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上市的时间,盛大最高市值是多少!

自媒体 自媒体

华东新闻中心 梁轶雯

消息,自纳斯达克摘牌退市后,盛大游戏回归A股的进程不断横生枝节。在中概股回归浪潮中诞生的一个又一个造富神话的刺激下, 各路资本为了“抢食”甚至“独食”盛大游戏私有化的大蛋糕而反复博弈,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历经7轮变更,股权被多次易手。一拖再拖,伴随着中概股回归借壳重组的风声渐紧,盛大游戏似已错过回归A股的最佳良机,而与之同期开启回归之路的巨人网络、完美世界等已经完成了借壳回归的华丽变身。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如今,盛大游戏回归A股遥遥无期,而各路资本的鏖战已经火烧到盛大游戏的管理层。公司近期新任命的CEO谢斐的合法性遭到股东的质疑,又有多名高层相继出走。在业务层面,“盛大游戏”商标授权期限将止、明星产品《传奇》的跨国IP纠纷等其他潜在危机令其发展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股东内斗 高管出局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6月24日,盛大游戏私有化参与方——宁夏中银绒业(000982)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绒集团”)发出《致盛大游戏现有管理层公开信》,直接发起对新任CEO谢斐上任合法性的质疑。信中声明“未经盛大游戏全体投资人一致同意,盛大游戏的任一投资人、盛大游戏所属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权变更盛大游戏原有管理架构,包括无权任命和撤换盛大游戏的高层管理人员及变更相关高层管理人员的职责权限”。

作为回应,盛大游戏董事会立即向全体员工发出题为《开放透明 不忘初心》的公开信,信中指出,根据开曼群岛法律“盛大游戏董事会同意并签署的相关人事任命真实有效”。公开信表示,盛大游戏新管理层一致秉承着“股东纠纷不应影响盛大游戏业务开展”的原则,在不断梳理和推动公司业务发展。

谢斐上任的消息是5月20日公布的,与此消息同步的是,盛大游戏宣布,其持股公司亿利盛达投资控股(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利盛达”)已将所持有的9.02%股份及34.38%投票权转让给银泰集团旗下控股企业。伴随此次股权变更,此前任职华数传媒(000156)副总裁谢斐作为银泰集团代表出任CEO,原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张蓥锋不再任CEO一职。

谢斐作为银泰集团的代表成为盛大游戏新任CEO仅一个月后,高管已经历“大换血”。6月29日,盛大游戏宣布,市场传播中心副总裁朱笑靖辞职,谭雁峰加盟盛大游戏接替其职位。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盛大游戏CFO姚立和CAO(首席行政官)张瑾被当场解职。

在银泰集团入局前,中绒集团通过四家境内有限合伙企业间接控制了盛大游戏约 41.19%的权益,不过其并未对管理层进行变动。中绒集团旗下唯一上市公司——宁夏中银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银绒业”)曾一度被锁定为盛大回归A股的借壳标的。

中绒集团表示对于银泰集团的入局事先并不知情,也是通过媒体的相关新闻报道才获知。对此,中绒集团反应非常激烈,已直接起诉至法院。

6月12日,中绒集团通过中银绒业发布公告称,作为原告的中绒集团已将亿利达(002686)、张蓥锋以及银泰集团旗下公司JW HOLDINGS CAYMAN LP(以下简称JW )诉至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绒集团表示张蓥锋和亿利达曾出具过一份书面承诺,其应按照中绒集团的指示行使其间接持有的盛大游戏股东权利。未经中绒集团同意,不得转让其间接持有的盛大游戏股份。中银绒业表示,上述转让行为违反了这一承诺,触犯了中绒集团的合法权益,中绒集团将积极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不过,张蓥锋之后委托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发表律师声明,否认了签署过所谓的“承诺函”。

对于引入银泰集团,盛大游戏管理层此前表示,公司决定行此“破局”之举,通过出让所持股份引入新股东,让管理层得以将精力和目光专注于公司运营、追求品质,“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管理层更迭的背后,是缠斗不休的资本。盛大游戏希望通过此举让管理层专注于运营的美好愿望,实现起来注定困难重重。

2年历经7轮变更 私有化陷“三国杀”闹剧

巨人网络以及完美世界等中概股回归后在股市连续涨停的表现,无疑对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产生了强烈的刺激,其股东之间上演了令人眼花撩乱的“混战”戏码。充满了变数的私有化进程,使得盛大游戏的回归之路成为中概股回归潮中最波折的归途。

自从2014年1月,盛大游戏收到以盛大集团、春华资本为首的财团私有化要约以来,两年多的时间里经历了7次私有化财团变更。其间,完美世界、海通证券(600837)、 FV Investment Holdings、 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等相继入局后又退出。

对此,长期关注互动娱乐(300043)的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薛永锋表示:“现在就是各种乱,大家都知道盛大游戏再上A股肯定是个好概念,所以都想切一块蛋糕。”

经历了多轮变化后,目前盛大游戏主要股东由三方构成,除了中绒集团和银泰集团外,还有上市公司世纪华通(002602)的控股股东华通控股联合大股东旗下子公司及上海东方证券(600958)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设立的“砾系基金”。据公开资料显示,中绒集团、砾系基金、银泰集团目前在盛大游戏的持股比例大致为41.19%、43%、9.02%。

在银泰集团入局之前,第一、第二大股东之间的角力大戏早已开始。据媒体报道,去年12月29日,盛大游戏召开股东大会,盛大游戏母公司准备以现金方式收购当前盛大游戏发行在外的股份。即部分股东所持股票不在回购之列。这些不在回购名单之外的股东包括中绒集团实际控制其中四个平台、亿利盛达等6家。如果收购成功,曾经的大股东世纪华通将会出局。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世纪华通通过关联公司上海砾游向中绒集团发出律师函,称香港高等法院已于2015年12月26日紧急颁下禁制令。

曾经一度信心满满的中绒集团,正等着盛大游戏注入,却不想后院失火。由于7名私有化财团合伙人认为中绒集团无故消减其出资份额,将21.45亿元出资份额被调整到仅剩4.78亿元,遂将中绒集团和其监事马生明告上法庭。这7名合伙人——三家投资机构及四位自然人分别在上海浦东新区法院、银川中院、宁夏高院三院同时起诉中绒集团。

其后出现了更为戏剧性的转折。原定于12月28日开庭的上述案件却突然延期,因为中绒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中银绒业的前董事长马生国及马生明(马生国的弟弟)因涉嫌涉嫌合同诈骗被宁夏警方刑事立案。基于“刑事案件大于民事诉讼的规定,案件将延期审理”。在此之前,媒体曾报道中银绒业、马生国涉嫌利用虚假合同骗取出口退税。

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牵头者被立案,这基本堵死了中银绒业争抢盛大游戏“回归盛宴”的路径。按规定,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因涉嫌犯罪正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上市公司无法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出资已被冻结,目前处于调查阶段,尚未结案。

第一、第二大股东之间的闹剧使得盛大的再上市之路陷入了僵局。而此番引入的银泰集团的资本意图尚不明确。银泰集团的掌门人沈国军曾在公开场合多次谈及银泰集团旗下的几大行业都非常传统,现在市场和客户都在发生巨大的改变,传统行业的企业家应该寻找新的实体经济的发展模式。此番以18.6亿元人民币购买亿利盛达持有的盛大游戏股权,或许是银泰集团在转型路上的一个尝试。

内部资本博弈 外部麻烦不断

尽管盛大游戏一直强调“股东纠纷不应影响盛大游戏业务开展”。但是显然公司背后的资本纠葛与博弈已经波及到了管理层,业内人士表示管理层的变化势必会影响到公司的发展与前途。

此外,盛大游戏外部还面临着各种麻烦,包括版权纠葛以及商标授权期限等等,这都像盛大游戏发展道路上的一个个定时炸弹。

在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跌宕起伏的闹剧中,早已出售股份的盛大集团屡屡被拖下水。2014年11月,盛大集团将所持有的盛大游戏股份全部出售。盛大游戏的真正创始人陈天桥随后画风一变,投资了美国的P2P平台Lending Club,转型“风险投资”领域。

按耐不住的盛大集团在2016年1月发布公告,宣布盛大游戏股东权益纠纷等与盛大集团无关,撇清与盛大游戏的关系。同时声明盛大集团授权盛大游戏公司使用的“盛大游戏”商标将于2016年12月31日到期。盛大游戏公司或将在年底被迫改名,而这对于公司的影响不言而喻。

而另一个麻烦则是经典游戏《传奇》的IP纠纷。盛大游戏于6月28日下午为端游新作《传奇永恒》召开发布会,会上还邀请到“火华社”社长刘烨助阵。而就在发布会结束几个小时后,恺英网络(002517)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签订传奇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授权许可合同的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韩国Wemade Entertainment Co., Ltd(娱美德公司)签订了传奇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授权许可合同。此前盛大游戏与Wemade已就传奇的版权问题发表过多轮争锋相对的言论,而此次随着另一家中国上市公司的介入,这一著作权纠纷恐怕一时半会儿难以收场。

除了传奇以外,盛大游戏的业务缺乏新的爆款游戏的支撑,其研发能力也屡屡被人诟病。而传奇虽然经典,但是对于玩家而言也不免缺乏新意审美疲劳了。而且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端游是否能够为盛大游戏再续辉煌仍然是个未知数。

其实,盛大游戏的疲弱在退市前的财报中已可窥一斑。2015年半年报是盛大游戏发布的最后一份财报,数据显示其净利几乎腰斩。根据截至6月30日的2015年上半年未审计的财报,盛大游戏2015年上半年净营收14.46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6.1%;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2.895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下滑了52.2%。

身处内忧外患中的盛大游戏能否再续“传奇”的确令人担忧。盛大游戏在其《开放透明 不忘初心》的致员工公开信里也不断自问:“盛大游戏的未来在哪里?盛大游戏将构建什么样的核心竞争力?” “盛大游戏作为中国最知名的发行商之一,我们的发行能力去哪儿了?盛大游戏10多年前就提出了网络迪士尼的概念,在泛娱乐概念席卷互联网的今天,我们又走到了哪一步?”

盛大游戏表示过去的1个多月里,董事会进行了深刻的思考,也和大量的员工探讨过一些问题。希望能有一些改变。“在互联网的时代,改变才是唯一不变的东西,不是吗?”盛大游戏公开信中说。

过去两年里,盛大游戏在资本层面、人事架构层面的确让人看到了走马灯式的花样变幻。但是在其他领域,尤其是游戏研发层面的变化,却并没有呈现出同样“精彩”的变化。截止发稿,盛大游戏并没有对和询问提出的关于人员大换血的原因以及最新的业绩情况给出回复。

“现在因为管理的混乱,导致产品研发的混乱,现在整个公司新产品都出现了问题。”薛勇峰说。

现在对于处在风口浪尖的管理层而言,一定希望尽快平息各种事端,包括对于其合法性以及人员流动的质疑,才能更好的推动业务的发展。

但是逐利的资本可能不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很难在短期内让争端定下来。”。薛勇峰说:“现在各方角力,很可能几败俱伤”。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