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飞翔,是因为有人温柔守望 | 晚安故事

自媒体 自媒体

(自媒体www.77y77.com)

(原文来自www.77y77.com)

作者:小意达的花   编纂:付洋

(自媒体www.77y77.com)

图片:摄图网

起原:婚姻与家庭杂志(ID:hunyinyujiating99)


01

                   

有的姐妹,

还不如生疏人


人们常用“情同姐妹”来形容女人之间的美妙情绪,讪笑的是,我和徐莹这对亲姐妹的情绪却一点儿也不好。

徐莹从小工整听话,是人见人爱的“小淑女”;而我从小调皮油滑,是人见人躲的“假小子”。

我和男生们一路玩弹弓、掏鸟窝的时候,徐莹都已经会做几道拿手好菜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危险。


徐莹对我的危险比“别人家的孩子”更大,因为我俩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父母可以时时刻刻拿我俩对照。

于是,在徐莹的烘托下,我加倍显得离经叛道,在父母心中的地位江河日下。

因为家里不太裕如,徐莹又大我两岁,所以,我小时候的衣服大多是徐莹穿过的旧衣服。

只有鞋子,父母或许感受不耐磨,每次给徐莹买一双,也会给我买一双。这份眇乎小哉的“平守候遇”,多若干少抚平了一些我心中的不满。

直到小学四年级运动会的前一晚,

我发现徐莹穿了一双全新的白色球鞋,而自己却没有时,我才领略,我和徐莹从父母那边分到的爱,事实是不一样的。

那天晚上,

在人人都睡着往后,我不单用剪刀把徐莹的白球鞋剪了个稀巴烂,还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

第二天,父母将我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要求我向徐莹报歉。

强硬的我白了一眼双眼通红的徐莹,没有说出一个字。

从未对我们姐妹动过半根指头的母亲,为此第一次打了我!

那一刻,我将所有的不满和辱没一切都记到了徐莹的头上。

在我心里,她只是徐莹,不是我的姐姐。后来的好多年,徐莹都起劲地市欢我,可强硬的我僵持不给她好神色。




我们再次走近彼此,是在我16岁那年。

情窦初开的我,喜欢上了徐莹的同桌罗明。

我不再排斥跟她一路上学下学,甚至有时候她下学晚,我还会站在教室皮相等她。

冬日里,天世界学,她都从教室里急急急地跑出来,摘下自己的领巾和手套给我戴上,而我却在心不在焉地搜寻着人群里谁人嵬峨熟悉的身影。

我起头有意无意地向徐莹打听罗明的景遇,知道他不单人长得帅,照样货真价实的学霸。

“你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优良的人啊。”我坐在徐莹的床上,喃喃地说道。

徐莹转过身,一脸负责地对我说:“徐瑶,我劝你,不要喜欢罗明。”

我跳下徐莹的床,高声地说:“我为什么不克喜欢他?”

“我只是感受喜欢他的女孩太多了,而且他似乎不懂得拒绝。”徐莹说。


这盆冷水,并没有浇灭我对罗明狂热的单恋,反而从某种水平上刺激了我的好胜心。于是,我给罗明写了一封情意绵绵的情书。

第二天,我奉求徐莹把情书交给罗明。徐莹犹疑了好一阵子,照样把情书放进了书包里。

没想到,这封情书落在教训主任的手里。

为了肃早晨恋毒瘤,我被算作不和典型,在全校师生大会上作检讨。

父亲被师长叫到学校讲话,气得青筋暴起,回到家就给了我几个悦耳的耳刮子。

当晚,我被关进小黑屋里面壁思过,不许吃饭。

深夜,徐莹偷偷给我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她期期艾艾地注释:“那封情书,不是我交给教训主任的,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罗明说他也没交……”

可长年的积怨让我认定是徐莹出卖了我,从那往后,我和她彻底决裂了。

我赌咒,往后要考离家很远的大学,谈离家很远的恋爱,离徐莹、离这个家远远的。



3年往后,我如愿以偿考上了一所远在千里之外的重点大学。而在这之前,徐莹考上了内陆一所师范院校。

大学4年,我极少回家,也不给父母打德律,反正他们有徐莹就够了。我再也不想像个乞丐似的向谁人家讨爱,但我赌咒必然要比徐莹活得更好!

时光如水,俗世的恩恩怨怨很快被蒸发殆尽。

我被保送到北京一所名校读研究生时,徐莹早已工作了。她一贯没有离开桑梓,大学卒业后,在亲戚的放置下,做了一名小学师长。

不久后,徐莹娶亲了,我随便找了一个饰辞,没有出席她的婚礼。

看到娶亲照上谁人矮胖的汉子,我颇感意外。

母亲在德律里一个劲儿地夸他工作不错,脾性好,扎实靠得住,是个值得奉求终身的人。

我却忍不住在心底里暗暗不屑,徐莹像极了一个被父母操控的木偶,从小到大,从未飞出过他们的手掌心。

我绝对不要过她那样的人生。

 

02

                   

一个渣男,

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姐妹


工作后,我在北京重逢了罗明。

罗明向我郑重报歉,我才知道,昔时,徐莹信守承诺,寂静把情书交给了他。

那天课间,几个男生喊他打球,他顺手把情书夹在教材里。

没想到,这一幕竟然被一个暗恋他的女生看到。

她找出情书交给了班主任,班主任又交给了教训主任……

得知实情后,我对徐莹有了几分愧疚,但照样没有勇气给她打德律,对她说声对不起。

一贯风风火火、敢爱敢恨的我,变成了一个怯弱鬼。

罗明,是我惦念了10多年的白月光,我不许可自己错过他。

命运兜兜转转,我和罗明终于相爱了,在一路渡过了一段美妙而幸福的时光。


每隔两个月,罗明回一趟故里探问母亲,我也曾撒娇,问他什么时候带我回去见未来婆婆,罗明老是岔开这个话题。

我感受来日方长,便也不再追问。

同居一年后,我感受是时候娶亲了。

刚提出娶亲,罗明却倏忽说:“瑶瑶,我们分手吧。”

听到这句话,我如同承受五雷轰顶!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罗明敷陈我,有个叫小雅的女孩一贯深爱着他。

他不在家的时候,她竭尽全力地照看着他体弱守寡的母亲。她没有高学历也没有高薪,却善解人意,是解忧花忘忧草。

在罗母心中,小雅才是她的儿媳妇。

“瑶瑶,我对不起你!我爱你,可是,小雅怀孕了,我不克对不起她和孩子……”

罗明在我面前痛哭流涕。

在那一瞬间,我感受这个汉子无比生疏。游走在两个女人之间,他不累吗?

我什么也没说,搬出了我和罗明的住处,胸口闷得哭都哭不出来。



我坐在北京的马路牙子上,从兜里摸出手机,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徐莹。

我拨通她的德律,喊了一声“姐”,眼泪就如决堤的大水,倾泻而下。

第二天,徐莹就请了长假,带着大包小包的器材从故里露宿风餐地赶到北京。没有嘲讽,没有责骂,她只是悉心地照看我的饮食起居,陪我渡过这段最难熬的时光。

晚上,我俩睡在被窝里,第一次像通俗姐妹一样聊天。


我才知道,昔时徐莹被选为学校运动会的主持人,所以向表姐借了一双白球鞋。球鞋被我大卸八块后,父母只得买了一双新球鞋赔给表姐。

我才知道,我昔时被“批斗”后,她直到卒业都没和罗明说一句话,谁劝都不成。

我才知道,就在她高考前夜,父亲突发心脏病。正本成就优异的徐莹决意留在父母身边,是以报考了故里的师范大学,抛却了她的诗和远方。

我很难熬:“这么大的事,你们为什么不足陈我呢?”

徐莹侧过身,摸摸我的头,“我是姐姐,家里的事由我费神就够了。敷陈你,也不过是多了一个人担心。

我不由得鼻头一酸,同样是父母辛勤养大的孩子,家里的事情全是徐莹一个人扛着,而这些年,我又为家里做过什么呢?

我拉起徐莹略微粗拙的手,说:“姐,这些年,辛勤你了……”

徐莹笑着说:

“姐跟你不一样,你从小就喜欢闯,可姐喜欢安谧的生活。你喜欢闯就去闯吧,家里有我呢。”

我把头深深地埋进枕头里,眼泪浸湿了枕套。

这世上,有些人之所以能够遨游,是因为有人在为他温柔守望。



起原:婚姻与家庭杂志:中国情绪匡助全媒体平台,关注女性自我成长、亲密关系维护。平展有趣,与你聊聊爱情婚姻那些事儿;专业理性,力邀浩瀚心理咨询师,为你解答情绪狐疑;线上线下,微课沙龙情绪陪护。(微信/微博/今日头条:婚姻与家庭杂志)


小婚家还为你预备了更多好文章哦,点点看↙↙↙

01.一见钟情嫁给偶像,相守34年,生平一代一双人,他们的爱情被赞“真情绝唱”

02.《三十而已》钟晓芹陈屿离婚上热搜,合租式情绪太扎心

03.异地婚姻十几年,还要持续吗?醒醒吧,困住你的从来都不是婚姻…… | 爱问小婚家



【点击以下关键词检察更多内容】

亲密关系|沟通|婆媳

自我成长|安然感|渣男|前任

心理测试|出轨|汉子说|离婚

亲子|家暴






本文图片起原收集,我们尊敬著作权所有人的合法权益,如涉及版权争议,请著作权人示知我方删除,感激。





投稿邮箱:1192562621@qq.com

转载及商务微信:jiaodanhong003


亲爱的小伙伴,

微信改版后还找获得我吗?

不如星标关注我,

此后小婚家,

和你天天见!


点个在看送给小婚家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