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自媒体 自媒体

演员曲高位 (本文来自www.77y77.com)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不一样的演员,但这也不能刻意。如果有机会,我还可以演喜剧。”

(自媒体www.77y77.com)


(自媒体www.77y77.com)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饰演在《天盛长歌》里一出场就自带同情分,却不断用阴毒陷害拉仇恨的七皇子宁齐,曲高位的先天优势是有一张“亦正亦邪”的脸,但仅仅是“坏”并不足以成就今天荧幕上让人又爱又恨的七皇子,在“天盛”这场权谋中,没有一颗棋子无用,而“宁齐”正是其中的关键一子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天盛长歌》里青鸾舞镜的七皇子宁齐,和戏外与宁齐“幸运交手”的曲高位,如何合体?他给出了属于自己的答案。



成为“宁齐”是幸运

只是幸运可不够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暑期档似乎是影视剧兵家必争之地,夹杂在宫斗、奇幻、现代爱情这些观众喜闻乐见的剧集类型中,改编自天下归元同名小说《凰权》的《天盛长歌》从故事架构、制作团队到演员阵容都堪称精良,虽然没有成为预想中的爆款,但有了豆瓣7.9的评分、不断壮大的“天盛妙仔”粉丝后援团和稳步上扬的收视率力证,确实验证了“好饭不怕晚”这个道理。剧中除了一众戏骨加持,随着剧情发展不断涌现的新鲜面孔也着实让人感受到表演新生力的得意之处,饰演七皇子宁齐的曲高位便是其中之一。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一样贵为皇子,却是天盛帝与才人所生,自幼被母妃送至边疆大悦躲避朝野纷争,宁齐的一生更印证“青鸾舞镜、弦歌悲鸣”八个字,对于这样年幼缺爱、重返朝野后想要出人头地的皇子,曲高位眼里的宁齐“丰富、深邃、复杂,人物表演空间比较大,和剧中每个人的人物之间都有很多表演空间,而且他是和宁弈角力的皇子里最后的一个boss。”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起初进组,曲高位准备试戏的角色是燕怀石,为了演好华琼之夫,他不仅按照要求提交了自己过往作品的视频剪辑花絮,试戏当天更是从下午两点一直试到深夜十点多,问及原因,他坦言:“《天盛长歌》是以权谋吸引人,让人想要慢慢品味的好戏,对我这样的年轻演员是绝对不想错过的机会。所以试戏现场不断准备、不断推翻,想给导演呈现最好的表演。”似乎应了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这句话,曲高位再次站上“天盛”舞台时已经是那个一出场就让皇室众人不断“领盒饭”的宁齐。对此,他用“幸运”二字来形容,但只是幸运肯定不够。为了能演好从自保到蓄力再到发力的宁齐,曲高位早于角色拍摄时间进组,随时随地见缝插针研读剧本背台词,用自己的方式为角色尽可能做足准备:比如每天给饰演天盛帝的倪大红老师发请安信息;为了尽快投入情感状态,将剧中母妃王才人的定妆照在房间整整挂了6个月;对戏中的演员都以角色相称,从“二王兄”到“皇妹”再到“辛院首”;甚至让剧组准备一条蓝色丝绸腰带作为母妃信物随身携带也是他为宁齐性格设计的小小巧思……“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活得像宁齐一样。”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于是,当微博上一段宁齐和天盛帝对峙、用发簪扎手血流不止的视频流出时,所有人都看到了曲高位“戏疯子”的一面,那一刻,他成就了崩溃边缘以身试探父爱的宁齐。对于这个为戏疯魔的瞬间,曲高位反而调侃自己:“指腹的部分是扎穿了,私下里试过很多次但确实演起来没有控制好(笑),可能大家看到会觉得还挺惨,,但是当时在拍摄现场演没怎么觉得疼,就是在流血。疼的时候是晚上,拍完戏去了医院打了破伤风之后晚上睡觉的时候是最疼的。”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不过,这个为达目的敢于弑父、弹幕纷纷劝他“做人要善良”的宁齐背后,曲高位有自己对于角色不同的理解:“宁齐从小在一个没有任何亲人的环境下长大,心里缺乏安全感,特别渴望得到爱和认可。所以回到帝京,他为了能留在母妃身边做任何的事情,设法让自己立于朝堂不断强大,他其实比任何人都需要父母之爱。”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长达6个月的拍摄期,曲高位让自己直面朝堂争斗的残酷、直面生死、再不断蓄力,喜欢说自己“幸运”的他大概忘记对表演近乎“偏执”的爱才是他“赢了”这场权谋的利器。



“戏疯子”曲高位

成就表演这件“小”事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在《天盛长歌》之前,曲高位饰演过不少角色,《团圆饭》里才华横溢的画家,《海上牧云记》里为人谨慎的穆如家长子寒山,缉毒剧《卧底》中的优秀卧底……每个角色都毋庸置疑地刻上属于他的印记,但是他坦言:“相对年轻的时候接到一个角色,可能更注重人物性格、言谈举止这些外部表现的不同。随着拍摄经历和经验积累,对生活的理解也更丰富,塑造人物时会先抓取他内心的核,有了内核,人物会由内而外地慢慢体现出不同,其实由内而外更难。”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他是正统的学院派,在中戏的学习被他称为“培养艺术品格、形成底蕴、掌握角色创作方法的过程。”但在他看来更重要的是“在中戏的学习让我感受到作为演员的幸福感和成就感,这种幸福感和成就感会成为你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继续从事这个职业的力量和动力。”这种力量带来的信念,让走出校门后的曲高位一直用自己的方式不断探索。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做演员,他觉得“这是个很神圣的行当,我一直在仰视它,能从事这个职业让我觉得幸运和荣幸,而我能做的也是用毕生精力去担得起‘演员’二字。”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注重日复一日积累和学习的曲高位,内心想要企及的表演高度是史上首位三次问鼎奥斯卡影帝的男演员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提及自己的偶像,不善言辞的他突然打开了话匣子,对刘易斯的表演和作品如数家珍:“他有部电影叫《我的左脚》(该片获得第6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男主角)饰演一个全身上下只有左脚可以移动的小儿麻痹患者,他用这一只脚来作画,最后成了伟大的画家。刘易斯在拍摄这部影片的时候,整部戏过程中(包括私下生活中)他一直坐着轮椅来体验角色。我非常羡慕一个演员愿意这么去做,又能做到这一点。因为一个演员真正的魅力是真正触摸到角色的灵魂,那种愉悦是无法表达的。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这一次,曲高位又把刘易斯式的“为戏疯魔”嵌进了《天盛长歌》,面对倪大红、赵立新、陈坤等一众戏骨的对手戏,根据每个人不同的反馈不断调整演技,用“乖巧”来应对父皇倪大红的沉着和冷,对于用语言和自身状态“给人压力”的赵立新老师,他则“逼着自己把所有台词和内心的行动节奏提上来、接住、再回馈给对方,绝不懈怠。”在拍摄现场不断偷师的他,私下还会把“天盛”中不同角色的表演拿来观看温习,再从中吸取精华研磨自己。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不怕为戏“疯魔”的曲高位,对“表演”这件小事极尽能事。



喜剧或是其他

“我”可以很不同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每个演员都有属于自己想要挑战的角色,曲高位也不例外。但是令人意外的是他最钟情的是“喜剧”。对此他坦言:“我想挑战喜剧,虽然目前没有太多机会,但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可以演喜剧的。(笑)喜剧其实很难表现,它的核心是悲剧,能理解到这一点的话,所呈现出来的喜剧就是高级的。”


人物|曲高位:遇见《天盛长歌》中“宁齐” 于他于我都是幸事


外表冷峻,内心住着“喜剧魂”的曲高位,私下里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面,随时随地手持保温杯、注重养生已经被所有人熟知,健身看电影这些基本也都信手拈来,但琴棋书画都能上手这件事却被他藏的很深。


自媒体微信号:77y77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琴琴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