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失独母亲怀孕,医院拒收,谁为独生政策的代价买单丨今日话题

自媒体 自媒体

六旬失独母亲怀孕,医院拒收,谁为独生政策的代价买单丨今日话题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自媒体www.77y77.com)

文 | 实习编辑 陈纯妮

(自媒体www.77y77.com)


近日,67岁大龄失独母亲张恒试管怀上双胞胎,产检时遭医院拒收的新闻引发热议。4年前一场车祸,张恒失去34岁独子。去年夫妻俩开始尝试试管婴儿,今年6月,张恒怀上双胞胎,却遭遇产检难。她称医院都不收她,或建议引产。对此,有人认为她不负责任,是自私的,也有人为她感到悲伤,希望她得到支持。双方的说法都不无道理,这种“悲伤又无奈”的悲剧究竟谁该买单


大龄失独母亲情感寄托于再生,不是原罪


心理学论文《失独老人心理困境分析与救助》里提到,失独老人的情绪表现为:极度抑郁、敏感,易动怒,恐惧,痛苦和孤独。同时,他们会感到绝望:中国的老百姓很大程度上活的就是孩子,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共同的话题也是孩子,没有孩子,往往就什么都没有了。


张恒接受采访时也提到,自己多年睡不着觉,需要靠安眠药帮助睡眠,后来吃三片都没有用。孩子没了,家庭生活一下落了空,曾经也试图走出来,抱养孩子未果,找代孕更是违法,情感没有寄托,最终才自己寻找出这条生路。


“孩子是母亲的命,也是我的精神寄托。我失独的时候,没人管我,,最后我自己想出一个生路,却封杀我?” 67岁的“高龄产妇”张恒为自己腹中的胎儿难过不已。


她现在的悲伤,也许经历过被告知最好引产的母亲都能体会,但张恒过去失独的痛苦,大部分人一辈子都不会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当不够理智的行为是为了弥补非己因素造成的悲剧时,谁也不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受害人。假如将4年前的车祸看作是插在张恒夫妇身上的尖刀,那么指责张恒自私的人也许就是在他们伤口上撒盐。虽然张恒的行为不够理智,但用自私来形容她的行为还是言重了。张恒表示自己为接种试管婴儿做足了准备,从2017年开始,加强了身体的锻炼,每天坚持1000米的游泳来提高身体的各项机能。同时,也考虑到了自己不在后小孩可以交由姐姐的女儿抚养,并不会增加国家的负担。


事实上,目前我国没有对孕妇年龄做出法规限制,于法于情,大龄失独母亲情感寄托再生育都不是原罪。


但是 “生”有风险,“养”也存在风险


其实失独家庭不是个案,大龄产子也不是首例,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有六七十岁当妈妈的案例。2010年,60岁的盛海琳在失去独女后冒险选择了再生,希望借此安抚失独后的创伤。5月25日,双胞胎女儿智智、慧慧提前来到人世间。2016年,长春市吉大二院,一名64岁的“失独”高龄产妇在闭经10年后再次通过试管婴儿技术怀孕,并于12月28日剖腹产生下一个7斤4两的男婴,母子均安。2016年,72岁的印度老太卡武尔接受2年多试管受精治疗后,终于在丈夫79岁时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成为当时世界上年龄最大的初产妇。


但之所以张恒的行为被一些网友批评为不够理智,是因为高龄孕育的成功个例,并不代表人类生育极限的普遍延长,媒体报道成功的个例也不会使高龄生育风险降低。


“生”有风险。虽然张恒表示自己衡量过风险,但是在她的处境,衡量风险时不免还是感性大于理性。一般来说,高龄孕产妇是指分娩年龄≥35岁的孕产妇,其妊娠相关风险均明显高于非高龄孕产妇。调查研究表明,高龄产妇胎膜早破与早产发生率增大、妊娠期间易发高血压和糖尿病、生出的孩子身体较弱、新生儿缺陷风险增高……其中,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是产科常见疾患,占全部妊娠的5% ~ 16%,是孕产妇死亡第二大原因。“封杀”张恒的多家医院也非带有偏见地拒收,产检结果显示张恒因妊娠出现高血压,就算不是67岁高龄,医院也会在风险评估的基础上对孕妇提出建议,张恒这个“衡量过风险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是可能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的。


“养”也存在风险。有网友直言“把新生孩子当做自己的情感寄托,有没有想过这个情感寄托以后能寄托谁?”2012年,广州秀东区,就有一对失独再生育的老龄夫妇最终不堪生活压力跳楼自尽,留下一对年幼的龙凤胎不知何去何从。上文提及的成功个例盛海琳就在育儿的第八年也坦言“我的经历不可仿效”。


六旬失独母亲怀孕,医院拒收,谁为独生政策的代价买单丨今日话题

盛海琳接受采访


在一定意义上,任何人都可以为人父母,不管他是贫穷或者富有,善良或者恶毒,健康或者患病,这是生而为人最伟大的权利也是最让人心酸的权利。让人心酸的点就在于父母可以决定生不生下孩子,而孩子却无法选择父母。日本电影《小偷家族》就质疑“把孩子生下来就是母亲吗?”未来的事情我们无法预知,也许这对即将诞生的双胞胎会健康地出生成长,会感谢母亲给予他们的生命,也许他们会在承受不住生活压力、他人眼光时埋怨母亲带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也正是这种不确定性,让看官们力不从心,悲伤又无奈。


失独父母的悲剧是配合国家政策所付出的代价,除了钱,政策和社会关爱也应该跟上


造成这种窘状的原因之一是试管婴儿技术的不合理运用,妇产科医生蔡珠华解读这次事件时表示,生命权应该高于生育权,医疗技术应该带给人们更好的生活,而现在这个试管婴儿却带给张恒可能死亡的风险。但是让张恒除去这个选择的话,问题又回到了对失独老人的悲剧如何应对的层面上了。


据社科院的一项研究显示,计划生育使得中国人口过快增长的势头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是也同时制造了1.5亿独生子女,和超过100万失独家庭。预计到2050年,中国将产生1100万失独家庭。


失独父母的悲剧是配合国家政策所付出的代价,失独家庭的数量可能增加,出路却还没有被探索出来。长期沉浸在绝望中及高风险再生育都不该成为大龄失独家庭的选择,从张恒的采访可以得知,她的这个选择是无奈之举,如果社会、政策没有任何改变,越来越多的失独家庭被无奈逼到这一步,效仿张恒的做法,社会可能出现更大的问题。


事实上,国家政策也一直从经济补助、养老问题、住房问题等方面持续关注失独家庭,并不断推进新政策,想要给失独家庭更好地补助和待遇,但是,除了钱、养老补助等,失独老人的情感何处寄托,仍然是摆在全社会面前一个沉甸甸的问号。


虽然有相关政策鼓励失独家庭领养小孩,例如早在2015年,浙江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等部门出台《关于进一步做好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扶助工作的意见》就表示,失独家庭依法收养子女的,按户给予一次性5万元补助,但实际操作起来,领养小孩并没有那么容易,即使我国收养法并没有明确收养年龄上限,但道道程序操作下来,再加上排号等待的时间,很多大龄失独家庭就在等待中年纪渐长,最后被告知年龄过大不适合领养小孩。2013年,湖南一位失独母亲为领养小孩四处奔波无果,就向当地社区和区政府提交了一份申请,希望政府能提供一个平台。对此,相关部门为其开出了一个失独证明,让福利院优先考虑其领养事宜,但并没有起作用。


相较于长期的孤独生活和冒死高龄生产,放宽对失独者的领养条件,给失独家庭多点希望,建立有利于失独家庭与孤儿之间的养育机制,也许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失独父母精神无所寄托的问题。同时,社会关爱也该跟上,让更多的“失独者之家”落到实处,让志愿者给领养孩子未果的母亲回信“我来做您的儿子”不再成为新闻,让失独老人感受到失独不失家,人没家还在,也许失独老人就不会做出超高龄再孕这种不理智的选择。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