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女词人朱淑真,含泪写下一首孤独的词,婚姻不幸之人才能读懂

自媒体 自媒体

提到宋代的文化,几乎所有人都邑想到宋词,虽然词并非发源于宋代,却在两宋时期成长到极致,成为宋代文化的标签。从写词风格来看,宋词分为豁达派和婉约派,拜别有代表性人物和作品,豁达派以苏东坡和辛弃疾最为知名,婉约派以李清照为代表,她用无与伦比的才调,回嘴了女子不如男的概念。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李清照名气斐然,文学造诣令人难望项背,多少词作传唱度极广,称得上妇孺皆知,有些还入选教材。在她的作品中,描写愁绪的词句不胜列举,比如《武陵春》中的“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好多愁”,《一剪梅》中的“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还有《声声慢》中的“此次序,怎一个愁字了得”。

(自媒体www.77y77.com)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前人云:“一切景语皆情语。”从李清照的那些作品里,可以看出她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子,婚姻生活并不算太幸福。虽然与第一任丈夫情绪挺好,却因丈夫在外仕进,夫妻二人聚少离多;后来嫁给第二任丈夫,事实碰着了渣男,情绪之路太坎坷。其实,南宋女词人朱淑真,跟李清照同病相怜,婚后生活非常不幸。

朱淑真,出生于公元1135年,家庭背景相当不错,祖上好几代都是仕进的。优胜的家庭前提,给朱淑真供给精巧的读书情形,加上她自幼聪慧,逐渐小有名气。作为父母的掌上明珠,朱淑真备受疼爱,但在封建习俗的约束下,崇尚恋爱自由的她,未能解脱“父母之命媒人之言”的束缚。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数,在父母的放置下,嫁给内陆的一个小仕宦。这种门当户对的婚姻,看似非常美妙,却并非朱淑真想要的幸福。因为丈夫不喜欢文学,而朱淑真痴迷于诗词,两人根基没有合营说话,更谈不上志趣相投。一段幸福的婚姻,只有物质底细是不足的,还需要精神层面的交流。

当亲朋石友都爱慕朱淑真的生活时,却不知道她心里的孤立,经常在深夜里默默流泪,嫁给没有合营说话的丈夫,切实就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煎熬。娶亲没多久,朱淑真就在日志里写道:“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依。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以休生连理枝?”

不难看出,她追求精神上的共识,而不是所谓的物质前提。只要两人能够才学相成家,心灵上没有距离,哪怕粗茶淡饭也是幸福的。外在的孤寂弗成怕,心里的孤立更让人发狂发慌,朱淑真对这段婚姻越来越难以忍耐,含泪写下一首非常孤立的词,婚姻不幸的女人才能读懂。

《减字木兰花·春怨》

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鹄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开篇连用五个“独”,不管是行走照样静坐,都是那样的孤立落寞;无论吟诵诗词,照样躺在床上睡觉,始终是一个人。或许有人会问,老公怎么不陪她?或许不是老公不想陪她,而是没有合营话题,即使同床共枕,也会让词人朱淑真反感,发自心里的孤立太痛苦。

“鹄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本筹算站在皮相赏识美景,暂时忘怀沉痛,却被严寒的春风招惹愁绪。其实,春风让词人感伤只是饰辞,她的愁吃力源于对婚姻的不满。“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我的愁绪有谁能懂,越想越忧伤,眼泪不由自立涌出,脸上的粉底都花了。

“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忧伤至极的她,很快就病倒了,尽量如斯,依旧今夜难眠,不难猜测,词人很想结束这段没有爱情的婚姻,尽早脱离吃力海。字里行间却透露着她对知音的希望,等待“琴瑟协调,鸾凤和鸣”的爱情。

现在不少夫妻,外观上看起来挺幸福,其实早已貌合神离,或许从一路头就不是因为爱情而娶亲。那些没有合营说话的夫妻,很难感触到婚姻的甜美,朱淑真的这首词,只有婚姻不幸之人能够深切体味。假如爱情和面包,只能选择一个,你会选哪个呢?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