,殆伤心人别有怀抱耶?予于残春孤灯下读此,颇多同调之处也。


        在去年的枝头,开着摘去记忆的花。甲午梅花开后,高宇灯下。


        奇奇怪怪一树花,兀兀突突动石罅,端的瘦硬老君复,无事凭栏看烟霞。


        拙则沉,朴则厚。过眼春色,腕底篆籒。


        此为老纸,而不吃墨,真辜负岁月也。


        真正的美只有在合适的年龄才能够理解。孩子太小了,走不进梅花的境界。


        赏花需要心情。               


        清欢之味,颇不易得。




       此纸甚劣,笔行其上,无枯湿之变,如与无趣之人枯坐一室,殊乏味也。


       运笔之妙在于运腕,腕活则气韵生焉。


       晨起见网上有此一枝,颇多情态,移来纸上,以悦倦眼。


       庚子仲春,天日渐暖,晨起写此一枝,犹不胜冰雪孤寒之意,何也?





       扬州二李,妙于用笔。尤以写兰,脱尽画谱习气,一种山野朴茂之趣逼于目前,于明季诸家之后,生面为之一开。兹拟其大意,以寄仰止云。


       画之雅俗,在于格调;格调高低,归于用笔。


       意笔花卉,有以功力胜者、又有以趣味胜者。欲求两全,殊不易得。


       山野兰蕙,生机勃勃,诚非盎植盆栽之物所能比拟者也。


       凡画,能熟极而生,其恣意处每有未到之笔,若不经意,则自能涤尽匠家习气矣。


       文章家善写闲话,画家知用放逸奇宕之笔,皆称妙手矣。


       墨法即水法。惟空濛迷离之境,最饶趣外之趣也。


       标格相侔,互敬为俦;是真君子,常常低头。





       予乡位于沅头澧尾。涧底山边,遍开兰花,令人低徊。其情其态,殆非耽于盎植盆栽者所能梦见也。


       百卉千花,岁发新枝。惟予腕底兰花,年年旧样,为予以为大惭。


        近世海上诸大家,以秀水蒲作英一种萧散野逸态度,为最不可即也。





       自来名家手笔,或偏于机巧,或失之于拙笨。惟会心于灵动与古厚之间者,则真为透网之鳞矣。


       运笔之妙全在运腕,腕活则笔活,笔活则气韵生矣。


       昨日长途乘车,予恐精力不济,不肯取好纸作画。予不惜拙笔而惜佳纸,盖纸为工人手造,片纸皆为心血凝成,任意涂抹,心有不忍也。





        予家沅头澧尾,遍野兰蕙,生气勃发,大异于画谱旧样。今于屋外居写此,当自有我样,不与前人同一面孔也。


        此纸甚劣,用于画兰,真孤负芳菲也。


        网上见此野兰图片,饶有意趣,大异盆中之物,乃移来纸上,验其活否。


        网上见有兰花照片,生机勃发,爱而临之。


        其馨在心。


        此为大幅兰竹中所裁出者,予视花略有生趣,乃不舍撕毁,留存自赏。





        春分之夜,狂风大作,凄厉逼人,如闻秋声。己亥潜堂高宇放笔如此,以摹其状。


        灵根本不种凡家,峭壁寒岩冷著花,愿祈天风绕山过,芳心无意竞繁华。


        以劣纸作水墨,如对无趣之人,只是唐突,在在生硬。





       晨起见网上兰花图片,极具情态,诚非古今兰手所能梦见者。遂爱而临之,以捉其生意云。


        曩于家山峭壁中见此一枝,殊为奇崛,兹移来纸上,以慰岑寂。


        室有吊兰,叶片舒展,姿媚跃出,特具画意。移来纸上,为添数花,便成画矣。





       前人论书云:发笔处便要提得起笔,不使其自偃,乃是千古不传语。其于意笔花卉亦然。龚半千有谓:用笔能活活能转,不活不转谓之板。殆此之谓耶?


        此种画法,难在用笔,要使轻柔中含绵韧之意,方可除去油滑甜媚之弊。


        以包装纸残片练手。画不入古,人见纸上留有水渍,或以为古耶?呵呵。


        兰称香祖,石为山骨,更添湘君,森森怡穆。


        剪取文庙春鬓影,更添银芽著灵根。观乾州文庙兰花展,归而写此。




         有时有心,有时无心,沁人心脾,只两三茎。


         其气幽清,其态盈盈,言念君子,尚宝其心。


        夜梦友人索画兰,予展纸道旁,当即应之。围观者三五人,间或议论。其一云:当街画兰,何贱若此!予闻言惊悚。忽而醒,孤枕反侧,不觉好笑。予自画所喜而已,岂以闲言为困哉。


         孤峰峭崖,春来俯瞰百花。岂愿栽盆植盎,由人摆弄糟蹋。


         打破盎植盆栽,耻与凡卉争荣,我自蓬勃崖谷,颠倒十里春风。


         潇湘多雨,阻我游踪。为写春兰小卷,使心随兰气而飘远,不亦宜乎?


        居京华十余载,识得人情冷暖,炙了红蜡病身。无烟酒打牌跳舞之嗜,日相盘桓者,惟一砚耳。常常心魂孤慽,自画自写,日子去如烟雾,悲欣都绕其中。





         于僻静的山谷,支起自己的清影;在繁华的季节,开放安静的花。


         兰、石、竹,格、气、骨,草木非人,人输草木。


        叶浑朴,花清瘦;草如草,柄似籀。能事不能真画手,悟得元古即通透。


        昨夜点写此花时,突然息电,一时无措,后借手机微光摸索而成。时月悬天半,明澈堂皇,因知吾与名花皆不孤也。


         三五叶,数茎花,居空谷,浴月华。


         一瞥而过,久伴乃香。户外狂风大作,予感伤时节,为花写照。





          涧底山边,得大自在。


          四茎兰,两竿竹,共清素,乃同缶。


          兰花有笑意,我何苦哀伤。予性忧郁,每于宵深人静时,独对青灯,念十丈红尘中事,忆旧伤往,不禁咨嗟太息,泪与墨并矣。乙未桐月,潜堂高宇灯下并识。


         冬心先生有謂:“国香零落抱香愁,岂肯同葱同蒜去卖街头。”非不能也,实不欲也。市井之流安知其意?


         以秃笔,写残兰,若故地,逢发伴。鬓毛如霜莫嗟叹,砚田生活自应闲。甲午盛夏,得故人书,意有所不适,慨然写此。





         素面冰心最可人。


        我开放在山里,清香的名声远飘山外。


        或谓喜气画兰,怒气画竹。然写此小品,予非但无喜,翻多苦涩,良可慨也。


        予爱画兰而不善养兰。岁阑寒重,盆中兰花日渐消瘦,且有枯叶数片哀哀于目前矣。怎奈予不日将返湘过年,不得与花叶日夕相伴,乃为之挥泪写照。殆万物皆有情,而聚散各秉天缘。思之念之,能不痛哉?!





         家山多野兰。涧底岩阿,自在开放,人以寻常花卉视之。自居京华十余年,不独不知兰香,而且辜负花影。兹以淡墨移来纸上,以解心念。


        你用心赏花的时候你便撷取了花的灵魂。


        试用土纸,像是与真的乡下人交往,朴实自是朴实,可也狡猾着呢,不好把握。呵呵。


        花如玉面,叶似耕夫,粗粗细细,寓巧于朴。


       碧叶长,嫩玉瘦;发空谷,野樵嗅;移瓶中,尤灵透。大略万类皆如此,乐莫乐兮气味投。





         新买的兰花开得正好,花色不闹,淡绿如春茶。朋友见了,说是“四季兰”。___四季兰是不是四季都开花呢?我不知道。但是生命中常常是因为有了期待,我们便觉得快乐而充实了。


        平生礼拜数兰深,落拓风尘情更真。作客十年寻旧谊,赏心只在沅澧滨。友人送云南土纸,嘱试用之。


         北人拙硬,南人秀婉,兼而用之,是真幽兰。


        今人撇兰叶,率以柔软秀媚为能事,徒悦俗眼,而一段春风劲爽之气全失 。予写此小帧,亦不免染其病。谓偶尔为之则可,若专意为之则必堕俗格矣。切记切记!


         故园多幽兰,涧底岩边,自在开放,予深喜之。自居京华,时时移来纸上,早晚得省却多少思念。





         朋友嘱画兰,实际上他要的是蕙,并且是希望花越多越好。我说:花多了就失去了兰的名贵,不是说花香不在多么。他回答却是这样的:如果花又香、又多,那该多好啊!是不是?我听后,知道辩不过他,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并记了我们的对话。


        宋贤所谓墨戏画,须以文人之灵趣,出之以草草之笔墨,纯任天真,不屑修饰,以发其所向也。




苏高宇


土家族,1966年出生于湘西。中国当代颇有影响的中青年大写意花鸟画家、文艺评论家、作家。


艺术简历

● 2006年被《中国画市场白皮书·中国画市场年度研究报告》评选为“中国画最受尊敬的100名当代画家”之一
● 2010年当选文化部年度人物
● 2012年获新华网“年度最受藏界关注奖”
● 先后担任中国美术出版总社《人民美术》副主编、《中国画收藏文献》主编、《国画研究》杂志学术顾问
● 参与国家重点艺术科研课题“当代中国画品”及湖南省高等美术教材的编撰工作
● 名录入编国家民委《土家族简史》(该书只介绍土家族代表性画家共两位,即黄永玉和苏高宇)
● 《花城》《散文选刊》等文学大刊均刊登其散文专题,出版有散文集《恍惚》




收藏品鉴 | 魏萍  13520624596

美编 | 小静 lanxuan1289

书画印艺术空间


(欢迎转载·转载请标明转自公眾號“中国书画印”)

  ID:shuhuayin791

  欢迎关注!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