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求助扫黑办:我输了六千万

自媒体 自媒体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平时衣冠楚楚,实际就是个江湖骗子!” (原创文章www.77y77.com)

一个并无财富的所谓“老板”,耐久租住高档酒店,揄扬能“摆平法院”,靠与领导合影实施诈骗,还开设赌场、造孽拘禁、忽悠一帮打手横行无忌……

2020年7月15日,跟着湖南省湘潭县人民法院对周靖凯等19人涉恶案件公开进行一审宣判,他们所犯的累累罪过也被公之于众——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不帮你儿子还钱,让你不得静谧!”

“陷入打赌这个深渊,不单害了我自己也拖累了家人,要想解脱只有与以前决裂……”

2018年3月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刚启动不久,湖南湘潭市公安局扫黑办就收到了一封“悔过乞助书”。

写这封信的人叫莫某东,是某有名企业董事长莫某军的独子。

“因为打赌,我已经输掉家里6000多万元,还欠下将近切切的债务。”

莫某东说,部门讨帐人钳制他还债,使他有家不克归,老婆也吓得和他离了婚,催债人还骚扰他父母不得静谧。

“仅凭我个人和家人的力量,不克彻底斩断与以前打赌圈的关系。是以,我在悔过的同时,也稀奇向人民公安乞助。”

此后不久,莫某军也亲手向市扫黑办递交了一封请求信,信中表达了对儿子深陷打赌的咬牙切齿,也痛斥了收集打赌、高利贷等违法行为的“可恶”。

“进展公安机关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把袭击收集打赌、高利贷、地下钱庄作为首要内容,彻底铲除各类打赌恶习。”莫某军在信中写道。

然而,就在警方开展前期查询的时候,莫某军一家却受到了催债人变本加厉的骚扰。

2018年5月12日,莫某军所住别墅遭三名男子闯入,他们威胁称:“不帮你儿子还钱,我们就天天来,让你不得静谧!”随后几天,这伙人天天上门,呐喊要去莫某军的公司闹事,把他的名声搞臭,把公司搞垮。

2018年5月17日晚7时许,莫某军在小区草坪散步时,被一伙催债人反对纠缠,在推搡拉扯中摔倒在地。讨帐人有意将这一过程拍下发给了其子莫某东。

2018年6月5日8时许,莫某军预备驾车外出加入会议时被一伙催债人反对,待警察赶到后才解脱纠缠,致会议延迟半小时召开。

……

此后一年中,莫某军一家先后受到言语威胁、当众哄闹、推搡拉扯、拦车闹事、高声干扰、深夜敲门、造孽侵入室庐、到公司制造影响等各类骚扰数十次。

在此时代,莫某东还频繁收到含人身威胁、暴力血腥的图片与文字信息。

警方立案侦查后,甚至从莫某军的轿车下面,发现了犯罪嫌疑人安装的具有跟踪定位功能的追踪器。

犯罪团伙浮出水面

凭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需要,此案由湘潭县公安局侦查。

跟着侦查的深入,一个以周靖凯为集结者,王令、马小龙、陈俊颖、段彪、郭海涛、杨阳和阳熙为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及累累罪过逐渐浮出水面——

2011年,“巨室公子”莫某东已经深陷打赌泥潭,尽管已输掉切切身家、负债累累,但仍然不愿收手,幻想着“下一次有好运气”,把一切都赢回来。


开赌场的周靖凯与放高利贷的王令、卜文辉探问到莫家家底深挚,便盯上了莫某东这只“肥羊”,屡屡撺掇莫某东下“大手笔”打赌。

至2018年,莫某东在周靖凯处前后输掉500万现金,还欠下500万元赌债。

为了让造孽的赌债合法化,心思缜密的周靖凯强制莫某东签署了一份假造的《投资和谈合同》,并打了一张500万元的借条。

与此同时,为了让莫某东持续有钱打赌,王令、卜文辉可谓绞尽脑汁。他们以房产典质贷款、信用卡透支等体式筹来100余万元,以月息5分至一角的高利借给莫某东打赌。

当意识到从莫某东身上再也榨不出油水后,王令、卜文辉就指使魏建新、彭梦洁、张珈源、周径舟等人,回收一再骚扰的“软暴力”手段逼莫某军父偿子债。

“平时衣冠楚楚,实际就是江湖骗子!”

“周靖凯以前在银行给领导当司机,离开银行后,又做过矿石生意,开过信贷公司。”

虽然几经“折腾”,但周靖凯所获不多,再加上自己好赌,早已负债累累。正规生意“赚不到钱”,他便打起了歪门邪道的主意。

“平时衣冠楚楚,耐久租住在高档酒店,实际上就是个江湖骗子。”据专案组蒋警官介绍,周靖凯做派高调,喜欢揄扬自己熟悉领导、大老板。为了打造自己“人脉遍及、能平事”的形象,他甚至不惜血本。

一次,一名开设赌场的违法人员被法院判处2万元罚金,周靖凯为了浮现自己有本领,吹法螺说可以匡助要回来。

不久,他自掏腰包2万元给了对方,谎称是“法院退回来的”。

他还有一个喜爱——与领导合影。逮着机会,他便上去蹭拍几张。

这些照片能帮他“抬高身价”,也成了他实施诈骗的道具。

2017年5月,以承包建筑工程为业的李某明经人介绍,熟悉了周靖凯,被他“社会资源雄厚,宦海、商界人脉浩瀚”的揄扬迷惑,托他牵线搭桥承接工程。

随后,李某明找周靖凯匡助承揽湘潭县妇幼保健院搬迁工程,周靖凯谎称要给“省领导”送100万才能搞定。李某明筹集来60万港币,谁想直接进了周靖凯腰包。

数月之后,因未能承包到工程,李某明向周靖凯要账,但周靖凯始终拒绝了债。

作恶多端!他集结残疾人违法犯罪


经由精心营造的光环,周靖凯撮合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在自己身边,这些人“尊称”周靖凯为“老板”或“凯哥”。

王令、卜文辉拜别是国网湘潭公司的退休与在职职工。他们为周靖凯的赌场拉来生意,同时向参赌人员放高利贷。

马小龙、陈俊颖、段彪、郭海涛、杨洋、阳熙等人均为前科劣迹人员。作为周靖凯恶势力团伙成员,他们首要负责讨帐,并充当“打手”角色。

为说合手下的核心“马仔”阳熙,周靖凯多次带其到澳门打赌,两人共欠下500万港币赌债。周靖凯作为垂老主动经办下来,却被澳门赌场派人到湘潭“驻点”追债。

周靖凯一伙还无视社会公序良俗,行使残疾工资其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2018年3、4月间,周靖凯与某家装公司发生合同纠缠。为了逼对方退钱,他集结一帮残疾人到家装公司闹事。

2018年6月,周靖凯与人合伙租用一茶馆开设赌场。为了逃避公安机关查处袭击,也为了免掉一些税收费用,他们把茶馆挂在一名残疾人名下,并冠名“湘潭市残疾人康新生动中心”。

“周靖凯此人非常桀黠,在实施大部门犯罪过为时,很少亲自出面,而是躲在幕后遥控批示。多少受害人到最后也不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多行不义必自毙。经由一年多时间,该犯罪团伙成员被一一抓捕归案。

被告人在判决书长进行签字确认

经查明,2015年至2018年间,周靖凯恶势力犯罪团伙经常集结在一路,以暴力、威胁、软暴力等手段为非作恶、强制公民,先后实施开设赌场2起、造孽拘禁1起、挑战滋事4起,另周靖凯实施诈骗2起、信用卡诈骗1起,陈靖宇实施危险驾驶行为1起,严重纷扰社会生活秩序,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2020年7月15日,湘潭县人民法院对周靖凯等19人涉恶案件公开进行一审宣判,依法认定7名被告人构成恶势力犯罪团伙。

主犯周靖凯被以开设赌场罪、造孽拘禁罪、挑战滋事罪、诈骗罪和信用卡诈骗罪五项罪名,共判处有期徒刑24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20年,并责罚金38万元。

其余18名被告人拜别获刑四年至六个月不等。



更多新闻,扫描二维码
关注央视网

©央视网

将央视网设为星标
好新闻不错过



编纂:单镜宇
责任编纂:马涛
起原: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首播

云南女教师上班途中被同事糟踏,嫌犯两年前被解除停职查询

古代事实有没有轻功?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